• 简介
  • 相关资讯
  • 相关推荐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护城墙坍塌?5G专网放开,对运营商影响几何?

11/24 10:20 作者:白犀牛通信
阅读需 9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近日,工信部给中国上海商飞发放了国内第一张企业5G专网的频率许可,用于商飞公司独立建设5G专网。

有分析人士称,这标志着国内电信运营商长期以来赖以生存的“护城墙”正在坍塌,将动摇运营商未来发展之基。

那应该如何正确理解这一事件呢?白犀牛谈谈我们的看法。

什么是5G专网?5G专网是在特定区域实现网络信号覆盖,为特定用户在组织、指挥、管理、生产、调度等环节提供通信服务的专业网络。5G专网对应的就是5G,而公网与专网的区别主要在于公网为社会大众服务,而专网为特定对象服务。

此前,工信部只给运营商企业授权了5G专网的频谱,其他企业需要使用5G专网,就只能找运营商企业合作。

而基于不同企业的不同需求,运营商也为此推出了三种合作的模式,比如,中国移动就推出了“优享”“专享“尊享”三种模式——

优享模式(公网公用)是在公共网络基础上,通过QoS、网络切片等手段,满足客户对特定业务的网络速率、时延、隔离性优先保障需求。

 

专享模式(公网专用)是在局域增强覆盖基础上,通过边缘计算、数据分流等技术手段,满足客户对超低时延、数据不出场等业务需求。

 

尊享模式(专网专用)是通过基站、频率、核心网设备的专建专享,为企业客户构建专用网络,满足客户对高安全性、高隔离度等定制化建网需求。

比如,此前中国移动和宁德时代宣布建成了全国最大的5G企业专网,正是采用了与公网部分共享的“专享模式”。

事实上,不光中国移动,三大运营商都分别提供了分级的5G专网产品体系,各家对于不同级别5G专网有不同的名称,不过其分类的逻辑和同一分级的内涵基本是一致的,可以说是按照与公网的共享程度分为三个级别。

基于这三种模式,三大运营商广泛地与垂直行业众多企业开展了5G专网的合作,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三家运营商截至2022年6月初打造的5G专网项目情况如下:

中国移动已累计落地5G专网项目4400余个,在工业、能源、港口、矿山等行业头部企业落地。

中国电信已累计打造5G定制网项目超2500个,在工业、交通物流、医疗、教育等“扬帆”行动计划的15个行业,与数百个大型企业开展合作。

中国联通已打造了1500个5G行业虚拟专网项目,覆盖钢铁、采矿、教育、文旅、医疗等20多个细分行业。

那既然三大运营商已经推出了贴近垂直行业需求的分级服务体系,基本上已经能够满足各行各业、各大企业的各类业务的网络需求,为什么此次工信部还是打破了这个延续已久的“潜规则”,发放了国内第一张企业5G专网的频率许可呢?

企业希望自建独立的5G专网的目的无非三个:

第一、出于信息安全性的考虑,毕竟哪怕是最高级别的“专网专用”模式,网络还是掌握在运营商手中,对于高级别的保密信息,还是希望能够不经他人之手;

 

第二、出于业务灵活性的考虑,垂直行业的业务形态千奇百怪、层出不穷,而且迭代频繁,依靠运营商的建设的公网进行虚拟化共享,显然难以满足业务发展的灵活性。企业想要自建5G专网,一部分原因是想要摆脱运营商的限制,真正把基础设施掌握在自己手里。

 

第三,出于成本可控性的考虑,5G专网作为运营商当前的重头业务,肯定是希望能带来丰厚收益的,这不可避免地将发生与垂直行业争利的局面,企业想要自建5G专网,相当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节省成本。

此次,工信部向商飞公司发放第一张企业5G专网的频率许可,我认为应该是出于信息安全性的考虑。毕竟商飞公司承担着国内民用飞机的设计、研制、生产、试飞、技术开发等重责,对国内航空安全至关重要,通过授权频谱自建独立的5G专网,对其数据和信息安全起到很大的保障作用。

那工信部后续会继续面向其他企业大规模发放5G专网频谱吗?会不会如同部分分析人士称的“将彻底摧毁电信运营商赖以生存的护城墙”?

我认为不会。原因有四:

第一,频谱资源有限。

 

当前,据了解,工信部现已划出 5925~6125MHz和24.75~25.15GHz作为5G工业无线专用频段,从资源上看,相当有限,不可能面向众多企业发放专用频谱许可。当然,后面还有5G毫米波频率仍在规划中,可作为工业专业频段。

 

商飞公司获得第一张企业5G专网的频率许可,这件事情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一是商飞公司的企业性质,二是跟高层调动可能也有一定关系。

 

其他企业想效仿商飞公司,申请获发5G专网的频率许可,我认为这里面难度很大。未来,或许还有其他企业获得许可,但范围应该局限于那些举足轻重的“国之重器”。

第二,5G专网的建设、运营具有一定的门槛。

 

术业有专攻,各垂直行业一直以来作为网络的使用方,在基础网络的建设、运营上并不专业,一套完整的5G专网包含了RAN、核心网、交换机、管理系统和应用,建设过程相当复杂,而建成后的运营运维更是一项难度极高的工作。要自行建设、调试出一张优质的5G专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它们可以找华为、中兴、诺基亚等设备商来负责建设和运营,但是,既然是找华为、诺基亚这些厂商来建设和运营,为何不直接找运营商呢?!

 

第三,自建5G专网性价比未必高。

 

建设一张企业拥有所有权的5G独立专网需要大量的投资,尤其是跨省市的基地模式的5G专网,其建设投入很高,普通企业特别是小型企业肯定是无法承担购买和部署全套5G网络的费用。

 

哪怕对于财大气粗的大型企业,自建5G专网性价比未必高,毕竟不是每家企业都有高保密性的需求,强行自建5G专网,其建设投资和后续的运营成本,将为其财务报表带来沉重的压力。

 

因此,我认为,未来5G专网不可能出现大量“企业自建的5G专网”,与运营商合作才是常态。最终应该就是邬贺铨院士所建议的状态——

①中小企业可以通过网络切片方式使用公众通信网;

②运营商向企业出租专用基站和下沉到企业的UPF,核心网控制面在运营商,但基于IPv6的UPF分流,可保证企业敏感数据不在公众网落地;

③大企业申请专用频率自建5G专网,可实现灵活按需分配TDD上下行时隙,该专网仍可交由运营商代维。

可见,运营商的“护城墙”并未坍塌,更关键的是,运营商的护城墙将不再是“一纸政策”,而逐渐转变为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