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 SK 海力士收购英特尔闪存业务的合并案将可望令两家公司在 enterpriseSSD 领域发挥综效,并开启 NANDFlash 产业整并序幕。

 

这项 90 亿美元的收购是韩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科技交易之一,与三星电子以 80 亿美元收购美国无人驾驶汽车技术集团哈曼国际工业有的一拼。

 

 

 

 

 

 

 

SK90 亿美元收购英特尔闪存业务

近日,SK 海力士和英特尔在韩国共同宣布签署收购协议,根据协议约定,SK 海力士将以 90 亿美元收购英特尔的 NAND 闪存及存储业务。

 

本次收购包括英特尔 NANDSSD 业务、NAND 部件及晶圆业务,以及其在中国大连的 NAND 闪存制造工厂。

 

交易要直到 2025 年 3 月才会完成,在此之前,英特尔仍将在大连继续生产晶圆。

 

英特尔与 SK 海力士将共同合作以确保为客户、供应商以及全体员工提供无缝衔接的顺利过渡。

 

两家公司将维持包括 DDR5 相关领域合作在内的两者间紧密的合作关系,保持紧密的合作,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基于存储器的半导体生态系统的需求。

 

需要特别留意的是,此次收购案仅限于 3DNANDFlash 相关技术与产能,并不包含近期受到市场非常关注的新兴存储器技术 3D-XPoint。

 

 

“剩者为王”的 NAND 闪存市场

鉴于 NAND 闪存产业在技术和资本上的高标准高门槛,时下全球仅有为数不多的六大公司能够研发和生产新一代高品质的 NAND 闪存颗粒,它们分别是三星、西数(闪迪)、美光、SK 海力士、英特尔、铠侠(原东芝)。

 

根据公开消息,在过去的 2020 年 Q1 季度,六大闪存厂营收规模持续增加,总体营收规模达到了 135 亿美元,环比增长了 8.3%。

 

至于在市场份额方面,六大闪存厂的排名次序实际上已经维持了多年的平衡。

 

 

头部品牌还是以三星、铠侠(原东芝)为主,二者分别以超过 30%,接近 20%的市占率领先其他原厂。

 

西数则凭借着和闪迪的业务重组和技术共享,成为了六大原厂的绝对中层,最后则是美光、SK 海力士以及英特尔三家。

 

NAND 闪存实质上还是以三星一家独秀,其余五家相互竞争的“一超多强”局面。

 

 

英特尔:无心留恋闪存转身核心业务

近些年来,英特尔进军高性能 NAND 闪存的过程并不顺利,其在易失性存储器市场的营收并不稳定。

 

英特尔决定出售旗下 NAND 业务,或正是由于该业务线上的营收波动。

 

英特尔旗下的不变性内存解决方案事业群已经连续多个季度出现亏损,直到最近才在 2020 年第二季度获得盈利。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 DRAMeXchange 的数据,2020 年第二季度以前的 12 个月里,英特尔 NAND 产品亏损了 3.4 亿美元。

 

 

NAND 市场一直都很困难,而在处理器上,AMD 份额越来越大。从基本面来讲,英特尔出于战略或协同的原因并不需要进入 NAND 业务。

 

NANDFlash 市场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发展的不顺,使得英特尔无心恋战。

 

其 NAND 业务在今年上半年创下了约 28 亿美元的营收,以及约 6 亿美元的营业利润。

 

不过在整个上半年,英特尔实现了总收入 395 亿美元,NAND 业务收入占比仅有 7%左右。

 

在其看来,或许这些业务资质相对较为低端,不符合现阶段发展潮流。

 

鉴于英特尔近年来“抛旧迎新”是一贯策略,受闪存竞争力相对落后的存储业务部门难免也会被提上日程,实属意料之中。

 

但对于那些忠于英特尔的粉丝来说,卖掉闪存业务后,英特尔的独家技术 FG 浮栅极闪存技术怕是期待不到了。

 

 

而英特尔凭借上半年 NAND 存储业务不错的业绩表现,将其出售,不仅可以取得一个不错的价格,同时也能够将精力转向核心的 CPU 以及其他更具增长潜力的领域,这似乎确实是个明智之举。

 

英特尔计划将本次交易获得的资金用于开发业界领先的产品和加强其具有长期成长潜力的业务重点,包括 AI、5G 网络与智能、自动驾驶相关边缘设备。

 

 

SK 海力士:提升产能增强技术提升排位

财报数据显示,2020 年 Q2,DRAM 业务占 SK 海力士总营收的 73%,NAND 闪存业务仅占 24%。SK 海力士的 NAND 闪存和 DRAM 存储产品两项业务收入极度失衡。

 

SK 海力士与其他五家国际原厂相比,其 NANDFlash 技术和工艺竞争力也相对处于劣势地位,在去年各大原厂纷纷扩张 9X 层 3DNAND 产能之际,SK 海力士的进度一直相对迟缓。

 

因此,对于 SK 海力士而言,收购英特尔闪存业务除了可以快速提升产能之外,还可以有效增强其 NANDFlash 技术实力。

 

SK 海力士取得英特尔的 3DNANDFlash 产能以后,其在 enterpriseSSD 领域的竞争力将大幅跃升,后续需着墨的应是如何在英特尔与 SK 海力士的不同产品架构之间取得平衡,以达最大综效。

 

 

预计 SK 海力士在取得英特尔产能以后,其 NANDFlash 市占将达 20%以上,超越原先排名第二的铠侠(Kioxia),排名仅次于龙头三星。

 

SK 海力士之所以想要占据全球存储器市场更大的份额,与存储器市场的发展潜力有关。

 

数据显示,2019 年全球 NAND 内存芯片市场规模达 46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071 亿元)。

 

在日韩贸易摩擦仍未解决的情况下,布局海外工厂也能为 SK 海力士合理规避日本的原材料出口限制。

 

SK 海力士的强项一直在于 DRAM,而 NAND 的市场占比不高,与竞争对手三星有很大的差距,英特尔将工厂出售给 SK 海力士可以平衡三星和铠侠,改变市场格局。

 


收购后韩国巩固老大地位

韩国的三星在 DRAM 和 NANDflash 存储芯片市场都是老大,它在这两个市场份额占有 40%、35%的市场份额;SK 海力士在这两个市场份额占有 29%、11.5%的市场份额。

 

如果 SK 海力士完成对英特尔的 NANDflash 存储芯片业务的收购,那么它在 NANDflash 市场占有的市场份额将提升至 20%左右,超越 KIOXIA 成为全球第二大 NANDflash 芯片企业。

 

如此一来,韩国在 DRAM 市场将占有近七成的市场份额,而在 NANDflash 市场将占有 55%的市场份额,它在全球存储芯片市场已居于垄断地位。

 

 

收购后 SK 海力士也并非一本万利

①SK 海力士能否很好的将其与自身技术和业务融合发展,也是未知数。

 

②面临着技术磨合的问题,两家分属电荷捕捉型阵营和浮动栅极结构阵营两种技术派别,在高精密的存储产业,任何细节都影响巨大。

 

③英特尔在中国大连市有一家 NAND 工厂,中国具有审批的权力,如果合同更新等耗费时间,出售手续的办理可能耗时较长。

 

结尾:

此次将相关业务出售给 SK 海力士对于 NAND 闪存产业必将产生重大影响,合并案有望开启 NAND 闪存产业整并序幕。

 

而对于身处行业顶层的三星电子而言,两大巨头合并带来的市场威胁,让其愈加不敢放松警惕,可以预想到规模更大的技术投入和资本运作或将再次上演,只是这次的主角会是三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