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RISC-V 声名鹊起,在很多新设计中持续攻城略地,特别是在那些存在严苛成本要求或者需要增加处理器产品的差异化的市场中,RISC-V 尤为炙手可热。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想,RISC-V 不仅仅让 ARM 感到如芒在背,更是可能对 ARM 业务的营业额产生相当程度的影响。但是,RISC-V 能否取代 ARM 当前天量规模的生态系统,能否动摇市场对 ARM 产品的信心,仍然需要相当长时间的观察。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RISC-V 取代 ARM 的可能性与 ARM 在服务器领域取代英特尔的可能性有的一比:不能说绝无可能,但确实难如登天。不可否认的是,在嵌入式处理器市场和服务器市场的一些利基市场中,RISC-V/ARM 确实是 ARM/ 英特尔更好的替代方案,但是要想在大部分应用市场中大规模替代对方,我暂时还看不到明显的理由。

 


当然,ARM 肯定感到了一些压力。我猜,这个压力来自那些需要快速响应需求变化的客户们,比如从系统建构商向 SoC 设计转型的那些客户,直到开发周期进行到后半程时才能确定下来需要什么样的 IP 以及需要多少 IP。也许这些客户的设计团队中的一些人想知道,如果他们可以和其它平台合作(比如 RISC-V),是不是开发工作会变得更容易一些。

 

毕竟,ARM 针对开发阶段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很灵活,你必须刚开始就决定想要用哪些 IP 并预先支付许可费用。许多 RISC-V 的可能现都是开源的,而且开发阶段可以自由使用,这就比 ARM 的模式更加吸引人。当然,毫无疑问的是,你可能需要自个儿做更多的设计工作,但是好处是你可以免费获得处理器 IP,不需要预付款,也许后期也没有版税。

 

为了应对来自 RISC-V 的抢筹,ARM 现在提供一种被称为灵活访问(Flexible Access)的模式,它介于设计启动模式(Cortex-M0/M1/M3 不需要预付款,软件试用 90 天,只需要在进入生产阶段时交纳版税)标准许可模式之间,费用因想要使用的 IP、IP 是单个用途还是多种用途、访问级别等其它因素而异。

 

在灵活访问模式下,你可以接触到范围更广泛的内核和支持 IP(比如系统 IP、安全 IP),可以选择每年流片一次支付 75k 美金或者每年流片多次支付 200k 美金(价格信息来自 ARM 官方网站)。当然,大规模量产时你还要支付版税。ARM 已经有好几个采用了灵活访问模式的合作伙伴,包括 AlphaIC、Invecas 和 Nordic Semi。

 

目前,灵活访问模式下支持的 IP 包括大多数 Cortex-M,-A,R 处理器、TrustZone 和 CryptoCell IP、许多 Mali GPU、系统 IP(比如 AMBA 结构生成器)以及其他用于设计和软件开发的工具和模型,除此之外,还包括全球支持和培训计划。

 

尽管它仍然不是免费的,但是好处是肯定比之前的模式更加灵活。这个模式对于那些并不是很确切地知道自己需要哪些 IP 或者到底需要多少 IP 的客户们来说更加友好了。当然,一些大型系统公司 - 比如超标量系统、通信设备和类似系统 - 不会特别在意成本,但是他们也需要灵活性。那些需要经常对客户不断变化的规范要求做出快速响应的小型且成本敏感型企业应该非常喜欢 ARM 这个新模式。我想,对于所有这一类客户来说,以一个更小的成本使用灵活访问模式下支持的 ARM IP 应该比贸然使用目前仍然不成熟的 RISC-V 更有吸引力,也更加安全吧。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胆量承担接受开放性的硬件标准,很多客户也没有对处理器进行差异化的需求,当然,差异化处理器的门槛也很高。那些选择 RISC-V 的客户很清楚自己需要来自 RISC-V 的哪些东西,而且多数都具备围绕 ARM 核心构建类似的设计的多年经验和大型开发团队,他们会采取相对渐进的步骤向 RISC-V 过渡。但是,恕我直言,这种过渡过程充满了很多不必要的位置和风险,跨度相当大,持我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对于 ARM 来说,外在的压力从来都不是什么坏事,它会催生内部变革的动力,从而更加努力提供更为出色的产品和服务,对于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件好事。这个断言不只适合 ARM,也适用于任何垄断或者近乎垄断了某个市场的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