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慕尼黑上海电子展如期举办,普源精电作为国内测试测量企业的排头兵,向大众展示了去年10月28日发布的第四代仪器。


 
图 | 普源精电慕展展品示意


普源精电市场副总裁程建川表示,“自去年发布以来,经过几个月努力之后,我们的第四代仪器已经开始正式让客户自己体验和品鉴,并可以发货了。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做了一件事,把以前4个G带宽通过技术突破,做到了5个G的带宽。中国首款4个G示波器20G采样的产品是我们做的,第一款5个G的示波器也是我们做的,探头做到了7个G的高速传感器探头。同时我们还发布了5个G的AWG(任意波形发生器),同样也是刷新了中国记录。未来在微波射频、功率类产品包括电源负载以及通用仪表上,普源精电还会持续发力。今年刚刚开始,才4月份而已,我们今年先把去年的产品拿出来告诉大家,请大家帮助我们改善。后面几乎每个季度都有新品发布,我们在未来3年规划了几十个新品,将陆续展现给大家。”


 
图 | 普源精电市场副总裁程建川


小伙伴们不禁要问,什么是第四代测试测量仪器?那我们就从第一代说起,第一代仪器是基于电子管的单体仪器,功能很单一第二代仪器也就是基于单体仪器的仪器系统出现,我们称其为组合仪器系统。后来伴随着计算机、半导体的提升,仪器厂商们陆续发布各种基于总线的数字化仪器,这标志着模拟仪器正向数字化转变,我们可以通过一个机柜把不同的仪器放在一起,通过总线来控制。第三代仪器是模块化系统仪器,比如典型的像NI这种,它实现了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里,通过不同的插卡实现综合的功能。而今天我们讲到得第四代仪器,它其实是一种概念,我们可以通过APP来定义它的功能,而普源精电们要做的就是做一个很好的核心层硬件平台,开放出API接口,下游的厂商们一起参与APP应用层的开发,将AI、云等技术引进来,如此一来,一堆仪器生态就会出现。


普源精电市场副总裁程建川给我们打了个比方,“假设某一个客户是做手机的,以前都用综测仪,后来发现射频源也能干这个事。本质需求就是要测一个分级天线,只不过以前得到的方案都是告诉我应该买一个综测仪,我们把这个硬件实现,你要2.4G还是5.8G,我现在具备这个能力,你用一个APP进去,我就可以定义出新的仪器功能。”


 
图 | RIGOL X8106A


此外,程建川向媒体表示,“自研芯片是普源精电的核心竞争优势。纵观全球,做示波器有几十个公司,前五家超过50%,其中有3家美国的公司,第一是德科技,原安捷伦,第二泰克,第三力科,第四是德国的RS,还有就是我们。我们为什么会和他们在一起,我们总结一下就发现这5个公司无一例外都拥有核心的芯片,从采集到前端到探头核心解决方案每家都具备。技术其实有很多东西奠定了未来发展的可能,如果我们不做芯片,意味着我们在示波器舞台上一定受很大的制约。对你所有的用途是受限的,你命运是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我们在这个点上的投入,06年开始我们就已经开始布局,现在国内很多公司发现我们能做之后大家都很有信心,觉得我们能做他们也可以。但事实上有很多工程的经验不是用钱解决的,也不是用单一的人解决的,而是靠项目工程的经验解决的,不断迭代。特别是高速的更较劲,低端的我们不需要,高比特数的才是重点。”

 

对于示波器领域,我们在06年的布局、07年正式研发、17年凤凰座芯片的发布。我们目前整个搭载我们自有凤凰座芯片的销量在我们这里已经占比50%了,这些仪器大部分都是高端仪器,意味着更高的价值、更高的利润、更高的市场占有率,低端只有10%市场,只有做到高端才可以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在芯片的积累上我们是用心积累了很多年了,我们团队也从最初的一个人现在到了20多个人的团队,而且还在不断迭代发展。我们今年还会有新的芯片组发布,解决更有趣的问题。很多人也在猜想我们做仪器,芯片在模拟技术上做得这么强,是不是有更多的可能性。我们现在还是在围绕我们自己的核心做自己的突破,这是我们的定位。”程建川补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普源精电现阶段将自己定位为一家仪器公司,而非芯片公司,但芯片在仪器里得到应用,别的地方也会有可行性。比如力科和泰瑞达,最终泰瑞达把力科收购了,整合成了一个既有芯片又有仪器的公司;再比如安捷伦(是德科技),安捷伦以前有一个内部的芯片部门,后来拆分出来,也是做半导体的。当它有商用价值的时候就有更多的可能性可以探讨,因此,当普源精电把当下做强后也不排除外供芯片,或成立独立的芯片子公司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