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美日芯片之战
    • 中美芯片之战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两个芯片战争的故事:先是日本,然后是中国

11/15 11:21 作者:Astroys
阅读需 6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提起目前的中美芯片大战,就不由得让人想起当年的美日芯片战争。

在这两场冲突中,美国的目标是捍卫其在技术创新方面的领先地位,同时阻碍对手的快速进步。

然而,要找出这两场贸易冲突的相似之处却很难。从动机、手段和范围来看,中美芯片之战与上世纪80、90年代的美日半导体之战完全不同。

当年日本放下身段,屈从于美国的要求,才宣告美日冲突结束。相比之下,中国肯定不会进行与日本相同的选择,也让人很难预测事态的走向。

虽然这两种情况都被称为“芯片战争”,但仅从半导体技术的角度来分析当前的战争是短视和有误导性的。

美日芯片之战

把时钟拨回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技术。导火索是DRAM。

美国芯片公司指责日本竞争对手提高DRAM产量,然后在美国和其他地方低价销售存储芯片。

应该指出的是,是美国芯片公司打响了第一枪,而不是美国政府。日本的DRAM市占率迅速增长,使美国半导体行业反应很激烈。尽管Intel、AMD和其他公司甚至都不生产DRAM(当时美国的内存生产商是Micron和TI),但他们都联合起来说服政府追究日本DRAM倾销的责任。

在芯片公司的怂恿下,美国政府以开放市场准入的名义,要求日本将国内半导体市场的20%分配给外国企业。

尽管缺乏任何实际手段来保证市场份额,日本还是答应了美国的特殊要求。到1992年底,外国芯片公司在日本占据了20.2%的份额,尽管总数后来有所波动。

至于倾销指控,日本国际贸易和工业部(Minist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y)对国内企业实施了“反倾销”自愿出口限制。MITI的指令基本上是为了减少DRAM产量,以满足出口价格目标。

日本此举的直接受益者是Micron和TI。其他美国芯片公司则避开了DRAM市场,转而专注于微处理器的开发。

但在这场美日贸易协定中,最主要受害者是需要廉价DRAM的美国电脑制造商。

中美芯片之战

相反,中美芯片战争是由美国政府发起的。虽然美国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中国的市场准入策略,但它们并没有游说进行更严格的技术出口管制,而这正是当前贸易战的核心。

如果认为新的贸易限制只是特朗普政府对华为制裁的升级,那就错了。

与前一届政府对中国漫无目的的态度不同,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态度一直有条不紊,在寻求重建技术供应链的过程中重塑了中美关系。

从表面上看,美国的出口管制似乎都是关于半导体的,限制向中国出口可用于AI和超级计算机的先进芯片。美国还试图切断中国获得先进半导体制造设备和芯片设计软件的途径。

就目前而言,这些措施可能会限制Nvidia和AMD等美国芯片公司向中国销售先进产品的能力。先进半导体制造设备公司和软件工具公司也将错失潜在的中国市场。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东芝在日子公司Kioxia的一名NAND芯片高管警告称,对半导体行业来说,与中国脱钩的供应链将付出高昂的代价。他补充说,这不会在“六个月或一年”内就发生。

最终,美国的出口管制极有可能对任何寻求进入庞大中国市场的公司都造成损害。

尽管市场换技术的市场准入一直是种美经济关系的主要模式,但美国不再认为市场准入是与中国打交道的首要任务。因为中国和日本不同,中国在市场准入期间,自身的经济科技实力迅速壮大。

结局将如何?

美国与日本的贸易协定让美国得以兜售它从日本那里争取到的“量化成果”。但回过头来看,该协议的批评者们却不敢苟同。Douglas Irwin在1994年出版的“Managed Trade: The Case Against Import target”一书中写道,这是“向卡特尔化的‘管理贸易’和出口保护主义迈出的一步”。

美国成功地阻碍了日本DRAM的发展吗?不一定。

日本转而专注于高端DRAM设备,成为了高端工作站的理想选择。

扼杀日本DRAM的不是美国的制裁。相反,是日本的存储芯片供应商犯了大错,拒绝接受生产中低端DRAM(用于PC和手机的DRAM,产品生命周期只有几年)。最终,韩国击败了日本的内存业务。

同样,认为中美贸易战会阻碍中国半导体技术发展的看法也非常短视。在各级政府和中国私募基金稳定投资的推动下,中国将迎头赶上。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