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矿机市场万亿江湖,却被两个人把控在手中。

 
他们分别是比特大陆的吴忌寒、嘉楠耘智的张楠赓。
 
这两个男人,在命运中多次重合,并曾一路前行,相爱相杀,而最终,他们却走向了完全相反的反向。
 
吴忌寒一路彪悍,绝不臣服规则,无视规矩,试图一统江湖,成为行业霸主。
 
而张楠赓,却将命运扳回正统合规的正轨,走向上市之路,成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
 
谁,才是最后的王者?
 
01 出征
张楠赓在北航的校园生活,真的是百无聊赖。
 
他曾经一年看了 500 部动漫,正在沦为标准的二次元“宅男”。
 
2010 年,比特币闯入了他的世界。
 
比特币世界的迷幻和刺激,完全将张楠赓宅男的心激活了。
 
此时,一个天才少年烤猫的逆袭经历,让他颇为振奋。
 
烤猫宣布他已成功研发出适用于比特币挖矿的 FPGA 芯片,并为此公开募资。
 
名望、金钱,聚光灯,瞬间加身。
 
而张楠赓,早就按捺不住了。
 
他以“ngzhang”的 ID 现身于比特币的论坛中,向世人展示了 FPGA 矿机——Icarus 与 Lancelot。
 
(bitcointalk.org 论坛上,张楠赓以“ngzhang”ID 发布的帖子)
 
两者的名字,都来自于日本动漫。
 
在比特币世界,张楠赓获得了“南瓜张”的绰号。
 
原本将于 2012 年年底亮相的 ASIC 矿机,因技术问题遭遇瓶颈。张楠赓向导师请求休学一年,但遭到了导师的拒绝。
 
“既然如此,干脆直接退学吧。”29 岁的南瓜张,做出了可能是他一生中,最为叛逆的决定。
 
 
2012 年 11 月,北航博士生南瓜张,手握着一张休学申请书,内心忐忑地徘徊在导师办公室门外。
 
这个 29 岁的“老男孩”,终于决定离开象牙塔,追寻他内心的比特币世界。
 
他手中的 ASIC 矿机几经波折,最终顺利出厂。南瓜张将其命名为“阿瓦隆”。
 
这个名字,也是出自日本动漫,是《Fate》中的最强防御武器。
 
南瓜张内心流动着某种炽热。
 
对他来说,矿机不仅仅是一门生意,更是遏制比特币中心化的“武器”。
 
此时,美国蝴蝶实验室宣布成功研发基于 ASIC 技术的比特币矿机。
 
但奇怪的是,蝴蝶并没出售矿机。
 
与此同时,比特币全网算力却出现了暴增。
 
大家都在怀疑,蝴蝶实验室在自己偷偷挖矿。
 
就像一个人获得了一个作弊通道,在疯狂吸食产业的利润
 
而此时,南瓜张决定大举卖矿机,去抵制美国的试图垄断的“暴行”:打破垄断的方式,就是以强制强。
 
行业迎来了一次算力大爆发。
 
这是南瓜张第一次展现他书生意气的一面,带着某种捍卫世界的热血。
 
但矿工太疯狂了,一台阿瓦隆矿机现货,最高曾被炒到 40 万人民币,市面上一机难求。
 
(2013 年,北京车库咖啡比特币聚会中的阿瓦隆矿机)
 
一位 28 岁的投行精英吴忌寒,也加入了抢购“阿瓦隆”的大军。
 
“你觉得人生什么最重要?”
 
“逍遥自在。”
 
“你最向往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
 
“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游山玩水,尽兴而归。”2007 年,还在北大读大二的吴忌寒,在人人网上,被女性朋友点名,被要求回答几个关于“人生观”和“恋爱观”的问题。
 
 
年少轻狂的吴忌寒,此时已展现出明显的“自由主义”倾向——但此后,他的人生,远远要比“游山玩水”刺激得多。
 
矿机是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吴忌寒很早就认清了这一点。
 
死活抢不到阿瓦隆的他,决定狠下心来,自己做矿机!
 
机缘巧合,吴忌寒结识了当时还在做数字机顶盒芯片的詹克团。他力邀詹克团加盟,但不给工资。
 
“如果矿机芯片研发成功,整个技术团队将获得 60%的股份。”詹克团没有太多犹豫,接受了这个要求。
 
吴忌寒将公司定名为“比特大陆”。
 
2013 年年中,在詹克团的带领下,基于 55nm 技术的 BM1380 芯片研发成功,比特大陆的第一台矿机——蚂蚁 S1,自此诞生。
 
在矿机市场百花齐放的 2013 年,所有人都渴望在这个暴利的市场分得一杯羹。
 
千军万马杀入矿机市场,群雄逐鹿。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比特币世界的 2013 年,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

 

 
02 分道
2013 年 12 月,央行等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价格瞬间暴跌。
 
全球范围内的比特币神话,在一夜之间破灭。
 
比特币,也由此进入了长达三年的漫长熊市。
 
人生卷轴刚刚展开的南瓜张与吴忌寒,几乎都彻夜难眠。
 
他们几乎前后脚进入矿机领域,同样都是自由主义者,但他们的命运,却在这次低谷中,开始分道扬镳。
 
南瓜张骨子里,还是一个技术宅男,学了 11 年集成电路设计的他,对技术,恋恋不忘。
 
他曾经放弃矿机的组装销售,只出售矿机芯片。
 
于是,一帮嗅利而来的商人,开始专门组装矿机,再往外销售——而他们赚的,甚至比张楠赓更多。
 
而他们敷衍了事的野蛮方式,也在蚕食“阿瓦隆”的品牌。
 
技术宅男南瓜张,明显缺乏了一些商人的精明,带着点书生的清高和孤绝。
 
然而,吴忌寒是一个典型的商人。
 
且,他不信命。
 
“币价低迷对于挖矿行业,往往也是一件好事情,只有具有竞争力的厂商才能生存下来。”
 
2015 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吴忌寒低着头,面无表情地说完了这句话。
 
然而,事后回顾,吴忌寒的这句话,仍然充满底气。
 
他创办的比特大陆,正是在 2014 年后的比特币低谷期开始发力,并最终实现弯道超车的。
 
2014 年 4 月,比特大陆第二款矿机——蚂蚁 S2 量产销售;6 月,28mm 芯片 BM1382 研制成功;7 月,蚂蚁矿机 S3 上市;9 月,蚂蚁矿机 S4 上市;12 月,搭载 BM1384 的蚂蚁矿机 S5 量产。
 
一年时间,比特大陆迭代了四个版本的蚂蚁矿机。
 
2015 年 8 月,比特大陆研发的第四代矿机及芯片 BM1385 发布。搭载这一芯片的蚂蚁矿机 S7 在三个月后量产。
 
比特币全网总算力,甚至因为这款矿机的诞生,一度暴增。
 
S7 奠定了比特大陆的江湖地位。仅仅因为这一款机器,比特大陆就狂赚 4 亿元人民币。
 
永远带着嘲弄命运的冷笑,逆天改命,叛逆如吴忌寒。
 
当比特币的寒冬结束,吴忌寒环顾四野,此时的矿机江湖,除了老朋友南瓜张,再无对手。
 
江湖上再见的两个人,大概会相视而笑。
 
此时的他们,应该有某种程度上的惺惺相惜——熬过寒冬,傲立江湖,瓜分天下。
 
爬上矿机铁王座的吴忌寒,并未止步。
 
(曾经稚气未脱的吴忌寒 ,如今已登上矿机界的铁王座)
 
也许,他有更大野心。
 
2017 年 8 月,内蒙古鄂尔多斯一处比特币矿场的照片被外界曝光。彭博社称其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
 
而这些矿场的主人,正是比特大陆。
 
比特大陆坐拥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算力,通过多个隐匿于全球各地的矿场,也通过聚集了大量中小矿工的矿池。
 
2014 年 11 月,比特大陆上线蚂蚁矿池 Antpool,仅四个月时间,算力便跃居市场榜首。2016 年,比特大陆上线了新矿池 BTC.com,并投资了另一家矿池 ViaBTC。
 
如今,这三个矿池,已经占据了比特币网络 49.6%的总算力。
 
这意味着,吴忌寒可以轻易发动对比特币网络的 51%攻击。
 
 
已坐稳霸主地位的吴忌寒,开始了他的“颠覆计划”——他要制定比特币的新规则。
 
2017 年,比特大陆投资的 ViaBTC 矿池,突然发起了对比特币的硬分叉:比特币现金(BCH)横空出世。
 
在一些比特币拥趸眼中,吴忌寒成为了分裂比特币的魔鬼。
 
对此,吴忌寒大概只会冷冷一笑。面对外界对于 BCH 中心化的质疑,他甚至对网友破口大骂:“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
 
 
尽管如此,傲娇的吴忌寒身边,依然聚集了一批死忠粉。
 
此时的他,俨然成为比特币世界的君王,随意制定规则,号令天下。
 
当吴忌寒在币圈呼风唤雨时,人们惊奇地发现,“南瓜张”这个亲昵的称号,消失在江湖。
 
他开始启用自己的真名:张楠赓。
 
当他启用这个名字的时候,说明他开始选择了一个新的人生。
 
曾经沉迷虚拟世界的他,开始慢慢臣服于现实世界的游戏规则。
 
张楠赓为他的公司嘉楠耘智,选择了一条更加现实的发展路径——谋求证券市场上市,做一家单纯的芯片设计公司。
 
这是一条传统的“成功人士”之路,上市敲钟,功成名就。
 
2016 年,主营电气设备的 A 股上市公司鲁亿通(300423.SH),发布公告宣布收购张楠赓的嘉楠耘智公司。
 
然而,这笔交易因存在“借壳上市”可能,被证监会叫停。
 
一年后,嘉楠耘智转战新三板,在收到股转公司三次反馈意见后放弃挂牌,并最终转战港交所。
 
从“借壳 A 股”到港交所,嘉楠耘智曝光的财务数据显示,其营收从 2015 年的 4769 万到 2017 年的 13 亿元,增长 2742%。

 

 
03 臣服与叛逆
“比特大陆会上市吗?”
 
在 2015 年的《洋洋访谈》节目中,币圈大佬宝二爷的妻子金洋洋,曾经对吴忌寒抛出过这个问题。
 
此时的比特大陆,已登上了区块链世界的食物链顶端。
 
2017 年的营业利润,达到了惊人的 30~40 亿美元。
 
然而,吴忌寒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讲了一个更加宏大叙事的故事:
 
“我们对数字货币改善人类的生存状态,有长远的期望。
 
数字货币诞生后,以往不能获得银行服务的人,也能获得便宜的贷款。世界范围的汇款、投资成本,也将大幅度地降低。”
 
此时的吴忌寒,在区块链世界的权力,已空前绝后。
 
圈内流传,吴忌寒正有一个宏大计划,准备去非洲建立一个“数字货币的中心”,“类似央行”。
 
这一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在 2018 年 3 月的华盛顿区块链峰会上,吴忌寒畅谈“基于区块链的私有央行”。在他的构想中,“区块链央行”将会被不同的国家视作真正的中央银行。
 
“比特大陆对区块链私有央行甚为关注。这些央行可以发行私有货币,并把这一服务合法地出售给有需要的国家。”
 
“比特大陆未来会投资 20~30 家这一领域的创业公司。”吴忌寒说。
 
 
位于北京的比特大陆,已展现了征服全球的野心。
 
但,偏安于杭州的张楠赓,却一心准备上市。
 
他在 2017 年年末关掉了公司旗下的矿池业务 1Hash。
 
除了矿机生产,这家杭州企业已与币圈琐事完全隔绝。
 
现在,嘉楠耘智是一家纯粹的芯片、矿机设计公司。在矿机之外,公司的新目标,是更具想象力的人工智能硬件。
 
4 月 22 日,证监会副主席姜洋拜访嘉楠耘智。在中兴事件的影响下,芯片已经成为了国之重器。
 
“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不到一个月后,嘉楠耘智在香港递交招股书。
 
而各种荣耀,也随之而来。
 
在浙江省先进制造评比中,嘉楠耘智摘得桂冠。公司组建了区块链党支部。张楠赓本人,也入选了浙江省首批 25 名“科技创业领军人才”。
 
如今,嘉楠耘智生产的矿机,依然以“阿瓦隆”为名。
 
阿瓦隆,是日本动漫《Fate》中的最强防御武器。
 
也许,从故事开始,张楠赓的梦想,都不是改变,而是捍卫这个世界。
 
他在虚拟世界中攫取财富,并臣服于现实世界的游戏规则。
 
而吴忌寒,则似乎在通过他的“蚂蚁矿机”,讲述一个“蚂蚁虽小,却能撼动世界”的叛逆故事。
 
那,谁将成为最终的王者?谁又是最后的赢家?
 
发现了吗?
 
最早大家设想的区块链世界,是自由的、去中心化的。
 
但如今,我们的区块链世界,却走向极度的中心化。
 
在中国,交易所,被火币、币安和 OKCoin 三家分割天下;而矿机生意,被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吞噬殆尽。
 
这难道,不是和区块链精神相违背的吗?
 
“中心化的产品,绝对是区块链世界的过渡产品,最终,都会有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取代它们。”圈内多位大咖都曾发表过这样的观点。
 
吴忌寒走着垄断之路,而张楠赓转向技术,到底谁站在了未来的潮头上,此时,我们还未可知。
 
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