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吉利汽车的体系,在智能汽车版图,亿咖通将版图扩展到了美股,随着电动汽车这个主题Polestar独立,现在吉利板块有点两翼张开的意思。亿咖通与美国SPAC COVA签署合并协议,亿咖通将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ECX”),本次上市估值38.2 亿美元。

 

 

COVA由美国Crescent Cove Advisors设立,投资了激光雷达企业Luminar。

 

▲图1.交易概览

 

吉利控股与沈子瑜(担任CEO)在2016年共同成立了亿咖通科技公司, 2020年10月,百度领投的A轮融资,融资额13亿元,百度的目的也是后续与吉利组建合资公司极度,进军智能汽车制造领域。2021年2月,中国国新领投亿咖通A+轮融资,融资额为2亿美元。B轮融资由吉利领投,金额5000万美元,估值达到约33亿美元。

 

Part 1、产品谱系

 

亿咖通的产品包括车载信息娱乐系统、数字智能座舱等,客户基本都来自于吉利系,一类是吉利控股的汽车品牌,包括吉利、沃尔沃、路特斯、极氪;另一类是吉利投资的汽车品牌,包括奔驰、宝腾、smart等。目前在招股书里面讲的故事已经搭载了320万台车。

 

▲图2.这是依托于吉利体系去扩展的故事

 

从产品来看,一开始的定位,围绕智能汽车亿咖通,主要关注的从娱乐系统(2017年SOP)、数字座舱(2021年 SOP)拓展到中控计算平台(2024年SOP)方面。

 

2017年的娱乐系统产品特点,SOC主要包括联发科E01和E02,软件系统为定制的安卓系统。2021年的产品,SOC采用了高通的8155 和湖北芯擎的SE1000,中控安卓定制化系统,仪表Linux和RTOS系统。

 

下一步围绕中控平台,就是要整合一个统一的OS平台,覆盖座舱、车身、自动辅助驾驶。

 

▲图3.产品历史

 

迈向智能电动汽车时代,车企必然要占据最大的成本项目,一个是电池;一个是SOC座舱和整个软件生态和操作系统,所以现在来看亿咖通至少是吉利集团的支撑点,没毛病。

 

▲图4.未来芯片、操作系统和算法应用

 

SOC芯片的故事,随着调研和做项目真的是很难的故事,而且不是由亿咖通本身能完成的。

 

●E01采用的是28nm工艺,CPU 14k DMIPS,GPU 22FGLOPS。

●E92 12nm工艺,CPU 60k DMIPS,GPU 100FGLOPS。

●SE1000是采用7nm的产品,功能安全ASIL-B,这个后续还能单独拿出来融资,一步步拆出来,有意思哈。

 

▲图5.SOC芯片的投资

 

汽车操作系统,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也就是需要花费巨资第一步先去做一个定制的安卓、RTOS和Linux,围绕座舱和自动驾驶进行单独工作。是否能做出来一个统一的OS平台,由于座舱和自动驾驶的需求差异,其实存在很大的争议。

 

 

HaleyTek这个由沃尔沃一起开发的,基于安卓开放和高生态的娱乐系统,用来在全球Google的Automotive 安卓之外补充中国的生态。ECARX Drive OS 主要应用于仪表以及智能驾驶方面,Safety OS围绕功能安全来开发。

 

▲图6.操作系统

 

这个是亿咖通软件主要覆盖的,由于中央集成平台有大量的软件工作,既要覆盖OEM的需求,又要扩展生态,这里消耗了最多的工程资源。

 

▲图7.软件部分

 

 

 

Part 2、亿咖通是什么公司

 

其实我们可以分解,SOC最终还是独立实体来做的,操作系统也是围绕定制来做的,亿咖通其实是围绕SOC来做硬件开发,改操作系统提供软件。实质上,我不清楚整个吉利集团是否还需要OEM的软件公司来开发围绕不同品牌的软件。

 

目前我们没看到亿咖通可以进入SOC市场,也没看到自动驾驶装到里面去,目前更多的还是围绕软件部分装进去。一旦所有的软件全部装入一家公司,OEM本身对于软件的更改和定制的需求,是否能依靠一家公司实现。

 

▲图8.市场的概览

 

我的理解,最终亿咖通最终是变成了一个具备软件能力的软件公司,而且是基于未来OEM快速演变需求的。也就是说,只有从品牌需求快速响应才能跑得快,只有和OEM强绑定才能充分降低沟通成本,在智能软件层面,除了高通和英伟达以外,一旦牵涉到更多,是很难服务更多企业的。

 

 

▲图9.亿咖通的定位

 

我是觉得从车企零部件拆分,如果围绕硬件是可以具备一定的共通性的,围绕基础软件也可以,一旦主要的性质围绕OS和应用软件,在不同车企之间的可移植性就很难。亿咖通的边界,可能就是吉利的边界。

 

 

 

▲图10.和这些伙伴比,似乎缺乏普适性

 

小结:

 

这一轮智能汽车的发展,大概率还是一开始围绕特斯拉的模式来走,都开始试图做垂直整合,能做得出来的企业活下来。帮助传统汽车转型的软件公司存在最大的挑战是,甲方和乙方,隔阂就很大。如果迭代速度慢了,跟不上是最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