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半导体行业风风火火仅仅短暂的一两年时间后,一夜之间,半导体行业似乎就突然急转直下的崩盘了。。

 

直接导火索是半导体行业最强大佬台积电发布的2022年二季度财报:台积电2022年2季度营收超181亿美元,同比增长36%;净利润超80亿美元,同比暴增67%。

 

 

这么靓丽的成绩单,何来半导体行业崩溃的说法呢?

 

原因是,台积电在发布财报的同时发表声明称,台积电预计,2023年芯片需求将面临一个下滑周期。

 

半导体行业是一个典型的周期行业。

 

一是半导体的扩产需要冗长复杂的产线建设流程。当出现如2020年疫情影响、车规半导体爆发带来的需求增加时,半导体制造商就算立即投入扩产,但产线建设起来最快也要2-3年的时间,需求和产能供给存在严重的时间上的供需错配,等产能起来了,需求可能又下去了,于是半导体供应就过剩了。

 

二是半导体技术在不断升级换代(10nm、7nm、5nm。。),半导体应用的消费电子产品、工业产品、汽车产品等也在不断升级换代,供需互相带动,互相影响,很容易出现需求暴增或需求饱和的问题。

 

所以,长期来看,半导体行业增速呈现周期性的涨跌互现,而台积电认为23年,半导体行业会出现增速下滑,但不会差过08年经济危机期间的行业表现。

 

 

那即将出现的半导体行业下行的导火索是什么呢?

 

根本原因在于需求侧的疲软,具体来说是消费电子市场的疲软。以台积电为例,其营收来源中单智能手机+PC两项就占据了超过80%的份额,而近期市场上频繁传出台积电被苹果、AMD和英伟达砍单的消息。

 

根据调研机构Canaly的数据,2022年Q2,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减少9%,根据调研机构Gartner的数据,2022年Q2全球个人电脑(PC)出货量同比下降12.6%,跌至全球PC市场九年来的最低点。

 

半导体需求的锐减最终导致了对半导体产业链公司未来业绩的担忧,比如台积电股价已较高点跌去40%,今年以来,国内半导体上市公司构成的半导体指数已经下跌了 26.8%,37 家半导体相关公司股价跌幅超过 30%。

 

所以,整个市场对于半导体行业的情绪非常的悲观。

 

但半导体行业的周期下行,与半导体行业长期的发展前景和战略意义,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美国当地时间7月19日,“芯片法案”在美国国会参议院以64票赞成,34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芯片法案”主要包含几个核心内容:一是为生产芯片的美国公司提供520亿美元资金;二是为半导体企业提供为期四年的25%的税收抵免,以鼓励全球半导体企业在美国建厂;三是要求获得美国补助的企业在美国建厂后,10年内不得扩大对中国14nm以上级别的高端芯片的投资。

 

也就是说,在一片对半导体行业唱衰的舆论环境下,美国不但在逆周期扩大对半导体行业的投资,同时又加码了对中国半导体行业发展的遏制,逼迫全球半导体企业选边站。

 

半导体行业的逆周期投资,最早是韩国半导体企业用来打击竞争对手的手段。所谓逆周期,就是在行业下行、芯片价格下降的过程中,反而扩大芯片产线,生产更多的芯片,让芯片价格加速下降,迫使竞争对手亏损至破产。

 

上世纪80年代,韩国三星多次发起逆周期投资,迫使其在DRAM领域的日本美国竞争对手们从崩溃走向破产,最终实现了其DRAM芯片霸主的地位。

 

而想要实现逆周期,当然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也就是得比竞争对手亏得起、能挺得更久。

 

所以美国政府此时出台政策,也是想在行业下行期间为本国企业提供资金,鼓励逆周期投资抢占市场。

 

而之所以限制全球半导体企业对中国的投资,根本原因当然还是半导体行业的战略意义。

 

虽然消费电子对于半导体的需求萎靡了,但在更关键的汽车半导体等工业领域,半导体的需求在持续增加。

 

中金公司研报指出,全球新能源车市场正进入复苏通道。在政策加持、新车型产品力驱动、以及供给弹性释放背景下,预计2022年全球新能源车销量约943.1万辆,同比增长41.8%,而单辆燃油车的平均芯片价值为350美元,纯电动车的芯片价值可达770美元,高档电动车的则可以超过1500美元。

 

因此,所谓的芯片行业的下行,更准确说是结构性的下行,除消费电子外更多的物联网、汽车、数据中心等工业场景,半导体紧缺问题依然持续。

 

 

所以面对当前半导体行业的狂欢落幕,对于半导体企业来说,虽然赚快钱肯定是不现实了,但如果在整个行业冷静下来的阶段,实现产能升级转型,等下一个上行周期来临时,必然会有更大的收获。

 

当然,对于中国半导体企业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全球半导体市场的波动,与国产替代的巨大空间相比,依然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