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10 日讯,软件兼容性不好可能是对于 Arm 架构电脑的一种主观影响,然而这一局面可能正在发生改变,一方面 Arm 架构 PC 下的生态正在得以完善,云游戏的到来更是让大作也能玩起来,更重要是的随着移动设备一代(使用移动设备,手机、平板长大的孩子)的成长,对于软件的使用习惯也正在发生改变。


当 Arm 架构产品成为明星
上月初,微软发布了一系列的新款 Surface 产品,相对于 Surface Pro 7、Surface Laptop 3 的正常升级,Surface Pro X 成为了全场笔电类产品中最抢眼的产品,它更具备了跨界于笔记本与平板电脑之间的产品,加入了更多智能手机时代应有的特性,例如基于骁龙 8cx 定制的 Microsoft SQ1 处理器、支持 LTE-A。机身规格上,厚度也仅为 5.3mm,重量仅为 762g,微软还挖空心思的把 Surface Pen 藏在了键盘套里。相比于首代 Surface 家族中 Arm 版较为低廉的价格,Surface Pro X 的价格却到达了明星旗舰的水平,在不包含新 Slim Pen 和 Type Cover 的情况下,起售价为 999 美元,顶配版售价为 1799 美元。

 

而最大的争议莫过于那颗定制版的 Arm 处理器,它多少表现出了微软对于摆脱 x86 架构的倔强,原因则在于这并非微软对于 ARM 架构版 Surface 的第一次尝试,早在微软发布第一代 Surface 产品的时候,便同时推出了 ARM 版的 Surface RT,并专门配备了专属的操作系统 Windows RT,但最终市场反馈不佳,原因就在于无法兼容 x86 程序,而微软自身的 Windows RT 生态又难以满足用户的需求。

 

 
而在 Surface Pro X 送测到一些媒体手中后,得到评价再次聚焦到了 x86 程序兼容的问题上,尽管在 2017 年 Windows 10 已经开始支持通过模拟技术来支持 x86 程序,但暂不支持 64 位 x86 程序,这也造成不少媒体在评测这一产品时给出了“硬件惊艳,但存在 Bug”的评价。
不过,微软这次对这一有着旗舰意味的产品显然做足了准备,上月中旬便有消息称为微软内部正在将 x64 应用模拟器引入到 Windows 10 on Arm 平台上,并有望在 Windows 10 21H1 中改善。与此同时,微软官方宣布 Canary 通道已经放出了面向 ARM 平台的 Edge 浏览器。该 Canary 通道版本是专门为包括 Surface Pro X 在内的 ARM64 架构设备而原生打造的,并且即将会登陆 Dev 和 Beta 开发通道,这无疑在未来可以从浏览器层面能够给予 Arm 版的用户一个拥有全面功能的浏览器体验。


这边有“永不放弃”的微软,另一方面还有传闻不断的 Arm 版 MacBook。实际上,在目前的多款在售 Mac 设备中 T1、T2 安全芯片已经采用了 ARM 架构。另有消息称,苹果将会从明年开始向自主设计的 ARM 架构芯片过渡,而已经下架的 Macbook 产品,其不采用风扇、轻薄的设计理念也更符合 ARM 架构的特性。此前,知名苹果产品“预言家”产品分析师郭明錤也曾表示,最早于 2020 年或 2021 年,苹果 Mac 电脑将迎来重大变革,苹果笔记本电脑将使用自己研发的 Arm 芯片。


PC、Mac 构建 Arm 架构生态
苹果的 ARM 计划被称之为 Kalamata,从目前的消息来看,这一计划包括 Arm 架构处理器与软件兼容性问题两个方面,开发者借助这一项目可以开发一款可以在所有苹果设备上运行的 App。


今年苹果 WWDC 2019 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发布 Project Catalyst 项目,其中开发者可以借助 Mac Catalyst 基于当前的 iPad 应用创建原生 Mac 程序,这两种应用将共用相同的项目和源代码,开发者可以高效地转化 iPad 应用的桌面级功能,并针对 Mac 添加更多功能。苹果还表示称:“从客户的反应和评价等方面来看,Project Catalyst 有望为引导开发者作出正确的工作,不在质量控制上有所懈怠。”


于此同时,新的 macOS Catalina 中更是彻底抛弃 32 位应用程序,强推 64 位程序,犹如当年 iOS 9 系统强制要求应用兼容 64 位应用的风采。上述的做法,不禁让人联想苹果正在为 Arm 版的 Macbook 在软件生态层埋下伏笔。保证届时新产品一旦登场,用户不至于遭遇当年 Surface RT 所面临的应用困局。


于此同时,对于 Arm 架构下 Windows 系统的生态构建,除了微软外,其它软件开发商也正在努力。例如作为生产力代表的 Adobe 就已经宣布将会为骁龙笔记本开发产品套件。作为目前 Arm 架构笔记本领军者的高通也表示目前正在与整个生态系统的广泛合作伙伴展开合作,并且目前也有很多合作伙伴已宣布其应用程序将支持 Arm 64 位架构,同时一些独立软件开发商也正在开发兼容 Arm  64 位的应用程序。


游戏、生产力方式正在转变
而对于目前唯一有些掣肘 Arm 架构笔记本走向普及的大型 PC 游戏及生产力工具方面的需求,实际上对于作为手机、平板伴随其长大的移动设备一代们来说,所谓兼容性问题背后的使用习惯上的依赖性都已经变得越来越弱。


对于游戏的需求而言,与作为如 70 后、80 后、90 后消费主力人群的不同,随着移动时代的到来,更多的 00 后、10 后所接触到的第一款电子产品,或是玩电子游戏所用的第一款设备,已经不再是电脑,而是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这些玩家的游戏习惯的培养已经开始被移动设备抢占了先机,同时今年以来如 Apple Aracde 的出现,则在进一步加强移动设备中游戏的魅力,挖掘更大的机能,假以时日,Arm 架构下的游戏也将完全能达到 PC 机中大作的水平。而目前大热的任天堂 Switch 也同样采用了 Arm 架构的处理器,尽管由于性能原因,“枪车球”类的作品相对较少,但依旧掩盖不住其目前的成功。

 

 

更具可颠覆原有大型 PC 游戏优势的地方在于云游戏的兴起,上个月 Google Stadia 正式上线之时就一并上线了 12 款游戏大作,同时也向玩家年底前还会上线 13 款作品,其中包含了“枪车球”这类的要求性能极高的大作,但同时也让玩家摆脱了硬件的束缚。而在明年,即便是拥有 Xbox 产品线的微软也准备推出游戏流媒体服务 XCloud,并将其扩展到 Windows 10 PC 上,届时 Arm 架构的 PC 也不会愁没有大作玩,甚至由于联网能力更强,可能会具备更好的游戏体验。


同样,对于移动设备一代的用户来说,他们对于照片、视频的第一次编辑也不再是发生在电脑中,而是转移到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中,这也为除 Adobe 家族外的更多软件带来了新的机会。例如,不少 iPad 用户都会使用 Affinity Photo 进行图片处理,这也让其中一部分人在会继续购买 Mac 版本进行使用,而一旦 Arm 架构的 Mac 登场,即便 Adobe 的软件没有就位,类似于 Affinity Photo 这样的应用也已经在 App Store 中就位,用户也会继续自己熟悉的操作。此外,如同云游戏的兴起一样,即便是兼容性再次成为掣肘的时候,直接使用云端进行剪辑也并非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