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往往最能够直观地表达问题,因此我们先看几组近期的数据:

 

  • 资本开支从 22 亿美元提升至 31 亿美元;
  • 年投资增加约 11 亿美元;
  • 一季度未完花掉 16.94 亿美元。

 

三组数据都在描述同一个公司——中芯国际。最上面的数据来自中芯国际官方,其在发布 2019 年财报时提出,新一轮资本开支计划从 2019 年的 22 亿美元提升至 31 亿美元,实际的资本开支可能会因多个理由有别于计划开支;第二组数据来源于分析机构 IC Insights,该机构认为中芯国际 2020 年投资增幅约为 11 亿美元;第三组数据是科技专栏作者阿明观察提出的,他在文章中指出中芯国际 2020 年一季度未结束就花费了 16.94 亿美元购买设备。

 

三组数据都揭示出,即便 2020 年外部环境恶劣,中芯国际的投资会不减反增。

 

清华大学微纳电子学系主任、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教授在清华五道口在线大讲堂分享的时候也提到了中芯国际:2019 年中芯国际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 22%,高于美国平均水平 17%。

 

因此,不管是资本支出还是研发投入,中芯国际都做的可圈可点。

 

大陆晶圆制造的排头兵


当然,单论 2019 年资本支出,按照华虹集团 150%的资本支出和制造主业营收比来计算,华虹集团的 24 亿美元更多,但当前中芯国际无疑处于领先。

 

首先,中芯国际是目前大陆唯一量产 14nm 工艺的公司,2019 年第四季度贡献约 1%的收入。

 

其次,根据公司财报,中芯国际和华虹集团 2019 年在晶圆制造方面的营收分别为 31.16 亿美元和 16.3 亿美元,差距明显。

 

参考最新一季的销售额,中芯国际和华虹集团之间的差距在进一步拉大,前者的销售额已是后者的 4 倍多。

 


全球 10 大晶圆制造厂商 Q1 营收排行

 

可能有人会质疑:为什么只拿华虹来比,国内还有其他公司啊。原因在于不管是先进工艺还是营收上,中芯国际和华虹都是大陆的前两名。参考《芯思想》整理的“中国大陆本土晶圆代工营收排行榜”,中芯国际和华虹处于更高一个层次。

 


图源:芯思想

 

除了工艺和营收,中芯国际背后的关联产业链同样值得关注,比如其和国内封测巨头长电科技的微妙关系。长电科技第二大股东为芯电半导体,背后便是中芯国际。

 


长电科技十大股东

 


芯电半导体法定代表人为赵海军

 

很显然,大陆晶圆制造龙头和封测龙头将强强联合。

 

那些关于中芯国际的“机缘巧合”


论成绩,现在的中芯国际确实不错。回顾其发展史,我们发现想要复制中芯国际绝不仅仅是投资规模大这么简单,人才的作用是显著的。

 

这很好理解,晶圆制造是资本和技术双重密集的产业。资本就是指资本支出,这其中“大基金”对于晶圆制造的“偏爱”很关键,“大基金”一期 66%投给了晶圆制造,这其中 20%给了中芯国际的 9 个项目;而技术则需要人来研发。

 

发展至今,中芯国际大体分为三个阶段。2000 年到 2009 年 11 月 10 日,中芯国际经历了近 10 年的“张汝京时代”。创始人张汝京 2000 年响应国家《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带着 300 名工程师和相关的技术在上海创立了中芯国际。

 

“张汝京时代”,中芯国际建有三座 300mm 晶圆厂和四座 200mm 晶圆厂,并有一座 200mm 晶圆厂兴建中,工艺从 0.35μm 提升至 45nm。2004 年,中芯国际同时在香港和美国上市。

 

“张汝京时代”的人才要素除了他本人外,那 300 名工程师的奠基作用是不可磨灭的。

 

2011 年 8 月 5 日到 2017 年 5 月 10 日,中芯国际进入“邱慈云时代”,公司进入稳定发展阶段,国内市场增速明显,且实现了扭亏为盈。

 

 2009-2017 年中芯国际客户分布情况统计,图源:云锋金融

 

如今想找一个从台积电跑出来的高管执掌和台积电有业务冲突的企业可不容易,蒋尚义的例子很有说服力。

 

后面是“赵海军&梁孟松时代”,重点当然是梁孟松。梁孟松在台积电时负责模块开发,这让他熟悉先进工艺开发,之前梁孟松帮助三星用 14nm 抢单台积电 16nm 让人津津乐道。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nm 制程以下用的 FinFET 技术是梁孟松老师胡正明教授发明的。

 

梁孟松对中芯国际而言相当于工艺进步加速器,其让中芯国际只用了不到 300 天就掌握 14nm 制程(良率从 3%到 95%)。另外,中芯国际预计今年年底有限量产的 N+1 代工艺,在性能上不如台积电 7nm,但功耗和稳定性方面已经接近。

 

一句话,梁孟松这样的技术大神太重要了。

 

综上所述,想要复制一个中芯国际需要以下几点人才要素:

  • 张汝京级别有影响力的创始人;
  • 数百个有资深经历的工程师;
  • 梁孟松;
  • 每一个时代默默付出的“中芯国际人”。

 

然而,每个时代都有重要人才出现的中芯国际同样面临着自己的人才问题,并在知乎上引起广泛的讨论。

 

本土晶圆制造的“黄埔军校”?


经常逛知乎的人会发现,中芯国际人才流失问题几乎成为知乎部分网友的“茶余饭后”。

 

在知乎里,很多人将中芯国际称为“黄埔军校”。这是一个贬义词,意思是中芯国际能培养人但留不住人。



知乎回答截图

 


知乎回答截图

 

2020 年 3 月 12 日,匿名网友在知乎发布信息称,“中”字头的公司离职率高,福利差。从行业属性和地理位置来推测,这个公司无疑就是中芯国际。

 


知乎回答截图

 

还有人在知乎上匿名发言说,武汉弘芯在人员工资上更下血本。为了验证上面这些消息,笔者到各大招聘网站去转了一圈并咨询了中芯国际的离职员工。

 

按照中芯国际离职员工的说法,此前中芯国际的工资确实不具有竞争力,但绝不是近期。两年前,中芯国际在上海给本科生 6000 基本工资,研究生是 7900 的基本工资。不过近来调整了。那么,调整后的工资水平如何呢?

 

对比中芯国际和同类型企业的公开招募,笔者发现目前中芯国际开出的薪水和竞争对手差不多,甚至更高一点。

 


华虹宏力研发工程师招聘

 


中芯国际研发工程师招聘

 

虽然中芯国际标注了版图设计,但其实两者的岗位职责重叠度很高,同时华虹宏力还要求学历为博士。

 


华虹宏力研发工程师岗位描述

 


中芯国际研发工程师岗位描述

 

在对比中芯国际和武汉弘芯研发工程师的招聘薪资时,笔者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武汉弘芯研发岗招聘

 


中芯国际研发岗招聘

 

上述两份招聘的岗位描述都是聚焦在制程研发和良率精进,从公开的薪水来看,不管是起薪还是上限,中芯国际都更高一些。而如果结合下图来看,同类型的岗位,在公考招聘薪资上,大陆厂商已经和台积电在一个水平线上。

 


台积电制程工程师招聘

 

另外,从看准网最新更新的相同职位信息来看,我们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中芯国际招聘主页

 


武汉弘芯招聘主页

 

因此,如果只考虑 FAE 职位月薪,中芯国际和武汉弘芯的问题其实回归到了一二线 offer 如何选择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说了这么多,并非是想要通过一些证据帮助中芯国际洗地,只是觉得从公开信息来看现在的中芯国际没有知乎里面说的那么不堪。同时也为提醒那些想拿“黄埔军校”继续调侃中芯国际的人,人会改变,企业也会改变。制造型公司员工人数多,难免会有员工有所怨言,如果以这些负面消息定性企业,那么华虹的“麻烦”也不小。

 

 图片来源:看准网

 

因此,同行之间挖来挖去并不是中芯国际人才储备的最大难题,至少现在看来公开招聘并不差。

 

大陆集成电路缺口下的“招人难”


中芯国际等晶圆制造企业的人才引进难题实则更多是受制于大环境。我们都认可本土集成电路产业是朝阳产业,且近来员工的薪水飙升,但 IC 设计公司的人更容易拿高薪。

 


图片来源:百度招聘

 

如果上面公开招聘信息已经让集成电路制造从业者伤心,那么下面这幅图的伤害就是成吨的。

 


图片来源:433 实验室

 

更坏的消息是,目前中国集成电路行业本身人才供给就不足。截止到 2020 年前后,我国集成电路人才需求规模约 72 万左右,缺口达 32 万。且根据教育部数据显示,每年 20 万左右的集成电路相关毕业生只有 12%-15%会选择对口进入行业。新鲜血液补给不充足,又如何去培养急需的领军人才和骨干技术人才?且挖来挖去于行业发展有何益处?

 

后记


很同意这样一个观点:大陆晶圆制造的人才就像缸子里面的鱼,游来游去还是在里面。现在有了跳槽封杀的说法,很多人跳槽也要掂量掂量了。

 

挖角和跳槽只是拆东补西,让更多的人进入产业才是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