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对错,只是选择。

 

行业内秘而不宣地将一众公司大致分为两类:


一类做 “重”,一步一步由点及面,做软硬一体化,如此易于活下去,但扩展速度有限。


一类做“轻”,自上而下先面后点,聚焦生态平台,如此利于扩规模,但变现周期较长。


京东与海康,看似毫无交集的两家企业,实则皆为重模式下的标杆型玩家。


在互联网圈,京东以做重闻名,从自营商品到自建仓储,从自有物流到自家服务,难易一肩挑。


在安防圈,海康也以做重著称,从软件到硬件、从渠道到售后,甚至网线、螺丝钉均自给自足。


战略打法之外,立足业务布局等维度,双方也开始有了一些交集。 


1

昨日最火,莫过京东。


恰逢 618,继阿里、网易之后,22 周岁的京东,强势登陆港股,二次上市。


前有购物节造势,后有大趋势托底。


上市首日,京东开盘涨 5.75%报 239 港元,市值超 7000 亿港元。


当京东零售 CEO 徐雷上台敲锣的那一刻,似乎正告诉大家,京东正式迈入新时代。


2018 年 9 月,明州事件后,京东迎来了至暗时刻。


高管离职、友商崛起,内有兵变,外存强敌。


而后,其内部经历了一场从上至下的大变革,涉及战略打法梳理、组织架构调整等。


如果要用一句话总结:加码 To C、重仓 ToB,To C 立身、ToB 立命。


C 端鱼肉自不用赘言,京东的看家领地;而 B 端,则是京东比较陌生又必须咬牙开垦的圈外之地。


不管你相信与否,B 端战场启动之键已被按下,相关风口也正引发新一轮技术输出的跨界之战。


先看阿里,左手阿里云、右手平头哥,未来十年 ToB 业务的底层技术已经慢火熬至,静等风来。


再看腾讯,正举集团之力,吹响产业物联网号角,去年其第四季度企业服务收入已经比肩游戏业务占比。


复盘京东,亦不掉队。


从外看,他们的三条 To B 战线也已全面拉开:京东云、京东数科与京东企业业务。


京东 To B 版图中,京东云与京东数科专注技术领域;京东企业业务则是整合京东技术,包含物流等基础设施资源,服务整个 B 端市场的企业客户。


2018 年的京东探索者大会(JDDiscovery)上,京东数字科技集团 CEO 陈生强高调宣布:


京东金融正式升级为京东数字科技,新的业务架构中,京东金融之外,还包括京东城市、京东农牧等新增业务版块。


对于这次大升级,陈生强认为是再也自然不过地内在逻辑:


“从金融数字化到产业数字化,不过是一个自然进阶的过程,我们积累了大量的 ToB 服务经验,应该走到别的产业里去做尝试。”


有意思的是,这颗自然进阶的首粒落子,京东选择了“城市操作系统“。


2

城市操作系统是智能城市落地与否的最关键一环,没有之一。


它的作用是将数据模型标准化,譬如将 AI 和大数据算法转化为模块和组件,之后开放出来反哺生态。


一直以来,城市都缺乏一套整体的操作系统,正如 PC 机缺乏 Windows,而京东则想着为城市打造这样一个 Windows。


为此,京东于 2018 年 2 月成立城市计算事业部,并请来了当时在微软做了 12 年城市计算业务的郑宇,执掌新部门。


在微软,郑宇是亚洲研究院城市计算领域的负责人,他提出了城市计算的超前理念,是城市计算领域知名学者,其现任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城市总裁、京东数科首席数据科学家。


底层城市操作系统之外,京东城市的产品体系还包括中间层的垂直领域平台,最上层的综合解决方案。


一来资源倾斜,二来人才加持。


今天的京东城市已经构建了六大垂直领域:包括公共安全、城市规划、交通、环保、能耗和文旅。


以公共安全为例:


在产品层,京东巡检机器人因为落地其“亚洲一号”仓而大放异彩。


从布控巡检到信息采集再到警报联动,它既可以通过自建地图规划巡检路径,又可以进行 360°的全方位视频监控,实时上传巡检信息。
同时,它还可根据热成像、温度、湿度、烟感传感器信息,融合判断火情危险等级,自主召集附近的巡检机器人同伴前来灭火。


在业务层,去年 9 月 27 日,京东还与普天轨道达成合作,加速安防硬件的智能升级,探索人工智能在城市安防多元场景的进一步落地。
即便如此,相较阿里、华为、腾讯、百度,在安防这个生意上,京东还是选择了高举高打,不知是时机未到还是壁垒待筑。


但至少,它已经有了一些小动作。


去年 7 月 12 日,雷锋网 CCF-GAIR 2019 峰会上,郑宇透露:目前京东城市的业务已经覆盖了中国的 30 多个城市。


此外,京东云也已进入正轨,除了满足电商平台及其他业务的技术需求,还开始在公有云市场虎口夺食。


截至 2019 年,在 IDC 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跟踪》中,京东云跻身中国公有云 IaaS 市场前十,同比增长 512%。京东云部署的 Docker 和 GPU 集群初具规模。


从电商到科技,羽翼渐丰的京东,正横拓跨界游走 C 端之外,寻求更深、更大的迦南美地。


大刀阔斧的京东、大破大立的京东,在 2019 年收获了不凡成绩:净收入 5769 亿元,同比增长 44.1%。


几个数字的背后,或许京东早已明白:


To C 的终局或是 To B,电商、物流打下的家底,或能拖引出一个万亿级 B 端服务市场富矿。


3

相比京东的大刀阔斧、大破大立,同是重模式的海康选择了循序渐进、小步快跑。


去年让海康最为头疼的问题,或是来自国际政治势力的不断打压。


即便如此,海康 2019 年还是交上了一份不错的答卷:营收 577.51 亿元,同比增长 15.88%;净利润 123.98 亿元,同比增长 9.21%。


这份成绩的背后,实则也是根据大环境的不确定性做的适时调整:


一是采取得当应对措施。对外,建立和完善遵循全球主要经济体出口管制规定的合规体系;对内,摸底海康供应链内所有美国物料的情况,全面开展美国元器件的替代工作。


二是 AI 开放平台的横空出世。它适应了视频物联应用场景不断碎片化的发展,满足中小型用户在 AI 方面的技术需求问题。


三是组织架构大调整。将原七大子行业的架构重组,划分成了三大事业部,分别是:


PBG 事业部:面向公共安全领域,主营公检法交通等 To G 市场;BBG 事业部:面向企业市场,主要是规模企业的业务经营;SMBG 事业部:面向渠道市场和中小微的企业市场。


此举与其他大厂调整架构所起到的作用异曲同工:加深品牌认知、降低管理成本、优化组织关系、分工明确干大事。


去年三月,京东也将京东云、AI 和京东物联三大地方军整编为“京东智联云”中央军,枪口对外,统一作战。


四是不停地高筑壁垒。海康已不声不响地在光学镜片、存储、报警、SoC 芯片等安防上下游领域开展并购或加大投入。


四驾马车并驾发力,将海康从最危险边缘拉回正轨。


这一系列骚操作,算是应对复杂形势的学习范本。但细思之下,又能察觉到丝丝端倪。


看似骇浪惊涛、波澜不惊,海康却似乎一直还在安防小池塘中短距离划水。即便业务纵横发展、萤石即将独立、定位开始转变。


今天的海康给人印象还是昨天那个海康,总结五个字:变得不够快。


反看京东,成立十年,电商光芒开始耀眼;成立二十年,技术变革已然成型。


当你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卖货平台的时候,它已经在 AI、物联网等 B 端市场风声鹤唳。


但细想之下,“慢”好像又是刻在海康骨子里的气质。


在接受雷锋网 AI 掘金志专访时,其总裁胡扬忠曾说:“急火煮出夹生饭,小火才能煲好汤。”


他还说,“技术创新领先半步就好,要紧密结合现有市场的兼容性,太慢就会挨打,太快大多在做无用功。”


4

没有伟大的企业,只有适应时代的企业;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恰当的选择。


先看海康,今日所取之成功,实际上是踩准了安防时代前行的每一个关键节点。


再看京东,顺应历史趋势、尊重技术规律,寻求破局持续发力的典型跨界样本。


先看海康,可以说是安防天花板限制了它,也可以说是稳中求进,徘徊在天花板附近等待机会。


再看京东,可以说为求突破来得一次完美蜕变,也可以说是刀口舔血,急于成长或会弄巧成拙。


先看海康,稳扎稳打、渐进创新、效率第一、结果导向,赢未来三年胜券在握,赢未来十年不确定性太大。


再看京东,高举高打、颠覆创新、布局第一、过程导向,赢未来三年机会不大,赢未来十年机会不太小。


先看海康,智慧城市建设正当时,软硬兼备、作风踏实,它依然是那个行业领头羊,无论看中流量还是考虑布局,可以做到进可攻、退可守。


再看京东,中国新基建站上了风口,面对这个超大 BG 市场,它已经坐上了这方牌桌,至于能不能甩出王炸组合,还需静待时间考证。
最新市值:京东 7231 亿港元,海康 2819 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