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01、日本半导体动作频频
    • 02、台积电能拯救日本半导体吗?
    • 03、美国能拯救日本半导体吗?
    • 04、谁能拯救日本半导体?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谁能拯救日本半导体?

11/21 10:10 作者:半导体产业纵横
阅读需 13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去年12月,日经公布了关于日本半导体的调查结果,表示日本半导体的全球份额到2030年将减为零。这一结果是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的会议资料《半导体战略(概略)》的第7页提示的预测图。这一预测,敲响了日本半导体的警钟。

日本半导体曾经有过辉煌时期。在台积电、三星崛起之前的20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的半导体产业是非常强的,甚至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出口国。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的数据显示,20世纪80年代,日本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中的份额约为50%。

当时美国企业以银行借款为中心,同时处于高利率之下。而日本企业以高股价为背景,利用通过股权融资(equity finance,伴随新股发行的融资)筹集的廉价资金,展开设备投资。结果产生了在半导体领域日本占全球份额5成、美国占3成的行业局面。

这让美国非常恼火,1986年签署了提及市场份额和价格监督的《日美半导体协议》。之后,美国企业趁着个人电脑、传统手机和智能手机的相继普及而恢复增长势头,韩国和中国台湾企业的价格竞争力和技术水平也不断提升,相反,日本企业则受到挤压。

回顾半导体企业的营收排行榜,1990年日本企业曾在前10名中占据6席,但到2020年,前10名中已找不到日本企业的名字。如今日本的影响力逐年下降,近年来被中国、韩国、美国等赶超,全球市场份额已下滑至疫情前的10%左右。

如果说80年代是日本半导体灯火璀璨的十年,那么90年代则应了盛极必衰的说法,日本半导体仅用十年全线崩盘,似乎再也回不到舞台中央。

曾经“败落”的日本,现在有了新动作。

01、日本半导体动作频频

在投资方面,日本可谓砸下重金。今年4月以来,为了扩大日本国内的半导体产能,日本政府已投入6000多亿日元用于各种补助,仅支援台积电与索尼公司合资在熊本县建设新厂的补贴就高达4760亿日元。此外,铠侠与美国西部数据公司在三重县新建合资工厂获得政府929亿日元援助,美国美光科技在广岛县新建生产设施也获得465亿日元补助。

在研发方面,为吸引台积电在日本筑波市建立研发中心,日本政府决定拿出190亿日元补贴,支持台积电与日本国内约20家机构共同进行尖端半导体研发。日本政府11月初批准的本财年补充预算案将促进半导体产业发展列为紧迫课题,为资助高端半导体研发及生产一共计划投入1.3万亿日元。

实际上,日经发布过一篇题为《日本重振半导体的战略》的文章,这篇文章认为日本和美国联合研发电路线宽2纳米的最先进半导体,是日本挽回在半导体方面劣势的“最后机会”。

今年上半年就有日本要联合美国研发2nm工艺的消息。最近,日本政府将拨款3500亿日元(约合171亿人民币)与美国合作建设先进半导体研发中心。按照计划,这个先进研发中心最快今年底成立,日美双方会成立合资公司,目标是在2025年到2030年之间实现2nm芯片量产。由于日本本身并没有2nm工艺这样的研发能力,因此技术上还要靠美国公司。

这是日本针对半导体复兴的投资计划的一部分,除了先进工艺之外,还会投资4500亿日元建设先进工艺生产中心,3700亿日元用于半导体材料供应。

此外,日本八大企业联合抱团,丰田汽车、索尼、日本电信电话、日本电气、日本电装、软银、铠侠和三菱日联银行合资成立一家名为Rapidus的高端芯片公司。这家新公司有个远大构想:在2025年至2030年间开始生产“超越2纳米”的高端芯片。新公司将由芯片设备制造商东京电子前总裁东哲郎(Tetsuro Higashi)负责牵头。在这其中,八家公司有自己的不同定位,铠侠的优势在存储用半导体方面,索尼将在图像方面发挥优势,软银等则可以提供资金支持等。

02、台积电能拯救日本半导体吗?

在去年,日本最引人瞩目的举动就是吸引台积电入住熊本。日本政府凭借高额补贴吸引到台积电,寻求掌握新一代半导体的制造技术。日本政府、经产省、学者与分析师们甚至还感谢“台积电为了复兴日本半导体而来日设厂”。

截至目前为止,台积电在本国以外决定设厂的国家,只有美国与日本。然而,无论是工厂规模或是制程,台积电的美国亚利桑那厂与日本熊本厂都非常不相同。台积电在美国建设工厂,是带去其先进的3nm工艺。但在日本熊本的工厂,台积电则是采用22~28nm工艺。

日本学者汤之上隆分析过,这背后的原因是28nm的广泛引用。在产能紧缺的时期,28nm早已成为紧俏的产品,但是台积电正忙着最新制程的量产与研发,无论有再多的28纳米订单,也没有办法像10年前一般有心思建设新代工厂。

然而,在此时,日本政府与经济产业省却用非常优渥的条件,邀请台积电到日本设半导体工厂。日本方面为台积电在索尼熊本场的旁边保留了设厂用地、充实基础建设,更补助一半的建设费用与制造机械费用(5000亿日元)。而这份补助还将持续好几年,索尼与DENSO也会从旁协助。

对台积电来说,熊本月产4.5万枚28~22纳米芯片的工厂,完全就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对于已经退出尖端逻辑半导体的自主生产的日本来说,22~28纳米相当于日本国内最尖端的技术。然而,对于早已量产5nm的台积电来说,这不过是十年前的技术。

吸引台积电建厂对于日本来说是一件好事,但从台积电在美国与日本两地的区别对待也能看出,带来28nm工厂的台积电对日本的帮助十分有限。想要依靠台积电拯救日本半导体无疑于天方夜谭。

03、美国能拯救日本半导体吗?

为了转变日本在半导体上的劣势,日本政府确实下足了功夫。从补贴、研发、国际合作三个层面大力支持产业发展。除去前文提及的补贴外,日本选择在研发方面,加强与美国技术合作。日美将联合出资45亿美元设立基金,逐步形成以美日为主导的多边半导体研发基金。

供应链方面,日本希望强化与美、韩等的半导体供应链合作,以整合供应链产业优势。其中,美贸易代表戴琪、商务部长雷蒙多2021年11月份相继访日,双方宣布建立贸易和工业伙伴关系,进一步强化半导半导体供应链合作。

这些措施仍然依靠美国的“帮扶”。实际上,日本如果寄希望与美国合作而重振当年雄风,只不过是与虎谋皮。

曾经美国由于对日本半导体的忌惮而进行的打压仍然历历在目。1985年,已经致力于联合起来对抗日本多年的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决定发动一项美国的传统艺能:起诉日本半导体公司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此后美国借助美日《广场协议》的西风开启了全面芯片战争,强迫日本签署了两次《半导体协议》。并且,美国对日本的半导体贸易战也开始发动。美国指责日本半导体在美国倾销,并且认为美国半导体无法进入日本市场是因为不公正市场规则。

在《日美半导体协定》中,要求日本打开半导体市场,美国半导体要在日本市场份额达到20%以上;严禁日本半导体以低价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市场倾销,售价需要通过美国核算成本才可定价出售;命令禁止富士通收购仙童半导体公司。这无不显示美国的霸道。

从引进台积电的28nm被称为日本最先进的技术,到宣布制造2nm仅仅过去了一年。而这2nm也主要依靠美国企业制造,这其中的美国算盘打的噼里啪啦。

前不久,美国针对中国推出了种种政策,要求日本也与其步伐一致。专家预测,失去中国市场准入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已经面临市场低迷的半导体相关公司的盈利。一家半导体制作装置厂家表示:“中国在的尖端半导体的生产停滞,对日本的强项,也就是附加价值高的最新制作装置的需求就会减弱。”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国这位“盟友”并不在意日本企业的存亡。

谁能拯救日本半导体?对于日本来说也许是美国,但历史的现实看,答案从来不会是美国。

04、谁能拯救日本半导体?

日本半导体领域之所以落后,除了美国打压的原因外,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日本在芯片领域的制造和设计能力、市场对新产品的需求出现了巨大变化。

由于日本大型制造企业奉行一切自己做,尽量拓展产业领域,不与他人分利的传统商业原则,日立、NEC、东芝等大企业在半导体上全部都是标准的IDM模式,就连著名的VLSI研究所也是只攻坚基础技术,技术分享后几家又回到各自封闭的状态里。

客观来说,这种模式在需要发展规模化产业、提高良品率的产业周期中非常有效,也促成了日本的成功。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表示:“日本一直希望垂直式的生产方式,即一家企业来完成半导体的设计、制造、原料等,然后将产品供给企业。”

与日本一条龙模式对应的,是全球化分工的半导体产业链正在崛起。在半导体产业越来越复杂、市场快速转变、生产成本不断升高的产业周期中,一条龙模式就难以为继。

现在,日本企业也发现了其中问题,多家日本半导体企业相继进行事业拆分和重组,退出技术含量不高的DRAM竞争,而集中开发系统级芯片等高附加值的专用技术产品。

加大国内投资、改变生产模式、加强供应链稳定、加速区域合作,这些措施似乎看来都是有助于日本振兴半导体产业,但细究之下,几乎每一个词都依靠“盟友”。无论是来自中国的台积电还是美国的“盟友”,日本似乎一直在期待会有来自半导体的“救星”。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