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汽车确是未来?燃油车能否智能化?

2019-07-18 13:37:33 来源:车云网
标签: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观点比较明确,燃油车并不能实现智能化。
 
最近在后台有很多留言,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是,尽管大多数人承认智能汽车是未来,但他们的问题在于:为什么燃油车就不能智能化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观点比较明确,燃油车并不能实现智能化。
 
回答这个问题,比较关键的是,需要定义什么是智能化。
 
通常情况下,人们会认为,具备一定的自动驾驶能力,拥有一个车联网系统,以及能够实现整车OTA,再加上一个应用生态,就可以称之为智能化。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传统车企的朋友们,依样画葫芦,不能整车OTA,就加上这个能力,没有车联网的,就安上一个车联网系统,没有自动驾驶能力就与Tier1合作,开发一个所谓的“自动驾驶系统”,最后,和一堆互联网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就出来开一个生态大会。
 
悲剧的是,很多传统车企的朋友,把这些规定动作做完之后,消费者并不觉得这些车,就成了智能汽车了,车还是卖不动。
 
当然了,在一定程度上,做完这些工作之后,恐怕传统车企做研发的朋友们,也未必相信,自己打造出了一款智能汽车。
 
这个问题非常容易理解,当对于智能汽车的定义,都不能有一个清晰的结论或者共识的话,怎么可能打造出一台智能汽车呢?
 
这就有点像试图使用旧地图去找到新大陆。
 
事实上,智能汽车和传统燃油车,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还是拿当初的iPhone和功能手机为例。
 
2004年,乔布斯启动了iPhone的研发工作。在一开始的时候,乔布斯就没有打算去打造一台移动电话,与Nokia们展开竞争。乔布斯,希望打造的是一台移动电脑。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iPhone采取的是具有“超高”算力的计算芯片,拥有强悍的操作系统,在交互方式上,以触摸屏作为核心的输入输出设备,提升交互的效率。
 
作为一台电脑,其操作系统能够支持像浏览器、邮件系统、牌照、多媒体系统等令人震惊的功能,当APP Store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原来iPhone与Nokia的手机完全不同。
 
在一段时间之内,诺基亚试图在自己的塞班系统上,也加上iPhone手机的各种功能,结果让人很崩溃。
 
比如,在功能手机的“芯片”和“OS”的支撑下,使用诺基亚手机打开照相机功能速度慢得让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上网的浏览体验,就是移动梦网、wap站这种让人崩溃的体验。
 
相同的道理,如果强行对一台燃油车进行“智能化”改造,结果也是非常拧巴的。“脑子”是不行的,“眼和耳”是不行的,心脏是不行的,“神经血管”也是不行的。
 
传统燃油车,作为一台“功能汽车”,首先是一个移动出行工具,它的所有的功能定义,都是围绕着出行工具而设定的。
 
智能汽车,已经不是一个出行工具了,它是一个移动智能空间,一个移动机器人,它所有的功能定义,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
 
功能汽车,在主线功能上,是非常单一的,最核心的组成部分就是动力传动系统和底盘系统,就是为了“行走”。
 
智能汽车,在主线功能上,则是多元化的,其能力是软件定义的。
 
为了实现软件定义,就需要将原有的硬件系统标准化,数字化。这需要将原有的一些部件实现软硬件的解耦,将分散的ECU集中化,将数十个甚至是上百个形形色色的嵌入式操作系统,统一成一个或几个操作系统,给开发者以统一的接口,可以对所有的硬件进行操控。
 
所以,一台智能汽车,至少要具备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1.具有自己的“大脑”,计算平台和OS深度融合,能够控制所有的、“标准化”的硬件。
 
2.在能力上不是单一能力,而是可以由软件定义。在不同的软件的帮助下,具备形形色色的能力。
 
3.网络化。一方面是一个网络的节点,也能够使用整个网络的资源赋能自身。
 
基于上述判断,我们再来探讨一下将燃油车“智能化”的拧巴之处。
 
1.没法将整车所有系统数字化和硬件标准化。
也许我们可以将车上绝大多数的部件标准化,但不可能将发动机和变速箱数字化。发动机和变速箱,由于其对驾驶系统的极端重要性以及复杂性,将软件和硬件解耦的可能性非常小。
 
与此同时,由于发动机本身是一个机械系统,通过气缸的活塞运动以及曲柄连杆机构传递动力,其动力的传输,是一个非线性系统。其动力的大小,传递的速度,在不用气压、不同风速、不同温度、发动机不同的负荷、不同的转速之下,完全是不同的。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开发者们会发现:传统燃油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无法数字化,这就意味着其他部分做得再好,本质上这就是一台机械汽车,而不是数字汽车。
 
而汽车的行走,以及所有的能源供给,都需要内燃机提供,这就导致了燃油车,在很多场景之下,难以做到软件定义。
 
比如,受制于内燃机系统,传统汽车无法实现L4及以上级别的自动驾驶。因为没法线性地和高速地控制动力输出。
 
2.燃油车在静止场景下难以发挥汽车的空间价值。
当汽车上拥有越来越多的芯片,越来越多的输入输出设备,比如大屏、AR/VR、LED、麦克风阵列、摄像头,卡拉OK设备,越来越多的电器,比如空调、电动座椅、电动加热、通风、按摩等设施滞后,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智能座舱系统,如果搭载在燃油车上,静止的时候完全没法使用。
 
有很多尴尬,电影看到关键剧情处,没电了;炎炎烈日之下,或寒风凛冽的时候,静止的车子里面根本就不能待人;卡拉OK唱得正high,被强迫下线了。
 
对于燃油车而言,那个12V的小电瓶,在静止的状态下,显然难以支持大量的具备一定功率的电器设备的使用。
 
3.燃油车,没法实时在线。
威马汽车CTO闫枫认为,一台燃油车最大的问题是待机时间的困扰,所有智能设备只有在通电的状况下才能保持实时在线,但一个小电瓶没法给汽车中如此之多的电器实时通电,以让他们保持随时在线。
 
为汽车做整车OTA的艾拉比的CEO芮亚楠,指出了一个燃油车OTA的苦恼。
 
因为汽车的OTA只能在静止的时候进行,如果要进行整车OTA的话,就意味着要让小电瓶和所有需要升级的部件通电。他们就会发现,由于小电瓶的馈电问题,电压不稳问题,会经常性地造成“系统刷写失败”。
 
这就是燃油车以及它的各个部件不能实施在线带来的苦恼。
 
总结
传统车企,如果想打造智能汽车,需要有清晰的关于智能汽车的定义。在这样的基础之上,重新构建自己的能力体系,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如果还是原来的汽车定义,核心能力体系也不改变,汽车本身的核心架构也没有改变,试图在外部供应商的帮助之下将燃油车“智能化”,这样的结果恐怕不会特别理想。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和丰田采购部高管直接会面!丰田硬蛋生态第一轮见面会圆满结束

9月10日,丰田硬蛋智能汽车生态华南区第一轮丰田&供应商见面会圆满结束!现场除了国内丰田采购部-部品采购科科长等专家,还有汽车生态伙伴高管亲临现场支持,共同探讨汽车供应链合作的无限可能性。

电压保护器件: 具有高ESD(静电放电)鲁棒性的车载以太网用贴片压敏电阻

TDK株式会社(TSE:6762)凭借新型(AVRH10C221KT1R5YA8)产品扩大了其车载以太网用贴片压敏电阻的产品阵容,该新型产品具有非常高的ESD鲁棒性,特别适合用于恶劣的环境中。

2019贸泽电子汽车传感器技术应用研讨会即将举办

专注于引入新品推动行业创新的电子元器件分销商贸泽电子宣布将于9月26日在武汉世茂希尔顿酒店举办“2019贸泽电子技术创新论坛暨汽车传感器技术应用研讨会”

智能网联汽车发展可观,长沙与华为鲲鹏强强联手?

与非网9月12日讯,在2019世界计算机大会期间,长沙市政府与华为签署了鲲鹏产业合作框架协议。

自动驾驶离我们有多远?L3 级别的还得等三年!

与非网 9 月 13 日讯,自动驾驶并没有想象中来的那么快,近期地平线副总裁、Auto产品线副总裁张玉峰就表示,L3级的自动驾驶2022年才会到来。

更多资讯
本田 EV 和智能电网的双向连接系统概述
本田 EV 和智能电网的双向连接系统概述

在法兰克福车展上,本田也发布了量产版的Honda E,还同时发布EV和智能电网的双向连接系统Honda Power Manager Prototype,这个设计是考虑实现V2G的功能,可将电动汽车和车主家用的微型智能电网相连接的双向输电系统,采用了两种充电接口CCS2和Chademo

有关 2019 年韩国先进电池会议的信息摘要
有关 2019 年韩国先进电池会议的信息摘要

上个月底,SNE Research组织举办了KOBC 2019(2019年韩国先进电池会议)这个会议顾名思义,主要探讨当前韩国Advanced Battery的状态,并讨论电池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安森美半导体在布鲁塞尔AutoSens展示与Ambarella和Eyeris合作推出的全集成车舱内监控系统

多摄像机系统采用安森美半导体新的RGB-IR图像传感器、Ambarella先进的RGB-IR视频处理系统单芯片(SoC)和Eyeris的车载场景理解人工智能(AI)

Stibo Systems荣获AuToPros Division“最受欢迎奖”

2019年9月10日至11日,在上海举办的AuToPros2019 汽车行业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制造决策者大会上,主数据管理(MDM)领域领先的独立供应商思迪博(StiboSystems)被组委会授予“2019最受客户欢迎软件服务供应商”的殊荣。 

还记得特斯拉的完全自动驾驶芯片吗?特斯拉目前已经开启了旧款车型改造计划

与非网9月17日讯,特斯拉开始使用新的自动驾驶电脑改造旧款Model S和Model X车型中的Autopilot 2.0 / 2.5系统,这将是一项大规模的改装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