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0日,河南郑州暴雨牵动全国人民的心,紧随其后蔓延整个河南的暴雨,又对人们造成巨大伤害。


新乡、开封、周口、洛阳……


一座座城市的警报,考验着人民,更考验着企业和国家。

 

 


这期间,有人奋战在一线救急救难。


也有保险员奔赴千里、定损、理赔,六天六夜没回家,年幼的女儿出来找爸爸,差点走丢。


好在,如今洪水猛兽已经平息,造成的种种损失与问题也在高效解决中。


当时社长就曾写过一篇关于车险的文章为大家进行解读(详情请戳这里),而在截止8月25日时,河南保险业共接到理赔报案51.32万件中,车辆理赔案件就达41.23万,约占80%,初步估损约98.04亿元,占总估损124.04亿元的79%。


目前,车险件数结案率已达86%,但仍有不少案件存在争议。


这当中,新能源电动车理赔问题显然极受关注。

 

 

暴雨期间为大家手机充电的新能源电车


按理说,保险这东西一贯都是“白纸黑字”,照章办事就好,但这场大水的爆发却将整个蓬勃发展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遗留”的巨大保险问题,推到桌面。


2020年9月19日费改标准后,车损险包含“涉水”问题,此后上险的新能源车与燃油车一样依法享有“水保”,咱们暂且不提,但此前的呢?


因为新能源车没有发动机,此前购险车主,基本都不会购买涉水险,毕竟人家全称可是“发动机特别损失险”,那就只能吃了哑巴亏?


难道我的车损,就不是车损了吗?


要知道,去年中国银保发布报告显示:新能源汽车的平均保费还比传统燃油汽车高出21%,但理赔问题,却一直争议不断。

 

 


不止有纯电动、增程式、补贴价格上险等各种说不清的扯皮,还有电池、自燃、刹车失灵、复杂路况造成车祸等种种敏感问题,难以厘清因果。


而此前因新能源车市场较小,保险没有细则时,主机厂基本都是退车换车,息事宁人。


但也有遇到硬刚的,要么车主吃了哑巴亏,要么闹得满城风雨。

 

 

 


甚至还有自燃产生的第三者责任险等问题,让车主、主机厂纷纷吃亏无数。

随着激增的车主体量,以及更为复杂的责任纠纷,主机厂显然是应接不暇,大家对进一步完善市场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所以今天,它来了。

 

 

 

01.  三年磨一剑


2018年8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第一次向行业征求《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示范条款》。


在那个新势力日以继夜被人唱衰的时光,能拥有一套商业示范条款,可以说是新能源世界的稀薄微光。

可惜的是,彼时的新能源汽车根本撑不起一个成熟的保险市场。

 

 

 

 

 

燃油车泡水的三种情况分别有不同处置方案


事情一拖再拖,直到李斌从“最惨的人”走出重症监护室。


直到理想、小鹏逐一上市。


直到新能源渗透率逼近10%、突破10%,在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1.9%的7月,逆袭增长164.4%,渗透率高达14.8%。


中汽协更直接预测,今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能达到240万辆。


不仅全世界的资本、科技巨头瞩目,保险领域更是不能再落后、也不能再放过这块“到嘴的肥肉”。


2021年8月,征求稿横空出世,原本模糊不清的许多内容,开始逐一厘清。

 

 

 

在解释这次征求意见稿里的保险条款前,我想先说说保险这件事。


本质上,保险就是一种契约经济关系,既是对于个体的保护,也是维持社会稳定运行的一种保障。


真要追溯起来,可能要从公元前2500年的古巴比伦王国派人从各家各户收集“救火”基金说起,这种分摊风险损失的办法,也一度推进了航海时代的发展。


毕竟,只要损失部分利润进行投保,就能避免一败涂地的风险,而给予保障的一方也会因为“积少成多”,维持平衡甚至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大赚特赚。

 


尤其是在1666年烧毁半座城市的伦敦大火,更让保险制度深入人心,此后火灾险、人寿险等等日渐普及。

不过,在咱们中国这片土地上,由于小农经济的过去,让保险意识的普及变得十分艰难,甚至一度成为“骗子”、“一人买保险、全家被套牢”的代名词。


但随着经济发展,平稳运行的社会制度,已经基本为保险正名。


老一辈念叨的社保、公积金,都源于此。


也正是因此,购买汽车保险的本质,就是由保险公司运作,让更多的人“集资”分摊单独遇险者的风险。交强险如是,车损险亦如是。


那么回到新能源车的当下,车主购买车损险,目的就是分摊自己的用车意外。然而事实却是,撞车自燃找车企、出了车祸还要找车企。

 

 

蔚来推出服务无忧


社长并不是为主机厂开脱责任,真要是承诺的产品质量问题,自然需要车企自己负责。


但事实往往是,最后将演变成车主和车企的扯皮之战!


因为双方是利益相关的博弈方,彼此互不信任,甚至不信任对方找到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而保险公司所提供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就在于,可以作为界定车主与车企责任的较为公正的第三方企业,并会为此做出足够多的细节条款,厘清所有鸡毛蒜皮。


一旦保险公司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新能源车主和准车主们,心里一颗大石头将落了地。


那么,再来看看这次征求意见稿里的条款,对不对得起车主们的期望。

 

 

02. 大改不多,小改不断

从前,新能源汽车的保险就是参照燃油车框架办事。


但这毕竟是连动力核心都不一样的两款车,油车最珍贵的内燃机不见了,新能源车取而代之的三大巨头:电池、电驱和电控,却得不到应有的保障,由此产生了一连串争议,比如:

 

 

 

 

 

 

费改后,车损险中内燃机等一系列保险,你收我钱办不办事、怎么办事?三电系统没有特殊保障、自燃、自燃后造成的第三方损失如何赔付,提都不提,我要你何用?可维修性以及电池衰减折旧率的损失比燃油车快很多的尖锐问题。

 

按补贴前标准售价投保,按实际付款的底价赔付,保险公司有自己道理,但我还是觉得很委屈……


针对上述种种,征求意见稿里提到的主要是三点变动。

 

 


首先,在原有保险格式下,总则界定了新能源汽车的定义问题。

其实在国家政策上,早就进行了详细的界定,所以对于保险行业来说,这次顶多算是“好饭不怕晚”。


而在总则之后,依然由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保险三大主险条款,配合通用条款、附加险条款和释义构成。


这当中,损失险正确界定了赔偿范围与使用场景。

 

 


显然,不论是自然灾害还是事故,不论你是把车放在那儿自燃、充电时自燃还是开着开着车火了,统统都在保险范围内。


车身、三电以及在保内的设备都予以保护,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三大件”了。

 

 


这一条之所以被拎出来强调一百遍,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

 

 

根据消防部门的《火灾事故认定书》中,起火原因为车辆自身原因引发的火灾,均属于车损险理赔范围。


也就是说,如果征求意见稿通过并采用,以后一旦发生自燃问题,急于追回损失的车主们再也不必去和车企计较什么电池质量问题,只需要走保险途径就可,车企当然也就不再背负“按闹分配”等压力。


其造成的第三方损失,也可根据相应险种进行理赔。


第二点,也是本次征求意见稿里更该最值得推崇的是专属附加险:对于外部电网、充电桩、甚至是智能辅助驾驶软件造成的损失都给予保障。

 

 

 

 


咱们暂且不论这部分险种的实际风险情况,单说这部分险种的存在就证明了有一大波“精算师”在认真研究新能源汽车的千百种状况。


并且,对于时代的变化,能针对本质上已经脱离汽车,却又与新能源汽车息息相关的派生产物充电桩、智能软件等设置专门险种,正说明我国保险行业在履行自己“分摊风险”的责任。


甚至于附加火灾事故限额翻倍险,还可能实现4倍、6倍和8倍的成倍级责任保障翻倍。


第三点,则是征求意见稿里针对传统车险0.6%的折旧率,进行了新的“算法”设计,区分了纯电和其他新能源车型的折旧率。


其中纯电折旧率较高,且价格越低折旧越快,毕竟电池占比较高。


而插电混合与燃料电池则因为电池比重略轻,所以折旧定为0.63%,仅高于传统燃油车的0.03%,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

 

且征求意见稿里规定,折旧价不得超过投保额度的80%,也就是说,就是10万元级别的车,100个月以后的折旧率也不会是82%,依旧拥有2万的基础保值。


相比之下,这条如果通过,其实最大的意义在于对新能源车折旧价的“认可”。


毕竟里面明确写清,电池衰减等问题,保险人是不负责赔偿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新能源车保险问题都已经得到完美解决。

 

03. 行动的价值大于一切

其实在这次保险的征求意见稿中,对于新能源汽车中“燃油发动机被一刀切”的情况,媒体们也是有所争议的。


毕竟,人家插电式混动汽车还是有燃油发动机的,因此这一细类的发动机涉水险“消失”也会影响到相应车主以及车企利益。


同样删除道路救援服务特约条款中的“送油”等服务,也没有适当结论。


以及当下大热的“车电一体”、“车电分离”等技术模式并没有相应条款,被十四五“承认”的换电,难道不配有姓名?


最后,众人更为关注的明显还是价钱问题。


新能源汽车险种是否会与燃油车区分定价?新能源汽车内细分品类又是否会区分定价,都还没有一个合理解答。


当然,社长可以看到,这一切的细则都在安排之中。

 

 

 

 

 


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也对媒体表示:预计在同等保障程度条件下,相较于传统车险,新能源车险的费率可能会高一些。


因为新能源车险条款带来的,不只是新能源车险售价和保障上的意义,更是它承担社会保障责任并推动社会进程的作用。


因为,只有当它扛起一部分责任时,车企的能量才能得到释放,才能更专心去做更重要的事,打赢这场中国汽车界的翻身之仗。


当然,留给保险公司们的时间也并不多,因为卧榻之侧,亦有他人酣睡。


2020年8月,特斯拉成立了“特斯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

 

 


它的经营范围就为保险经纪业务。


事实上,早在2016年,特斯拉就在澳大利亚和香港启动InsureMyTesla计划,入场保险竞争局。


2019年8月,特斯拉在美国加州正式推出保险业务,还凭借对自身汽车的数据优势,表示其保险产品将在价格上低于行业价格20%-30%。但目前只支持加州用户,未来还将拓展至美国其他州。


不止是特斯拉,车企们对于汽车保险也并非“秋毫无犯”。


2012年,一汽集团成立鑫安汽车保险,定位正是车险服务提供商,广汽丰田、广汽本田也有众诚汽车保险这一合作渠道。

对于整个汽车保险行业来说,车企们既是亟待拯救的小白兔,也是跃跃欲试的“大灰狼”,然而这背后或许笑最开心的是利益得到保障的车主大人们。


虽然这次的内容还只是征求意见稿,一切还没有定数,但至少已经看到了曙光。


所以,之前对新能源还不放心的你,会购买一台新能源汽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