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2022世界集成电路大会干货重重——“IC之都”秘诀与产业周期冷暖

2022/11/28 作者:顾子扬
阅读需 20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2022年11月17日,2022世界集成电路大会同期的“半导体投融资论坛暨安徽省投融资对接会”在合肥举行。本次论坛由合肥市投资促进局和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承办。同时,由石溪资本孙坚现身主持。

与会嘉宾包括来自安徽省、合肥市相关部门的领导、在半导体方向上有所建树的投资人、相关半导体公司的负责人,及全国各地的业界代表和媒体代表。

在安徽省科学技术厅副厅长李国阳先生看来,2022年世界集成电路大会半导体投融资论坛暨安徽省投融资对接会是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集成电路产业是信息技术产业的核心,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的产业。据统计,近五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8%,近20%,2021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再创新高,并首次突破万亿元,达10458.3亿元,同比增长18.2%,特别是在设计、制造、封测、装备、材料全产业链环节都取得了诸多创新的成果,各个参与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都不断地提升。

李国阳从科技厅的角度出发,称将发挥安徽独特的科创和产业优势,坚持原始创新、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和制度创新的打通融合,走引领型发展的道路,强化集成电路发展定位,为安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注入不竭的动力。同时,紧跟产业、服务产业,深入了解产业发展过程中真正的堵点、卡点和难点,“真找问题,找真问题”来协同攻关,共同解决面临的核心技术相对还薄弱的问题。

合肥市委常委袁飞,则从合肥的角度,分三个方向进行了现场汇报——一个是科创与产业发展,二是产业发展策略,三是实践案例。。

战略上将战新(战略新兴)产业作为转型发展的重要抓手

谈到科技创新,袁飞认为现在越来越强调科技创新在战新产业当中的位置,包括集成电路。在这些产业中,其实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更多来源于创新能力,来源于科技成果。一般来说,地方的科技部门,统筹产业资源、科技创新资源的能力不强。因此,合肥成立了高规格市委科创委,通过大半年时间解决了很多体制、机制问题,充分挖掘了高校、研究机构和科研院所团队或老师的科研成果,这也成了合肥产业发展当中的一个特点。

另外,还有科研经费“包干制”的创新。2021年,新增参保大学生数量达26万,这代表着目前合肥在高层次战略性新兴产业人才供给的一定优势,正好对应到现在这些产业的需求上。同时叠加合肥生活成本的相对低下,对人才的吸引力成了突出的优势。

对应到去年国家十大科技重大突破中,合肥则占了四席。另外有一些数字也有所体现,今年科技型中小企业入库8272户、增长68.6%;高企总数超6000户,在全国很多城市中已经排在很前面了;上市公司,今年落会的加上已经发行的,大概已经有12家到13家;合肥上市的数量在全国的增长速度非常快,科创板16家,在全国省会城市里面排在第2位,在全国城市排在第6,这比合肥城市的排位要高很多,合肥市去年GDP总量在全国排在第19位,像这些指标远远超过了其GDP排行,这体现了十足的后劲。

谈到合肥市产业结构之变,江湖上有很多说法,他们自己总结下来是“芯屏器合”、“急终生智”,芯片、集成电路放在第一位,包括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等,这也是合肥产业的一些特点。

通过一手抓新兴产业培育壮大,一手抓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合肥产业结构中,目前战新产业占比占整个工业占比接近60%,这个产业结构在全国鲜有,基本上都是战新产业,后劲十足。

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情况方面,合肥目前大概有350家集成电路企业,产业总体上比较完整,从制造、封装、测试、设备材料等等,规模非常强。2021年合肥的集成电路竞争力排行全国第6。相比之前,这几年的增长速度确实非常快,而且后劲很足。这是合肥在产业当中解决“卡脖子”问题的优势地方,比如有的芯片设计企业体量并不是很大,但是含金量很高。

战术上高位布局“领军企业-重大项目-产业链条-产业集群”

袁飞提到,合肥先抓住了一些很偶然的战略机遇期,抓住了一些特别重要的龙头骨干企业落户,在这个基础上再延伸产业链、形成产业集群,再发展起来,这是合肥发展的很有特色的方向。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不管是从显示、集成电路还是新能源汽车,基本上都是这个套路,在资本的引领下或者在资本的支持下,合肥抓住了战略机遇期,产生了一些重大项目,从领军企业到重大项目。

招商引资是合肥的看家本领,合肥的产业基础比较薄弱,跟周边城市,和跟现在盯住的同类城市,万亿城市全国24个,省会城市,包括长三角的万亿城市,合肥产业基础和规模比较弱,原来也没有什么优势产业,合肥最早是钢厂、纺织厂,后来都没了。我们现在形成的产业格局基本上都是通过招商引资,通过投资拉动,产生新的产业结构。

袁飞坦言,在招商的过程当中确实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打法,这种打法更多的就是投行思维。一个项目,从尽调开始,对项目做特别清楚的了解,这个项目风险在哪儿、机遇在哪儿,在不同的环节应该怎么支持它,而不仅仅是通过招商引资。传统的招商引资是企业来了,给多少钱给多少地。合肥现在把招商局改了,没有招商局,叫投资促进局,名字改了,体现了思维方式的转变,希望企业到合肥来,合肥有这么多的产业资源,有上述提到的人才优势,有区位的优势,还有政府的创新理念,包括在投资方面的经验和能力,希望企业到合肥来以后能够享受到这些资源,能够在合肥长出更好的空间。所以,更多的是“合伙”的概念,企业到了合肥以后,是跟合肥这座城市合伙,合肥会提供什么,有人才、市场、产业链、投资要素,这是合肥目前的打法。

同时,合肥国有资本的运营经验,确实也形成了自己的打法,背后其实还是理念和能力。

从投资的角度去支持企业发展,包括伴随企业成长的不同的过程中用什么样的手段去支持,这个事情不是简单的思维方式能够解决的,必须要领导层,思维要够开放;下面还要有一批真正“打过仗”的人,真正投过很多项目,而且真正看着很多项目起起伏伏,甚至经历过很多失败的人,他们跟企业之间才能真正找到共同的价值观,才能真正在企业需要的时候,给企业“雪中送炭”,提供他所需要的东西,这确实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不光是大项目,还有中小型项目、创新型项目,现在部分开发区县区公司也在成长起来,袁飞希望合肥不仅仅是市一级的平台,也希望县区平台进一步百花开放,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号召得到响应的背后,是大家对合肥投资理念的认同,他们也去了很多城市,给钱的城市也很多,合肥在理念上还是有自己的特色。

袁飞还提到,希望跟合肥有合作的继续扩大规模,没有合作的,希望下一步能尽快携起手来合肥在集成电路等战略新兴产业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其中国有资本的贡献功不可没。在国有的基础上,也是希望跟更多的专业的投资机构能够形成更广更深的合作,充分利用双方的资源和优势,实现各方共赢。

华登国际管理合伙人张聿先生分享了《拥抱变化,迎接硬科技行业变局》的主题演讲。张聿认为最近两年见证了其从业二十多年来变化最大的一段时期。

从表象上看,整个一级市场投资节奏大幅放缓。回到集成电路行业本身,去年是产销两旺,供不应求,尤其是汽车芯片。今年则是消费类芯片大幅缓解,有的消费类芯片甚至还有大幅的库存要去消化。当然汽车芯片在某些品类上还是持续紧张,持续程度尚未形成统一看法。

具体来讲,张聿的看法是“涨的有多高,下的就有多快,这个世界是平衡的”。变化的表象背后,有一些产业的核心驱动因素是没有变化的,比如技术创新、技术推进,包括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还是在持续的作用,这些是稳定性因素,但是因为它过于稳定,媒体价值不高,鲜有报道,但它往往是不确定中的一个支点。

现在看到这些不确定性,大家也很熟悉,主要是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经济、国际形势变化,这些在过去30年到40年中,都未曾出现类似的境况,因此让人无所适从。

张聿总结了几个方面值得大家关注,一是集成电路行业、半导体行业本身是有周期性的行业,所以从行业本身的周期来看看,在上升或者平缓的过程中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应对。二是集成电路行业往往是随着大的电子类行业的变化而变化或者说驱动,现在有一个很大的行业,能源行业,甚至可以说能源革命,在能源革命的基础上,对集成电路,对整个硬科技未来十年乃至更远,会产生深刻的变化,那怎么去抓住这些机遇或者说认识它的重要性。最后一点,对集成电路行业影响很大的是逆全球化,现在有这个倾向。

从周期性来看半导体行业

首先聚焦到行业周期,大家第一感受是二级市场的股市。原来的估值大家有不同的意见,现在相对统一一些。根据几个月之前的统计,科创板上半导体行业占30%,这是非常大的比重。科创板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33%、57%、76%,这也是在A股各个板块居首。这些企业并没有受股价的影响那么大,也没有受周期影响那么大,这些龙头还在细分行业高速增长。而要在变化里头找到分析的锚点,张聿觉得还是要看长期周期性行业的红利。

合肥是科创中心,同样,合肥成为最牛VC是有原因的,他抓住了锚点,他很慢,他也不为媒体所关注,但是他抓住了创新和行业发展趋势,往往就能把握住一些脉络。它并不受股市高低和其它方向的影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总是觉得去年全国投资火热,今年投资没那么多,会不会对行业有很大的影响?其实不会,为什么不会呢?资本、资金投的钱和行业本身投资金额完全不能相比。比如说台积电,他每年要投1000亿美金,而把所有基金加上看看投多少,一旦从投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就知道投资机构的这些资金不是主流,主流是跟上这些大的资本开支,他们按照摩尔定律,按照技术创新的节奏一步步往前走,关键是要看到巨头的节奏是什么样的,投资机构配合上,然后时刻保持对他们技术方向的关注。

另外是技术,他们有他们的技术路线图,过去多少年,这个行业按照摩尔定律一代一代的全球合作,把这个技术路线图往前推进。这个趋势现在还在,不管变化是什么样,我们能看到一定的节点,它技术在那儿,市场起来才可以。这个行业是资金驱动+技术驱动的双轮驱动的过程。

在行业调整周期中,张聿认为会有很多的机遇窗口,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投资都是在调整周期投的,这在全产业链凝聚了共识,不光是集成电路行业,还包括下游客户。同时,去看看科创板细分龙头的增长,无论经济好坏,这些厉害的企业持续在增长,这就是好企业,好企业在估值低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些机会。

大家提到投资策略会不会有一些调整,泡沫期有一个标题叫“以梦为马”。真的是这样,特别是有些大芯片,有些企业可能要五到八年,要海量的钱去投资,才有结果。还有一些周期收益的企业,如经常讲旧金山淘金热的时候,卖铲子,卖牛仔裤,这些企业相应收益会比较多。在泡沫期,像那种快速做的产业比较占便宜,在调整期往往是做工业,需要长期打磨的企业相对收益会多一些,因为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慢慢地发展。调整期还是有一些高增长的企业,比如能源产业。不利的因素也有,泡沫期,公司一年平均工资上升30%到50%,调整期则没有这个问题。

总的来说从投资机构来讲,投资的节奏放慢了。创业者,投资机构的钱还在账上,去年非常热门,融资也融的非常好,今年只是第一年投资期,往往基金有三年投资期,只是他比较谨慎,现在钱还在,这是比较简单粗暴的结论。

集成电路行业基于能源革命的机遇

张聿代表的投资机构认为,在新能源车、光伏方面有很大的机遇,所有投资机构都在说这两个方向。从宏观的角度看,欧洲、美国、中国都在经历能源产生方式、使用方式、储存方式的巨大变化。在这个变化点上,煤、电的革命促生了机器、电力电子行业的发展,到现在能源又有新一波革命。在这个情况下,它其实不光在新能源车、光伏,使用方式、储存方式都有长远深远的影响,这方面是长期的机遇。这也反映了需要保持长期的定力,需要抓住技术发展方向,持续耕耘,最后才会获得理想的成果,这是自然而然的。现在态势不好的时候,其实充满着希望,因为只要保持一个长期的观点,过五到八年,这些行业它会起来的。说白了,要有长期的观点,要从产业链看企业的价值。

逆全球化低效,但不可避免

最后谈到逆全球化,张聿认为这个趋势是不对的,但不管你多抗拒它,它都在发生,为什么不对呢?这是重复建设,效率会降低,中短期供应会失衡,对流动有阻碍,最后反映在成本上升,这个成本上升是全球的问题。半导体行业二十多年,以前有周期性的涨价,个别品类的涨价,但是所有品类的涨价,二十多年中,只有去年那一次,这和逆全球化可能有关系。半导体行业过去三十年到四十年,大家非常适应——成本不停地下降,售价也是不停地下降,产品次年一定会卖得更便宜,这是过去二三十年的“金科玉律”,但在去年被打破了。有些行业朋友们认为这是短期现象,但张聿认为未必,有可能半导体行业以后芯片涨价也会再发生或多次发生,建议大家做好准备。

在张聿看来,半导体行业一定要关注客户,即下游产业,讲白了就是整个电子制造业生产链,尤其像苹果、华为、富士康这些企业。数据显示,2021年消费电子市场超过万亿美金,国内市场大概是2500亿美金,出口3000亿。国内制造大概是5500亿美金,显然超过了一半,出口承压。同时要仔细关注战略节点期,苹果去年销售3600多亿美金,富士康是2000多亿美金,华为接近1000亿美金,苹果正在重新分散供应链的风险。

张聿总结道,现在这个行业只是从火热的夏天到了秋天,以前还经历过“冰河”阶段,但是“冰河”阶段那些企业现在都非常成功。有的时候经历过艰难困苦的日子,才能成长,才更茁壮。只要经历过这些行业的周期,坚信自己技术的创新,会推动经济生产效率的发展,就不用担心。相信技术、相信团队的能力,那这就是机遇期。回归产业的本质,坚持就是胜利。

结尾

在本期半导体投融资论坛暨安徽省投融资对接会上,发表精彩讲话的除了李国阳、袁飞和张聿外,还有多位嘉宾在各自擅长的领域抒发己见,包括芯鑫融资租赁轮值总裁袁以沛先生、元禾璞华合伙人祁耀亮先生、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潘伟先生等等。

在下半场的圆桌对话环节中,还有多位重磅嘉宾参与深度讨论,包括安徽省半导体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王厚亮、合肥市产业投资董事、总经理江鑫、芯原微创始人兼董事长戴伟民、赛迪顾问副总裁李珂、中泰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兼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王芳等等,共同研究新时期半导体领域新投资机会和领域,探讨投资者如何抓住机会,迎接行业变局。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