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四大趋势
    • 招引建议
    • 总结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后疫情之芯片产业招商攻略

07/18 11:29 作者:芯谋研究
阅读需 11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疫情为全球以及中国半导体增添新的变数。解封后芯谋研究做了大量调研,此后又在IC Nansha峰会与诸多企业家交流,一个新趋势越来越清晰:中国半导体产业即将在地理上开始新的布局。

这一波半导体产业迁移,有显性和隐性两个因素。显性因素是疫情反复,半导体相关供应链陷入高度不确定性中。中国的经济版图太大,半导体产业等供应链又太长,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确实太大。企业家不得不寻找相对确定性——多中心布局。

而隐性因素则是产业规律使然。首先,半导体产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绝对主流产业,全国多数省份的十四五产业规划,将半导体列为重点发展产业;其次,芯片几乎是所有制造业的重要零配件,在终端产品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尤其汽车更明显。而制造业向自己的零配件延伸是再正常不过市场规律。这一趋势已经被诸如手机、互联网、汽车等多个领域反复证明,这也确保了未来几十年保持相对高成长性;最后,半导体几乎是唯一一个没有完成国产替代的支撑性产业,产业地位重要,投入巨大,国家必然会长期、高度支持。 

所以,已经聚集了足够扩张能量的半导体产业,在疫情的催化下,向全国开枝散叶是必然趋势。那么,这次迁移有哪些特点?哪些地方可能受益?针对这次半导体企业的多点布局,地方政府在招商中又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 

 

四大趋势

一,节点型区域中心城市将成为半导体流入的热点。

此前企业落地优先考虑地方产业基础,现在多中心分布的需求下,地理位置与物流、人流安全成为重要考量因素。因此,那些产业条件一般,但交通比较便利的中心城市将迎来机会。

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实力强的半导体大企业不愿意去条件一般的地方落地。但疫情交织经济下行,优质企业也不得不放低身段。它们首先考量的是,如何保障安全、降低成本、提升效率。上海之所以是半导体产业的绝对高地,除了产业积累和营商环境之外,便利的国际机场和国际港口也是重要吸引力。疫情之下,交通风险大增,人流、物流交通安全的重要性大幅上升。所以拥有空港、海港等便利条件的区域中心城即便产业基础一般,可以根据自身特点,抓住“患难见真情”的良机,拿出诚意争取成为一个供应链节点。比如当初合肥之于京东方、蔚来。

二,终端制造实力雄厚的地方将成为半导体流入的热点。

疫情对那些整车、手机等终端制造实力较强的区域造成严重干扰,这些区域认识到需要为供应链配备“备胎”,因而这里的园区有更强烈的招商动力,也能拿出较有力的优惠政策吸引企业入驻。譬如疫情对上海影响很大,对终端制造实力雄厚的广东也造成严重的影响,这让广东看到了补链必要性。

所以,汽车产业尤其新能源汽车比较发达的地区,应该积极响应本地终端企业打造供应链B方案的趋势,招引半导体产业入驻。

三,环上海的长三角地区因地理之便,将批量承接溢出企业。

上海周边很多城市属于环上海一到两小时高铁车程范围,这些区域制造业发达,很多地方本身拥有芯片上游产业基础,如半导体零部件、结构件等,相当多的地方经过前期的投入,本地半导体产业接近步入正轨,进入快速增长阶段。相比粤港澳大湾区终端比较强的优势,长三角在衬底材料及外延、湿电子化学品、大宗气体及电子特气、光掩模、包封材料、引线框架、封装基板、半导体设备及零部件等支撑配套领域较为完善。在半导体工厂设计、建设等方面的工程团队也较为聚集,且大多是自发形成的。所以在人力资源、产业基础等方面条件更为成熟。在上海企业多中心分布的需求下,更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很多芯片企业的选择可能就是这些周边城市,既能降低供应链风险,也能比较便利地满足总部与分公司之间的人流、物流往来的需求。

四,半导体随链主迁移成为趋势,有链主者得天下。

产业链越长、价值越高的产业越容易遭受断链重击,更需要“备胎”。尤其汽车芯片以及半导体平台企业,如Foundry、IDM、封装等制造企业,都是具有带动整个产业链迁移的“链主”。招引这样的企业有事半功倍之效,引来一个链主,就等于引来一整条产业。譬如济南的半导体项目就与比亚迪整车项目几乎同时落地。这些产业落地,又连带着电池、材料、机械制造等一连串产业。

所以有实力争取平台企业的地区,要将招引优势最大化地发挥出来,依靠链主,顺藤摸瓜,全链招引,应招尽招。

 

招引建议

第一,地方政府招商要积极主动,高举高打。

或许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目前是很多地方发展半导体稍纵即逝的机会窗口,只有诚意足够才能招引到优质企业。所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亮出王牌。以往经验来看,负责招引工作的领导的职务高低,与招引企业的质量和体量密切关联,所以一旦决定招引半导体企业,就应该由省级领导、地方最高领导出任招商小组组长。具体而言举办高规格的产业会议是快速有效的方法,一为聚拢产业资源,二为探讨地方发展方略,三为地方招引造势。唯有如此,才足见真心,才能吸引龙头企业入驻。

第二,联合本地终端企业,从终端向芯片发力,沿链招引。

在疫情之下,终端企业的供应链每增长一分,风险就增一分,这已经成为终端企业的现实困难。地方要针对本地终端企业的痛点,联合本地终端一起完善本地芯片供应链,招引终端的供应链企业。这样招引有较强的针对性,可以解决芯片企业落地后的市场问题,也能更好培育地方产业生态,增大招引的成功率。

第三,招引工作要急人所难,要有针对性的特殊政策。

现在正是产业的艰难时刻,有些企业遇到困难,地方政府应该主动帮助企业解决难题。此次疫后,不少地方政府在科学考量下,为上海人的出行给予人性化待遇。为上海一些企业的人流、物流给予政策便利,给予上海企业高管免隔离待遇,这体现了地方政府的专业与担当。既有利于地方经济的发展,又有利于地方政府与上海企业增进友谊。患难见真情,服务意识也是招引工作中的重要加分项。 

第四,地方招商要与企业多做互动,要多登门拜访。

招引企业其实就是地方与企业谈恋爱,双方只有深入交流,相互了解,才可能情投意合,走到一起。不见面不接触,不深入恳谈,就成不了朋友。地方招商其实也是地方的自我推销,酒香还怕巷子深,地方干部要热衷于推销自己,要像真的推销员一样,跑断腿,磨破嘴,介绍区域优势,地方政策,才能打动企业。

第五,地方招商,帅才先行。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产业里的核心人才,有着广泛的号召力。他们既在同行之中有强大凝聚力,又在资本和市场中是项目成败的保障。所以,引进了解产业、熟悉产业,具备广泛产业资源的核心人才,作为在当地建设半导体产业集团的发起人,既是本地招商大使,又是产业资源的聚拢者,也是地方推动项目的抓手。

 

总结

或许有人认为疫情对半导体产业链外迁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以为疫情迟早总要过去。但是这次疫情绵延三年,至今没有结束的兆头。一旦某地出现疫情,供应链与上下游企业就受到很大影响。企业最害怕的是不确定性,它们宁愿付出额外成本,也要买来一个确定性,也不愿坐等一个虚无缥缈的愿景。这两三年来,产业界最大的教训就是从零库存、低安全冗余的幻想中清醒过来。在芯谋研究对半导体企业做的问卷调查中发现,63.64%的企业计划转移上海部分功能,在异地设立分部。

或许目前不少地方遇到财政困难,在招商时对投入回报率和回报周期有较高预期,因此长线项目会被押后。但是我们要明白,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的高度,挂在低处的果实已经采摘将尽,只有半导体这种挂在高处,难以采摘的果实还有机会。高速增长的新兴产业往往是相伴相生的,它们哪一个都离不开芯片。因为疫情,因为供应链安全,它们和半导体被更紧密地捆绑在一起,所以为了明天的增长只有迎难而上。今天很难,明天会更难,现在不做,将来更没机会。

最重要的是,半导体产值年年创新高,它已经进入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它已经是一个大象级的存在,它不可能一直局限于产业高地而不向外溢出,它也不可能一直对基础一般的产业洼地过门而不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从来是历史必然,现在如何顺应这个趋势,无论筑巢引凤,还是修巢留凤,就看大家如何各显神通了。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