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01、交易失败后,真的有人受益吗?
    • 02、多元化供应链还是建立本土产能?
    • 03、并购热所以并购难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叫停那桩半导体收购

11/25 09:22 作者:半导体产业纵横
阅读需 11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作者:六千

这个11月,半导体公司之间的并购、收购进展不顺。

11月9日,德国联邦经济事务与气候行动部表示否决北京赛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的瑞典分公司赛莱克斯(Silex)并购位于多特蒙德一家芯片制造厂埃尔默斯(Elmos)的计划。德国Elmos位于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多特蒙德市,本次收购的主要是汽车芯片制造产线相关资产。11月10日,赛微电子发布公告,表示对这一最终正式决定深表遗憾。

不久后,11月16日,原本尘埃落定了的安世半导体收购英国晶圆制造厂Newport Wafer Fab(以下简称NWF)案徒增变数。安世半导体接到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正式通知,要求安世半导体在一定的时间内按相应流程至少剥离NWF86%的股权。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在对这笔交易发出的“最终命令”中称,安世半导体拥有英国的技术和专有知识可能构成国家安全风险,并削弱英国在该领域的自身实力;NWF在半导体行业所处的位置会给英国半导体产业带来风险。

近两年的半导体并购案多发生于半导体产业中游,且在设计、制造和封测三个环节中前两者比重更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当涉及制造设备材料等重资产因素,受到市场因素和非市场因素双重影响,并购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两起交易被叫停,背后是什么信号?

01、交易失败后,真的有人受益吗?

诚然,在突然来临的缺芯潮中,建立本土产能成为共识。受各种因素影响,半导体企业的运营面临多方面的考验,制造环节从境外获得原材料难度增高;运输环节过去无缝连接、环环相扣的跨境物流配送管理系统受到考验,航运和运输成本屡创新高;以及依赖他国的关键货物和大宗商品供应保障产生担忧等等。正是出于这种考量,半导体本土生态圈成为热门,这也是上文提到的交易被叫停的重要原因。

各国政府都表示不通过收购是为了“产业安全”,但这对当地半导体真的好吗?

鉴于这些交易被叫停的长期影响还需要时间,我们可以先来看看交易的短期后果。直接来说阻止半导体收购会直接影响当地的就业情况,半导体产业对就业的推动作用十分明显。美国今年通过的《芯片法案》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创造美国本土的就业机会。多特蒙德市长曾批评说,如果对Elmos的收购被禁止,多特蒙德将有225个工作岗位面临危险。NWF员工协会11月21日写信表示,英国政府的决定令他们的生计受到威胁。“我们无法相信政府已经决定要求安世公司出售他们在纽波特的半导体工厂。”信中称,“我们同时也感到愤怒,因为这一决定在暗示我们团队的成员可能以某种模模糊糊的方式破坏了英国国家安全”。

这些被收购的企业原本可以通过资金的注入重新拥有活力,但显然被叫停甚至被要求撤销的收购案给当地就业带来了混乱。

影响就业之后,也将不利于发展地方经济。NWF员工协会的信中表示,安世半导体公司对该工厂进行了大量投资,是个好雇主,在英方做出上述决定之后,会极大影响外企在英国投资的意愿。原本安世半导体的出现会挽救NWF,安世半导体称“我们把一家投资匮乏的公司从崩溃中解救出来。我们偿还了纳税人的贷款,获得了工作、工资、奖金和养老金,并同意自2021年初以来在设备升级方面花费超过8000万英镑。这项交易也受到威尔士政府的公开欢迎。”但英国政府的“悔棋”打乱了NWF重新步入正轨的规划,现在NWF的未来又陷入未知。

对于Elmos来说,原本Elmos将打算将晶圆代工厂出售给MEMS公司Silex ,然后转变成无晶圆厂。随着交易被喊停,德国Elmos只能表示遗憾,并称“此次交易本可以引进新的MEMS技术并在多特蒙德工厂进行重大投资,进而加强德国的半导体生产。”此次交易从2022 年1月提交了计划,经过约 10 个月的审查过程,原本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气候行动部向有关各方表明了附条件的批准,并提交了批准草案。但随后宣布的禁令在审查期结束前立即决定的,没有提供Silex和Elmos所需的听证会。这段时间对企业的时间、精力的耗费,又需要多久去恢复呢?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这些收购失败的案例为当地半导体产业以及经济带来的考验更多。

02、多元化供应链还是建立本土产能?

事实上,在全球供应链重构的时期,多元化供应链还是建立本地产能哪一点更好仍有待商榷。有观点认为,供应链布局要多元化;也有观点认为,应引导产能转移回本国或邻国。

对于半导体公司来说,他们通常会出于多重因素考量,去构建自己多元化的供应链。高通产品管理副总裁Ziad Asghar接受采访指出,高通将维持多元的供应商策略,针对供应商的选择并不会只集中在一两个,而是会考量综合的状况来决定。对于半导体公司来说,对供应商和投片的规划会考虑技术能力、成本结构、产品类型等不同因素。决定合作的对象及投片多少,是综合性的决策过程。近年来,不仅高通坚持多元化分散供应商的做法,联发科也表示会采取多元供应商策略提供全球客户需求。多元化的好处,不仅仅是成本的最低化,还包括可以分散风险,以及当现有供应链的安全受到威胁时,可启动备用采购计划。

相对来说,坚持本土化产能的多为政府部门。以台积电的遭遇为例,虽然多个国家都在渴望台积电能够到本国建厂的同时,这些国家也同时在思考如何让半导体供应链完全本土化。但结合实际情况来看,所谓的本土产能短期看不到成效。以美国为例,在吸引台积电到亚利桑那州建厂后,苹果宣布未来将采购美国生产的芯片。这乍听之下是跨出一大步,但被媒体指出这更多的是为了商业宣传。因为台积电亚利桑那州新厂为5纳米制程,到了2024年投产之后,5纳米已不算是最先进制程,届时也不太可能会被苹果最新iPhone采用。如果单就产能来看,亚利桑那州厂2万片的月产能,与当前台积电整体130万片的月产能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

在复杂和高度依存的全球价值链中,全球半导体企业早已深度融合,要使供应链完全本地化,将付出巨大的经济和技术成本。因此,半导体产业的完全本土化,是不切实际的,这就导致新的“全球本土化”正在半导体生态圈发生。美国正在与主要战略合作伙伴,及三星和台积电半导体大厂协作,融入当地的半导体供应链及产业生态系统,这些生态系统和供应链会被安全地包围起来,这就是所谓新的“全球本土化”。归根结底半导体是一个全球化的生态圈,美国数百亿的补助,对于全球市值前十大的台积电或三星等超级大厂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大,而“全球本土化”最后笑的会是谁呢?

03、并购热所以并购难

看起来半导体公司之间的收购、并购难度正在增加。今年,英伟达对Arm的收购宣告失败,环球晶圆收购德国世创也宣告失败。但同时,半导体公司之间的并购、收购热度并没有减退。IC Insights发布报告显示,仅2022年上半年,半导体行业并购总额就达到了206亿美元。这一数据表明了并购、收购在半导体行业是常态化的操作。

并购热是一直存在的,那么现在并购热怎么遇到了并购难?

英伟达对Arm的收购遭到了多国监管部门的审查,英国和欧盟的调查最为深入。监管部门普遍认为,合并后英伟达将有能力和动机,损害其竞争对手的市场竞争力。例如,英伟达可能会限制Arm知识产权的使用,并损害相关产品之间的互操作性。环球晶圆董事长徐秀兰也表示,全球半导体产业都已经意识到,多重多轴的挑战正同时到达。这反映了整个半导体行业对垄断的谨慎。

对于半导体头部企业来说,并购、收购有利于不断扩大企业规模,拓展产品线,发展新的技术从而打造企业生态,被打断或许问题不大。并购难是行业反“垄断”的表现之一,但如果半导体产业没有并购,整个半导体产业的创新和健康运行也会受到影响。

并购难与并购热并不矛盾,如果是为了产业正常秩序考量一些并购案的失败可以接受。但对于一些失败的并购案,其本质到底是为了产业的健康发展还是另有其他想法只有做出决定的人才能知道。

在半导体产业面临着独特而艰巨的挑战的当下,高水平的全球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关键。只有通过塑造良好的伙伴关系,加强全球合作才能应对这些挑战。发展本地半导体,叫停半导体收购未必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