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增强,中国本土芯片产业或从中受益?

2018-12-07 18:09:42 来源:EEFOCUS
标签:

 


12月2日,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都被中美就关税问题达成共识的消息刷屏了。虽然用惨痛代价换来的和解让我们松了一口气,但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心中仍有隐隐的不安,觉得这可能不是一个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发生在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摩擦或许将成为未来的一种常态。就在11月29日珠海举办的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2018年会暨珠海集成电路产业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我们听到与会的多位嘉宾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与此同时,嘉宾们也表示,贸易摩擦于本土芯片产业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它让我们意识到芯片这些核心技术的缺乏成为我们受制于人的一个重要砝码,从而在举国上下达成了一种共识,我们要有自主研发的核心芯片,做到国产替代,这个目标也许需要10年、20年才能实现,但是一定要实现。

要实现上面的目标,本土芯片设计业当自强是自然,但也离不开产业链上下游的支持和配合,任何一环的缺失都可能让这个产业功亏一篑。刚好本次论坛期间的受访企业均来自芯片服务业,与非网记者与多位发言人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其中不乏睿智洞见,让我印象深刻的有几点。

IP的价值
Mentor公司CEO Walden Rhines的主题报告中,与业内盛传的芯片业已经是夕阳产业的声音不同,他认为芯片设计业还远未到成熟时,而只是刚刚开始,未来还将有蓬勃的生命力。魏少军教授报告中的最新数据也印证着这一点,2018年中国本土注册的芯片设计企业达到了1698家,比去年的1380家多了318家,数量增长23%。这种快速增长有几方面的因素使然,一是产业迁移的一个结果,二是中国对芯片产业的政策带动,三是应用和市场对芯片产品的需求刺激,四则是我想谈的一点,即芯片设计业的进入门槛似乎越来越低了,这一方面源于产业的人才培养和技术积累,另一方面也离不开IP企业的发展和贡献,最典型的例子是Arm,它的内核让更多数字芯片创业企业得以更轻松的加入战局。

 

受访人从左至右:摩尔精英CEO张竞扬,索喜科技高端定制SoC事业部亚太区总经理刘珲,新思科技全球资深副总裁暨亚太总裁林荣坚,Silvaco公司中国总经理房敏,Silvaco公司CEO David L.Dutton,台积电(中国)副总经理陈平


对此,全球第一大芯片接口IP供应商新思科技全球资深副总裁暨亚太总裁林荣坚称,“事实上我们在和客户沟通的时候,有两样东西是最早和客户有接触的,即IP和验证的硬件,因为客户在做设计之前,在确认产品规格时就要解决它的IP,也说明IP的重要性。”林荣坚还提到了一个软IP的概念,软IP更多是帮助实现完整的验证。而不管是硬IP,还是软IP,新思科技的方向很明确,IP做的是服务,要提供服务,仅靠一家的力量没法办到,为此,新思科技通过本地化的方式,寻找很多合作伙伴,加上不断充实的IP产品,来帮助客户。

同样是EDA工具厂商,Silvaco公司在两年前开始涉足IP业务,该公司中国总经理房敏介绍,“我们收购了3家IP公司,收购进来的团队非常优秀,是顶尖的团队,为一些顶尖的客户提供服务。”Silvaco公司CEO David L.Dutton则表示,“IP是我们增长最快也是最重要的新增业务”。同时他也指出,“我们看到中国市场及工程师擅长复用 IP模块,从而把精力放在芯片的核心领域部分。提到复用的概念,Silvaco也从与包括恩智浦、德州仪器等公司的合作中获取成熟IP模块进行复用并把它们商业化授权给我们的客户。如借助恩智浦在汽车领域的优势,Silvaco有很多汽车IP来自与恩智浦的合作,并让我们的客户能从中受益。同时我们也有很多的处理器IP,是Arm认证的合作伙伴,并提供大量的Arm处理器外设的控制器IP。”

 

受访人从左至右:锐成芯微CEO向建军,Mentor公司CEO Walden Rhines,Arm中国产品研发副总裁刘澍,Mentor中国区总经理凌琳


全球最大晶圆代工厂台积电也做了不少IP相关的工作,台积电(中国)副总经理陈平介绍,“台积电所做的IP和上面两家公司有所不同,我们的IP会更偏底层,更接近工艺层面,即基础IP,因为这些跟工艺连接非常紧密,台积电是开发工艺的,这部分工作由我们来做是最贴切的,也会做得比较好。其他一些EDA工具厂商和合作伙伴的IP我们并不涉及,术业有专攻,台积电没有理由跟我们的合作伙伴竞争。”

Arm中国产品研发副总裁刘澍表示,“现在芯片设计的难度无疑是呈指数级上升,如果每个芯片都从头开始设计,每项技术都自主研发,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我相信无论从EDA工具的角度还是IP的角度,对于一个芯片设计公司而言,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技术积累,复用性和延用性,让大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进一步实现自己的创新。”同时他也提出新的观点,一是支持国家和产业的自主可控技术的发展战略,同时本土企业也需要有世界眼光,需要对接世界、参与世界的技术,甚至引领整个技术的发展。而Arm中国能做的是,借助自身技术和全球生态的力量来帮助本土企业,“不仅是在芯片技术上,也包括软件开发,甚至更高层的服务上,我们和我们的生态合作伙伴都要参与,让客户和用户更容易使用,以此抵消设计复杂度的增加,并且快速使用这些技术,使上下游所有合作伙伴一起快速发展。”

同样是EDA厂商和IP提供商,Mentor更愿意选择一条差异化的路线,Walden提到,设计业确实是在加速,设计成本在降低,主要是因为有很多技术的加持。也就是过去几年中发生的,其中一个是设计和IP的复用。同时他也表示,“Mentor公司不像其他几个IP公司,我们并不是要和他们进行比赛或竞争,我们要使用很多新的技术,这些新技术将帮助加速设计业的发展。”

 

受访人从左至右:凯鼎电子总裁王琦,芯原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戴伟民,和舰副总经理林伟圣


为配合本土企业的快速发展,2017年11月,Cadence公司在南京成立本土化、独立经营的公司,中文名为“南京凯鼎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总投资额将超过亿元人民币。凯鼎电子总裁王琦称,“Cadence在IP领域已有十年积累,主要侧重于先进制程,我们看到国内在成熟节点方面还是有很大市场,落户南京,主要是把同样的IP技术,比如我们在7nm验证过的那些IP,能够反方向移植到28nm、22nm等成熟工艺,服务更多本土晶圆代工和芯片设计企业。”

作为IP领域的后起之秀,SiFive这家IP公司凭借RISC-V的超高人气迅速蹿红,而RISC-V被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是可以与Arm一较高下的处理器架构,尤其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将大有作为,也因此被认为是本土芯片企业可实现弯道超车的一次机会,为此SiFive特别在中国成立独立公司以把握中国市场机会。该公司全球CEO Naveed Sherwani表示,IP有三个比较大的问题,包括成本、使用和安全问题。SiFive因此提出了Design share的想法,即IP设计公司加入到Design Share生态系统中,提供他们的IP,并将IP放到一个模板上,再将其放到芯片上,然后分享至云端。如果要设计芯片,只需上到我们的云。SiFive希望通过这种模式解决上面提到的几个问题。“现在还有很多家和我们谈要加入这个平台,其实国内也有一些平台,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已经得到验证的平台,不是说我把所有东西堆在一起给客户。我们拿过来按照某个应用要集成、开发、测试、量产,只有达到这个要求,才能真正进入到我们的Design share里面。”SiFive中国CEO徐滔说到。

 

受访人从左至右:华大九天总经理杨晓东,SiFive公司CEO Naveed Sherwani,南京江北新区软件园主任吴东越,SiFive中国CEO徐滔


本土IP企业成都锐成芯微的产品包括超低功耗模拟IOT解决方案和LogicFlash—高可靠性嵌入式MTP存储方案。该公司CEO向建军称,“以往一个芯片从定义到真正走向市场至少需要18个月时间,但是在物联网时代这个时间不能满足客户的要求。对锐成芯微来说,我们的想法是希望通过构建完整的IP平台,将物联网应用做成一个最大化的SoC开发IP套件,客户只需要在IP套件上做简单的修改,或者功能筛选,就可以直接进入量产。把18个月的设计周期缩短到6个月,未来甚至可能到3个月。”

IP之于整个芯片产业的价值毋庸置疑,林荣坚强调,“站在行业的角度,一方面要保护我们自己的IP,另一方面也要尊重和保护别人的IP,我觉得这点很重要。如果做不好的话,各个企业会把自己置于不可控的风险里,同时也会阻碍很多有技术、有资金的人投入这一市场。”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高扬
高扬

与非网总编。网称“羊在发现”,电子工程科班出身,三载研发历练,以我专业背景和对文字的热爱进入与非网,属偶然中的必然。愿不断发现电子奥妙、产业脉动,以我见我思还一个真相。工作之外,话剧、旅行、阅读是最大乐事。

继续阅读
遭众多因素冲击,立讯精密上半年营收仍在增长

智能手机从成长期到现在存量竞争、通讯技术升级对公司技术门槛更高、新型汽车产业链跨界竞争以及全球贸易摩擦的阴晴不定等多种因素冲击着产业链。

用FPGA如何实现小波变换?
用FPGA如何实现小波变换?

基于提升框架的小波变换方法,利用FPGA 可编程特性可实现多种小波变换。提升框架(LS :Lifting Scheme) 是由Sweldens 等人在近几年提出的一种小波变换方法,用它的框架结构能有效地计算DWT。

人工智能发展仍不简单,N-shot Learning 有何破解之道?

“如果人工智能是新的电力能源,那么数据就是新的煤炭能源”。

中美 AI 竞争态势全面展开,究竟谁更有优势?

AI是引人注目的赛道,在这个赛道上,中国、美国、英国、加拿大都已经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来推动。

电机市场“前有狼后有虎”,电机厂商如何生存?
电机市场“前有狼后有虎”,电机厂商如何生存?

1996年,日本动漫《四驱兄弟》播出后,四驱车风靡玩具市场。在小学校园的课间,四驱车速度竞技,成为男生重要的社交方式。让四驱车跑得快,就必须改装,换电池、换电机,上润滑油。不过最关键的还是电机的好坏。当时一部四驱车价格20元,一只高转速的电机,炒到一两百元。

更多资讯
深知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韩国再投4.7万亿韩元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

与非网8月21日讯,韩国在半导体行业的投入真的让人觉得恐怖。

科创板28只股票无一幸免,全都在跌是什么操作?

与非网8月21日讯,此前风光无限的科创板最近却迎来了下跌。28只个股仅沃尔德上涨2.3%,余下27只个股全有下跌,并且跌幅均在3%之上,19只个股的跌幅超过了7%。

在大盘震荡整固的状态下,是谁引起了光伏板宽的集中爆发?

光伏板块在今天上午集中爆发,在大盘震荡整固的状态下,这个板块的集体躁动是谁引发的?

格芯转攻 3D 封装,“IP”或将成趋势之一?

近日,全球第二大晶圆代工厂格芯(GlobalFoundries)宣布,采用12nm FinFET工艺,成功流片了基于ARM架构的高性能3D封装芯片。这意味着格芯亦投身于3D封装领域,将与英特尔、台积电等公司一道竞争异构计算时代的技术主动权。

2018 全球闪存模组排名:金士顿稳居现货龙头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最新全球内存模组厂排名调查显示,尽管2018下半年整体DRAM(内存)价格反转向下,但全年平均销售单价仍较2017年上涨超过10%,加上出货增加,带动2018年全球模组市场总销售金额达到166亿美元,年增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