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运营商将向互联网巨头收取“过路费”?我看行!

11/01 08:59 作者:白犀牛通信
阅读需 7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内容商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

一条战线是,运营商不忿互联网巨头的OTT产品,纷纷亲自上阵做互联网产品,试图把价值留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从当前的情况看,成效并不好,全球皆如此。

另一条战线是,运营商不忿互联网内容商占用大量的网络资源,谋求收取过路费(网络接入费),但一直得不到立法支持,双方一直剑拔弩张。

近日,韩国议会讨论了一个法案草案,法案内容是,是否应该支持电信运营商向奈飞(Netflix)和谷歌(Google)等互联网内容商在流量激增的情况下收取网络接入费。

韩国运营商的主张是:奈飞和谷歌占韩国国内流量的三分之一以上,而且增长趋势迅猛,对网络的日常运营维护、网络扩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互联网巨头应该为此支付相应的费用。

互联网巨头的主张是:按照网络中立原则,运营商应该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防止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特殊收费”本身就是一种歧视。

最终用户的主张是:用户已经正常按资费价格支付了相应的流量费用,一旦运营商面向互联网内容商收取网络接入费,内容商势必会将费用转介至用户头上,这最终损害了用户的利益。

单独来看,三方说得都有道理,综合来看,似乎是一个难解的死结。

那白犀牛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作为专注通信行业的观察者,我自然是站在电信运营商这一边的,我基于以下两点原因:

第一,不停的网络建设投资透支了运营商的未来。

近十年来,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炸式发展,电信运营商的建网步伐也越来越快,十年间,中国就从2G升级到了5G,要知道国内2G这一代可是持续了十几年啊。3G、4G、5G,每一代网络,少则花费几千亿,多则上万亿,运营商的利润全都填进了这个深坑里。

为什么运营商如此着急地升级网络呢?一方面是出自同业竞争的需要,希望通过技术红利来击败对手,但更重要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倒逼着运营商进行网络扩容和升级。

举个例子,今年8月,在2022世界5G大会上,北航软件学院孙伟教授公开质疑:运营商有意降低4G速率,逼着大家使用5G网络。一石激起千层浪,不明真相的路人恍然大悟,原来运营商如此卑鄙啊,怪不得4G使用体验变得那么差,于是纷纷跟队声讨运营商。

但事实上,运营商冤枉啊,4G网络的使用体验变差,这很可能是事实,但原因不是运营商有意降低4G速率,而是网络承载的流量越来越大啊!

近年来,由于移动互联网业务的激增,尤其是视频业务,而同时小视频分辨率越来越高,这产生了大量的流量,消耗了更多的带宽资源——在5G建设之初的2019年,人均月流量7G,而现在已经接近20G,而19年城市热点区域的4G网络利用率就已经普遍超过70%以上,基本上已超出4G网络的极限承载能力。

运营商能怎么办?只能扩容,或者升级网络。这些年网络建设投资给运营商带来极大的经历压力,甚至富可敌国的中国移动都不堪重压,宣布从23年开始将削减网络建设投资。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不停升级网络的运营商其实就相当于给互联网巨头们打工。

第二,互联网企业的利润率远高于运营商企业。

互联网内容商的发展是根植在运营商网络建设的基础上的,放眼全球,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繁盛的国家,其基础网络建设一定非常完善,比如中国、美国、日韩。这些国家的互联网企业得到运营商网络近乎完美的支持,它们只管研发产品、发展用户,甩开膀子拓展市场。

以中国市场为例,2013年开始,国内4G网络开始普及,而移动互联网就如同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前有BAT,后有字节美团拼多多,这些企业发展非常迅猛,就如同从山顶上往下推一个雪球,越滚越快,越滚越大。

比如,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十年以后,字节跳动2021年收入已经达到617亿美元(近4500亿人民币),这发展速度让人瞩目。

有人说,互联网企业虽然营收增长很快,但盈利情况很困难啊,像字节2021年仍然亏损超过6000亿元。事实上,互联网企业在发展初期会把所有的资源都放在业务增长上,赚回来的钱往往200%、300%都投入到业务发展中去,不考虑投资投入的话,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主营业务利润率是非常高的。比如,腾讯,2021年营收5601亿元,净利润2248.2亿元,净利润率高达40%!

但是,现实就是,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在互联网巨头背后负重前行的正是运营商企业,2021年三大运营商的净利润和利润率分别是:

中国移动:净利润1159亿元,净利润率13.69%;

中国电信:净利润259亿元,净利润率6.02%;

中国电信:净利润63亿元,净利润率4.4%;

三大运营商加起来净利润也只有1481,不足腾讯的三分之二,平均净利润率9.2%,与腾讯的40%差距巨大!

所以,有人说,如果运营商向互联网内容商收入网络接入费,互联网企业会把这部分成为转介到用户头上,最终还是用户利益受损。

事实上,如果真有这样一天,这些互联网巨头离垄断制裁就不远了。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