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并非一夜成功的幸运儿,在发现并打造世界一流的质量、设计、创新能力之前,在从追随者到王者的艰苦跋涉路途中,三星经历了长期的艰苦和磨难。

 

7 月 5 日,三星电子发布第 2 季初步财报,营收为 56 万亿韩元,盈利为 65000 亿韩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幅度高达 56.29%,结合前一季计算的话,三星电子上半年营益达 12 万亿 7300 亿韩元,和去年同期(30 万亿 5100 亿韩元)相比,更是下滑 58.28%,减少超过一半。

 

此外,针对半导体部门,据韩国证券业分析,去年第 2 季半导体部门的盈利为 116000 亿韩元,本季盈利应只达 3 万亿韩元左右,缩减高达 70%以上。

 

 

三星利润腰斩背后:成也存储,败也存储

“登王位不难,守王位难”,于三星也是如此。


三星、SK 海力士、美光在 DRAM 产业的市占率达到 90%以上,其中,韩国企业三星、SK 海力士在 DRAM 产业的市占率达到 70%以上,三星在内存市场的表现相当强劲。

 

随着 2017、2018 年内存和闪存价格大涨,使得三星赚到盘满钵满,成功登顶全球半导体厂商营收榜单之首,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近年来国际贸易纠纷日益加深,企业对半导体整体需求下滑,加之内存产品供过于求,内存和闪存价格崩盘,存储产品价格持续下滑,三星的收益随之大幅下降。


分析三星内存收入大跌的原因,大致如下:


其一,PC、手机厂商是三星半导体的“衣食父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PC、手机行业面临寒冬,三星自然也不好过。其中,华为作为三星的大客户,由于海外销量不乐观,三星供应给华为的记忆体芯片出货量下滑,芯片供应过剩进而又造成价格下滑,令三星业务雪上加霜;


其二,由于中国内存颗粒产业的逐渐崛起,三星只能被迫降价,以保优势和垄断地位;

 

其三,由于即将要进入 DDR5、UFS3.0 的全新时代,消费者和厂商大多在观望,各方的购买欲望都不强。所以三星要控制产量,同时清理库存,利润自然受到影响。


芯片业务为三星带来的利润超过三分之二,而现如今,智能手机市场饱和以及内存产品的需求下降均拉低了芯片价格。截至目前,DRAM 价格快速下跌的态势并未改变,第 2 季度价格跌幅近三成,预计第 3 季度会继续下跌约两成,第 4 季会再下跌 10%。由于目前产品库存仍高,因此降价求售是韩系厂商必须采取的策略,也因而影响韩系厂商营收表现。

 

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内存市场需求正在升温,需求停滞了几个月的北美服务器市场、消费电子及 PC 产品均可能出现大规模的备货需求,因此下半年内存市场可能会恢复增长。


但同时也有些人预测,DRAM 和 NAND 内存芯片的库存将继续过剩,这将把该行业的复苏推迟到 2020 年下半年。2019 年 2 季度是三星近三年来最差的季度获利,在整体电子业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供应过剩局面仍无改善,三星获利回升可能还要等上数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日、韩原有二战遗留至今的慰安妇和征用工等历史旧恨,加上南韩持续限制日本福岛核灾食品进口等种种新仇,两国关系愈来愈差。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可能从美国总统川普身上得到灵感,面对外交政治上的争议,干脆透过打击竞争对手的核心产品,进行经济惩罚或报复。

 

日本与南韩因二战劳工赔偿问题僵持不下,日本经济产业省在 7 月的第一天便宣布,4 日起对出口到南韩半导体的原料加强管制。据报道,日方此次限制对韩出口的半导体材料主要是高纯度氟化氢、抗蚀剂、氟聚酰亚胺,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的重要原材料,韩国企业对这三类日本进口材料的依赖度分别达 43.9%、91.9%和 93.7%。

 

纵观日本半导体产业发展史,日本的崛起受到了美国的照顾,但崛起后的日本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先后与美国爆发过多次科技战。基于日本“玩火”的经历,美国开始扶持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并在关税和政策照顾上让韩国吃下了日本不少高科技产业及产品。

 

2000 年后,美国成为了世界互联网中心而再次辉煌,日本则只能做美国在互联网话语权之外的生意,而韩国依托着美国的崛起,实现了自我发展上的经济奇迹。

 

日本让给韩国高科技产业后,并未完全退出,而是在韩国的崛起光芒中选择了向上游进发,今天的韩国科技产业对日本依赖很大,甚至日本才是手机产业及科技硬件领域的隐形寡头。

 

日本和韩国这对矛盾重重的老冤家和新对手,最终走向了贸易战争的新台面。

 

 

日本限制出口韩国的材料将影响韩国的半导体及面板两大支柱产业。日本政府要求三个月的审查许可,但通常南韩厂商可能只有一到两个月的原料库存,最多只能支撑四个月,半导体生产线就要停工。

 

但是,日本半导体产业目前正处于发展衰退期,生产半导体材料及零部件的日本企业主要依靠对韩出口来维持运营,这时候限制对韩出口,很可能会导致日本企业出现产能和投资过剩。如果韩国进行反制,限制日本零部件的出口,日本相关产业会面临巨大压力。

 

但不利影响并不止于日韩双方。韩国专家表示,韩国企业不仅是日本半导体材料的消费者,同时也是全球存储芯片和显示器面板的核心提供者,如果因为材料进口受限导致生产受阻,将对全球供应链带来深远影响。

 

《日本经济新闻》也发表评论称,近年来,全球通商方面的制裁与反制裁措施不断增多,严重威胁世界经济前景。在这种打击与还击的连锁反应中,没有真正的胜者。

 

目前韩国日本之间的纠纷还没摆平,日本制裁对韩国的存储芯片产业影响会很大,导致三星电子等品牌的内存业务面临新的难题,对全球 NAND 闪存市场来说也将是一场灾难。


更是对于还未走出内存价格持续下跌、手机市场不景气,以及利润大幅下降阴霾的三星,是一场新一轮的巨大冲击。

 

据国外媒体报道,三星集团实际决策者李在镕紧急出国前往日本,将与有生意往来的日本材料厂商主管见面,商讨对策,可能会请日本的交易厂商从日本以外的工厂出货到韩国。此举缘于半导体原材料库存仅能支撑几周的生产任务,事态比预想的要更加严重。

 

此外,据 Koreatimes 报道称,三星等韩国大厂正在努力为芯片制造的关键材料寻找新的供应来源;另一方面,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决定对半导体材料、零部件、设备研发加大投入预算。

 

但是,无论是采用多元化资源的方式,还是加大投入完善供应链体系,都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目前所处的困境。在市场影响持续发酵下,无论是三星、SK 海力士、LG,还是半导体、消费类电子等领域,接下来面临的挑战将更大,而三星的应对措施或策略变化都将牵动着存储产业链的神经。

 

了解日韩两国科技发展过程的人士不难看出,这场贸易制裁事件的起因,表面来看仅仅是韩国法院对日本企业强制赔偿“韩国劳工”的裁决,该裁决要求日本公司赔偿韩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强迫劳动的补偿。而更深的原因,则是日韩崛起背后,深埋于科技产业链条的利益之争。

 

三星的王位能否保住?

三星并非一夜成功的幸运儿,在发现并打造世界一流的质量、设计、创新能力之前,在从追随者到王者的艰苦跋涉路途中,三星经历了长期的艰苦和磨难。

 

面对如今内存和智能手机市场的疲软状态以及不稳定的国际贸易关系,季度利润腰斩之下,三星急需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

 

一方面,相较三星电子半导体事业,其他部门防守相对出色。特别是第 1 季首次出现亏损的显示器部门,第 2 季得益于中国智能手机企业 OLED 屏幕需求增加,本季营益扭亏为盈达 5000 亿韩元,是三星电子死守在 6 万亿韩元的功臣之一。


  
与上半年相比,曲面 OLED 的需求量将在下半年大幅增加,第 2 季的开工率约达 100%。因此,显示器部门在下半年有望提高三星电子盈利。

 

另一方面是三星的半导体业务,由于 7nm EUV 工艺成功量产,并且能够给出比台积电更低的报价,如今已经有高通、英伟达、IBM、英飞凌等大型芯片设计厂商的部分订单开始转向三星 7nm EUV 工艺的芯片生产。

 

承担多款下一代芯片制造任务的三星,也有机会让芯片代工业务成为新的收入支柱。但日本对韩国的出口限制,又将给三星日渐起色的代工业务带来新的隐患,让三星晶圆代工业务受挫。

 

面对利润大幅下滑的压力,以及能否守住今年半导体行业王座,对三星来说都充满了挑战。

 

 

 

 

日本与韩国的科技战争是新时代开幕的小旁白,但日本与韩国在科技产业链上的交锋,也是未来新时代下,即将开始的另一个故事的缩影。

 

而三星,正在缩影之下,困沌着目睹这个时代。

 


文章参考:


新华社:《日韩贸易摩擦恐影响半导体全球供应链》


经济日报:《日本为何对南韩祭出出口管制令,日韩贸易战也准备开打?》


五矩研究社:《日韩科技战争简史:究竟谁是芯片、半导体、屏幕之王?》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