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中芯国际公告股票将在科创板上市发行,确定发行价格为 27.46 元 / 股。中芯国际本次 IPO 融资将达 462.87 亿元;若超额配售选择权全额行使,公司募集资金总额为 532.3 亿元,成为科创部和 A 股 10 年来最大的 IPO。不过,对于中芯国际而言,这仅仅是开始,如何把资本市场融到的钱发挥出作用,切实缩短和台积电的差距才是当务之急。

 


 
市场份额和技术水平与台积电差距较大

近年来,中芯国际的进步显著的。2020 年,中芯国际实现 14nm 工艺商业量产,成为全球屈指可数的掌握了 14nm 工艺的晶圆厂之一。在营收上,2019 年公司收入约 31.16 亿美元,净利润达 1,019.1 百万美元,相比 2018 年为 799.4 百万美元,涨幅为 27.5%。


可以说,从营收和技术上,中芯国际取得的突破是显而易见的。


在看到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差距。


诚然,中芯国际掌握 14nm 工艺值得庆贺,但在技术上和市场份额上与台积电差距巨大。


就市场份额来说,台积电的市场份额超过 50%,而中芯国际的市场份额大约是台积电的十分之一。


在技术水平上,中芯国际也和台积电这样的大厂有一定差距。目前台积电 7nm 工艺早已量产,正在研发 5nm 工艺,而中芯国际刚刚掌握 12nm 工艺,正在研发 10nm 工艺。


从收入比例看,台积电先进工艺收入比例较高,而中芯国际在这方面比较一般,根据 2019 年第三季度数据,中芯国际 65%的收益来自 150/180nm (35.8%)和 55/65nm,28nm 工艺收入仅占 4.3%。


如何把资本市场融到的钱发挥出作用,切实缩短和台积电的差距才是当务之急。
 

 

替换台积电工艺并不容易

诚然,当下的大环境逼迫大陆企业把更多目光聚焦到中芯国际上,但这并不意味着中芯国际就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订单。


首先,将芯片从台积电转移到中芯国际流片需要时间,由于中芯国际和台积电的工艺不兼容,因而 IC 设计公司如果要换晶圆厂,芯片与制造工艺相关的部分需要重新设计,这么一来,1 至 2 年内,新工厂是无法量产的,因而从救急方面考虑,把订单转移到中芯国际属于远水解不了近渴。


其次,中芯国际未掌握 7nm 工艺,且 12/14nm 工艺良率不如台积电。这导致顶尖的 7nm 工艺,大陆厂商只能去找台积电。而 12/14nm 工艺虽然可以选择中芯国际,但存在良率问题,在性价比、产品一致性、产能和出货速度多个方面都不及台积电,要付出更大的代价,除非被逼上梁山,诸多大陆厂商还是会优先考虑台积电的工艺。


不过,真的到逼上梁山那个境地,受制裁的肯定不止 IC 设计公司。由于中芯国际在原材料、设备等诸多方面对外商有依赖,在“懂王”的组合拳下,会非常艰难。

 


不宜对中芯国际捧杀

近年来,中芯国际在梁孟松的指导下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和成绩。但与台积电、英特尔等厂商在市场份额上和技术上依然有较大差距。媒体在宣传“12nm 芯片已经进入客户导入阶段,下一代芯片正在研发”等消息时,不宜过度兴奋和打鸡血。因为当下的大环境是谁鸡血打的厉害,挨川普的板子就多。谁低调发育,谁才能茁壮成长。中国企业应当“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而不是对外宣传“秒天秒地秒空气”。


个别厂商在 2018 年进口 200 亿美元芯片的同时,鼓吹“不怕制裁”,“都有备胎”,“虽然自家芯片更好,但依旧买美国芯片”,这些只能逞口舌之利,搞民粹营销,无助于解决卡脖子问题,最后还是要国家出面与美国达成协议。


当下,在半导体设备、原材料、设计工具等诸多方面高度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不应过度高调,而是应当保持低调,多做实事。中芯国际在设备、原材料等诸多方面对 ASML、应用材料、信越、胜高等国外大厂有依赖,因而美国如果搞长臂管辖,会遭遇和台积电一样的麻烦,到时候中芯国际能不能、敢不敢给华为等厂商代工还是未知数。即便是中芯国际给大陆厂商代工,也应该悄悄的干活,千万别大肆声张。


当下,谁调子起的高,就刚好撞川普枪口上了。此前晋华调子起的高,和联电一起在中国和美国同时起诉,结果被川普一巴掌打成休克就是前车之鉴。在设备基本依赖国外的情况下,一旦 ASML、应用材料等大厂遵循川普的教诲玩阴的,后果不堪设想。


另外,中芯国际曾经与台积电发生过专利诉讼,最后以张汝京离开中芯国际,台积电获得少量中芯国际股权告终。非常要命的是,案件审理地点恰恰是美国,美国法院掌握了第一手相关证据。可以说,打击中芯国际的炮弹都是现成的,一旦中芯国际蹦的欢,那么,也许会遭遇川普的铁拳。


当下,国内企业应当“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一方面提升自己所在行业的市场份额与技术水平,同时默默的构建红色产业链。个别企业罔顾事实搞“厉害体”言论,同时坚定不移的跟在 ARM 身后吃土,拒绝 CPU 自主化,纯属害人害己。

 


IPO 后应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由于半导体行业普遍有赢者通吃的现象,中芯国际在美国资本市场是不可能有太多波澜的,相比之下,国内掀起的芯片热对半导体公司非常“友好”,A 股和科创版那些 10 倍股则是活生生的正面典型。在从美国退市后,中芯国际选择在科创版上市,可以获得比美股更好的融资环境和想象力,能够从资本市场筹集到更多资金。


在 IPO 后,希望中芯国际能够切实提升员工待遇,减少员工流失——在梁到中芯国际后,开启爆肝模式,被一些人称为“没有台积电的命,得了台积电的病”,加上工资无法负担房价,不少员工在权衡“收入”、“房价”、“爆肝”之后选择离开。


另外,铁流希望进一步加强对新工艺的研发,争取在技术上缩小和台积电的差距。


在中芯国际 14nm 工艺商业量产的情况下,希望更多的厂商能够把订单交给中芯国际。这方面可以给自己多一条后路,避免受政治影响台积电拒单流片渠道断裂,又可以帮扶国内企业发展,实现共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