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芯片荒早已结束,但有人却不希望它就此落幕

07/22 08:44 作者:雷科技
阅读需 8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来源:雷科技互联网组

编辑:一位天明

如果大家对显卡行情稍有了解,应该对20-21年前后的“显卡荒”有印象。不可否认的是,当时的显卡荒现象和矿老板们有一定关系,同时因GA102-200等芯片普遍采用了相对先进的制程工艺,三星停产后厂家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寻找其他芯片代工厂。所幸当时的芯片荒还只停留在显卡这种高端精密消费电子产品中,对其他行业影响还不是那么大。

但随着芯片行业“灾情”的蔓延,事情渐渐失去了控制。由于上游工厂持续停工,芯片短缺的现象已不再局限在消费电子领域,就连不少车规级芯片也受到了芯片短缺的影响,比如宝马就暂时取消了部分车型的CarPlay支持,有些国产新能源汽车品牌更是对车载毫米波雷达进行简配,需要等芯片短缺现象缓解后再为用户“补装”。

而在芯片短缺的现象也改变了芯片行业的供求关系,让曾经的买方市场一夜之间变为卖方市场,芯片价格也变得水涨船高。以媒体举例时最常用的意法半导体L9369-TR为例,这款常用于新能源汽车的车规芯片的价格就从2021年7月的15元/颗涨到2021年8月的1000元/颗,在2021年9月更是来到了6060元的历史高位。

直到最近,这款芯片才回落到671元/颗的价格。虽然这个价格已经接近其历史高位的10%,但和其最初的售价相比依然显得有些荒诞。

 

芯片荒要结束了?

有人可能会认为价格变动由供求关系决定:在需求一定的情况下,供给越多,价格越低。照这个节奏,在2023年年初,芯片的供应关系大致上就能恢复正常,我们也能用合适的价格买到自己想要的显卡了。

有一说一,这个说法并不准确,毕竟不同芯片背后的良品率和制造有所不同,市场对芯片的需求也各有差异。像DRAM、NAND等闪存芯片在工厂复工复产后就迅速恢复了往日的产量,不仅维持了存储闪存类产品终端售价的稳定,同时也在短时间内就消化了停工期间积攒的订单。

此外,经济下滑也同步降低了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就连存储巨头美光的CEO也表示消费需求和库存相关的不利因素正影响整个半导体行业……有些客户希望减少内存库存。可以预见的是,存储相关芯片的价格在未来还将继续走低。

但对玩家关注的显卡来说情况就有些不一样了。据电子时报消息称,台积电目前收到了AMD、英伟达和苹果这三大客户的削减订单要求,其中包含大量先进工艺订单的延迟需求,最晚至明年的第一季度。

据消息称,英伟达向台积电提交了订单延迟的需求,最晚推迟至2023年的第一季度,其中大量订单来自消费级显卡。而另一位“难兄难弟”AMD也被曝出将削减今年第四季度到明年第一季度约2万片7nm及6nm晶圆,这样一来,压力来到了台积电身上。

在上月初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台积电公布了今年的建厂计划,包括中日两国在内共五个全新的圆晶厂落地,工艺上覆盖了2nm、3nm、7nm、28nm制程。而如今,三大客户陆续砍单/延迟订单,原本即将在今年开始运作的高雄新厂,基本确认会延迟到2024年底,直至2025年才会开始生产芯片。在延迟出货和削弱订单的双重趋势之下,游戏显卡说不定会迎来一波暴涨,这样一来则会继续陷入供求关系不平衡的恶性循环中。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车规芯片中。尽管车规芯片在产量上已大致恢复正常,但在停工期间积累的大量芯片需求仍需厂商积极消化。再加上辅助驾驶的技术迭代对车规芯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2-3年内,车规芯片依旧会是厂商的“主打商品”,尽管可以稳定供应,但在供求关系的变动下,厂商必将获得更高的主动权。

芯片荒从未离去

从表面上看,随着厂家复产,芯片供应恢复稳定,芯片荒的现象有望在短期内解决。但在小雷看来,芯片荒绝不会就这样渐渐淡出。对比存储芯片与车规、显存芯片的市场反应,不难发现芯片荒的核心矛盾并不是工厂停产,而是半导体市场出现了严重的供需错配,客户需要的芯片和半导体厂商积压的存货对不上号。

众所周知,先进制程芯片虽然研发和量产难度大,但毛利率高且需求潜力巨大,一直是半导体企业重点研发对象。其中,又以台积电、三星、联电为首的晶圆代工厂商最为积极。

 

翻看历史数据就可以发现,台积电营收、利润和三星拉开差距,是在10nm先进制程芯片大规模量产之后。目前,台积电的毛利率长期保持在50%以上,在业内处于顶尖水平。而从近期一系列产能扩充计划来看,先进制程也是绝对主角。

更先进的制程工艺为厂家带来了更高的利润空间,厂商自然也更愿意在先进制程芯片上投入精力。而传统芯片虽然工艺成熟,出货量也更高,但在供求关系的影响下,出货量越高,芯片的价格却越低,单颗芯片的利润率也会同步降低。

这个情况也结束了为什么今时今日成熟的车规级芯片依旧会出现供应短缺的现象:汽车芯片需求高但利润不占优势,先进制程芯片现阶段产能有限但利润丰厚。在利润有限的情况下,厂商自然会减少相应芯片的投入,并将研发资金和产线投入到更能赚钱的先进制程芯片上。

总的来看,20-22年的疫情不仅打乱了芯片产业的布局节奏,同时也向大众展示了芯片荒背后的真面目:上游供应商为了维持利润率,借疫情的机会“淘汰”自己的“落后”产线,接着疫情期间停工停产的机会对自己进行“产业升级”。即使在复工复产之后,芯片厂家依旧以相同手段维持疫情期间的供求关系,从源头带动芯片产业的“制成升级”,直到下游用户开始以“砍单”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抗议。

一边是“奇货可居”的上游供应商,一边是“砍单警告”的下游客户,这场人工芯片荒背后谁输谁赢小雷也不好说。但可以预见的是,这场人工芯片荒闹剧,最终将由消费者买单。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