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车企为何不再青睐Mobileye?
    • 估值寒冬中为何坚持要上市?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估值缩水、股价大涨,上市后的Mobileye如何挽留车厂客户?

10/31 15:22 作者:出行一客
阅读需 14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文 | 郭怀毅 李皙寅  

编辑 | 李皙寅

责编 | 王静仪

上市后的Mobileye必须做出抉择,是继续扩大开放端口,让车企获得更多数据,一起构建生态、共同研发;还是坚守做自己的封闭系统?这一问题必须尽快给出答案,并重塑车企的信赖

自动驾驶领头羊Mobileye再度上市,股价大涨的同时,仍面临两大挑战。

10月26日,英特尔(INTC.US)旗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子公司Mobileye(MBLY.US)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收涨38%,创下今年至今美国大型公司上市首日最大涨幅。

Mobileye的IPO定价为21美元/股,发行4100万股股票,拟筹集8.61亿美元。截至北京时间10月28日中午,Mobileye股价报收于27.40美元/股,市值为218亿美元。

首日股价高涨,显示着二级市场对赛道和公司的认可。

Mobileye在业内名气颇响。这是家成立于以色列的自动驾驶芯片公司,业务随着汽车智能化的发展快速增长。Mobileye在2014年成功登陆纽交所,打破以色列街机公司史上市值规模最大的IPO项目。

2016年,高通以47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掀起了汽车芯片产业并购大潮。作为高通的老对手,2017年,英特尔以15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并私有化了Mobileye。此举让Mobileye打破以色列企业退市交易金额的记录。

随后,Mobileye发展提速。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至2021年,Mobileye的收入分别为8.7亿美元、9.6亿美元、13.8亿美元。据招股书介绍,已有1.17亿辆汽车采用了公司的系统级芯片。

2021年,英特尔宣布,让原本作为独立部门出现在财报中的Mobileye独立上市。

事实上,如今并非IPO的最佳节点,美国科技股估值普遍下降,融资效应相比过往并不显著。作为一家估值曾经超过500亿美元的自动驾驶企业,Mobileye在上市前夕的估值已经缩水至159亿美元,至今仍不足最高估值的一半。

有芯片行业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分析称,或许是老对手英伟达的表现,让英特尔加速了Mobileye上市的步伐。英特尔最新发布的智能驾驶芯片雷神(Thor)算力非常高,计划于2025年就有望装车,相比之下英特尔的速度显得慢了一些,芯片竞争算力的当下,融资或许有助于Mobileye,集合资源加速迭代。

当前,Mobileye公司尚处于增收不增利的阶段。营收的快速增长并没有让Mobileye实现盈利,从2019年到2021年,Mobileye净亏损分别为3.2亿、1.9亿和0.7亿美元,这无疑影响了此前500亿美元的估值,不过从数据来看,亏损正逐渐收窄。

在业内看来,Mobileye最大的挑战在于——正逐步失去重要合作伙伴,汽车主机厂的信任。当汽车的竞争重点转向智能化,汽车厂需要更多地掌握自动驾驶技术,并打磨出与众不同的拳头产品,这就需要供应商开放更多权限,这样才能让选择同一套设备的不同品牌汽车,体验“千人千面”。汽车厂越来越想知道,关键技术背后的原理,而不是简单地从供应商处做采购。

但Mobileye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相对封闭,导致车企无法对“黑盒”内的软件和算法进行修改与调整,车企难以接受这一点。

如今,Mobileye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逐渐扩大开放。10月28日,公司相关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回应称,公司已经和车厂开源协作,在一起打造EyeQ 5芯片;同时,公司还专门发布了首个系统集成芯片的软件开发工具包,车企可以借此在芯片平台上,部署个性化的算法和人机接口。Mobileye的芯片,不再是一个不知其所以然的黑箱。

车企为何不再青睐Mobileye?

“与第三方厂商合作自动驾驶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它会成为上汽的灵魂,上汽成了躯体,而上汽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2020年,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的这段演讲,向外界公开化了主机厂和自动驾驶企业之间的矛盾。

但有芯片企业的内部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其实车企并不排斥与自动驾驶公司展开“白盒”方案下的合作,车企真正排斥的是“黑盒”:“ 对车企来讲,开放模式下的‘白盒’意味着车企有自主权,企业可以自己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开发新的功能,从而让自家的产品更有个性。此外,当出现问题以后,‘白盒’能让车企第一时间知道原因,但如果是‘黑盒’,车企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因为车企看不到‘黑盒’内部的数据。”

无论是从传感器的自身性能还是多传感器的融合,包括雷达摄像头等多个传感器的融合,各个传感器之间其实是需要共同开放和透明的模式,否则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那下一个环节都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或者说会受到严重影响。

上述观点在车企中也得到了认可,北汽蓝谷经理、北汽新能源总经理代康伟就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不论在自动驾驶和软件领域的合作伙伴是谁,“我们在意的是,软件开放的程度以及我们可以集成的程度。”

面对持续的缺芯窘境,越来越多的车企选择和芯片企业深度合作,芯片底层设计也需要考虑国内用户的需求和痛点。这让一些新的芯片玩家,有了入场窗口期。

芯擎科技副总裁兼产品规划部负责人蒋汉平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芯擎和一汽和吉利(这两家也是芯擎股东)互通有无,深度参与进整车厂的电子电器架构设计,确保自己的产品能够在落地性和前瞻性之间谋求一种平衡。差不多相当于拿着考纲备考。数据显示,一汽和吉利(包含合资品牌在内)占有中国市场24%的份额,不愁芯片需求订单。

而作为自动驾驶市场的绝对头部公司,Mobileye此前的产品恰恰以“黑盒”为主。正因如此,一直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特斯拉第一个放弃了Mobileye的黑盒,转而自己研发FSD芯片。

无独有偶,在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中,蔚小理也已经放弃了和Mobileye的合作。

理想汽车CEO李想就曾公开表示:“由于无法满足智能驾驶全栈自研的需求,理想汽车于2020年年底停止了与Mobileye的合作,开始使用地平线的‘征程3’芯片。”而地平线所提供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恰恰是开放的“白盒”模式。

主机厂的集体出走,无疑对Mobileye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Mobileye自己也承认,公司的大部分收入依赖于Tier1供应商和主机厂,如果这些客户不再采购Mobileye的产品,将会对公司业务产生影响。

Mobileye对此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相关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坦诚地表示,就整个行业发展来说,黑盒子的方案是有点过于极端了。

为了挽回车企的心,Mobileye在今年7月发布了EyeQ系统集成芯片的软件开发工具包,通过这一工具包,车企可在EyeQ平台上部署差异化的算法和人机接口工具。

公司相关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回应称,公司已经和车厂开源协作,在一起打造EyeQ 5芯片;同时,公司还专门发布了首个系统集成芯片的软件开发工具包,车企可以借此在芯片平台上,部署个性化的算法和人机接口。Mobileye的芯片,不再是一个不知其所以然的黑箱。

Mobileye已经开始放弃以往的“黑盒”模式,但建成开源生态模式仍需要时间检验。

估值寒冬中为何坚持要上市?

“从外部来看,目前的融资环境确实不太友好。”一家芯片企业的内部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不论是自动驾驶还是Robotaxi公司,它们自身业务还不能盈利或者给自己创造现金流,这肯定也会影响市场对它们的估值。

根据安永发布的《2022年二季度全球IPO趋势报告》,2022年上半年,美国两大交易所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和纽约证券交易所的IPO数量和融资规模分别较2021年同期大幅下降75%和94%。其中,科技股受影响最为严重。

据跟踪美国资本市场上市交易数据的公司Dealogic的数据则显示,在2022年,美股IPO的融资规模仅为74亿美元,使今年成为了几十年来美股新股发行最糟糕的一年 

那么,Mobileye为什么还要选择在如此糟糕的资本市场环境中推进上市呢?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对此表示:“此举是为了Mobileye打入市场,自动驾驶汽车是一个强劲的增长领域。与此同时,我们相信Mobileye应该上市,这是最大化公司潜力的最佳方式。”

对于估值及上市节点的相关问题,Mobileye相关人士以静默期为由,未能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给予有效评论。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面对高通和黑芝麻们的步步紧逼以及头部车企开始自研芯片的局面,Mobileye必须通过上市筹集资金以寻求更快的发展。

以中国市场为例,作为Mobileye在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2021年,Mobileye在中国市场的收入达2.7亿美元。但中国市场,特别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在发生剧烈变化。

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国外在追捧电动车的阶段时,国内的角逐战场已经转换到到智能电动车阶段。”

在这样的变革下,车企对自动驾驶芯片的需求也开始与日俱增,多家车企甚至亲自下场研发芯片,甚至大众汽车也已经和地平线展开合作,在华合作研发包括芯片在内的自动驾驶系统。

在海外,特斯拉的FSD芯片更是来势汹汹。所以面对这样的竞争格局,Mobileye似乎也只能选择逆势上市筹集“子弹”。

在全球资金流动性趋紧,融资规模相对不振的背景下,相对幸运的是,整个智能汽车产业链,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相对可观的市场估值;这条长长的产业链,自上而下,由前及后,在全球践行“双碳”减排,共同迎战能源危机,消费者对智能网联汽车越发追捧的当下,都有望伴随消费需求的增长,而获得资本市场的追捧。

这也使得关注Mobileye上市的,不仅仅是企业股东,更有大批希望借此设定价值标杆积极融资发展的自动驾驶同行们。

归根结底来说,Mobileye的上市仅仅是个起点,筹集资源固然重要,最重要的是还是在产业链上找到合适的身位,和上下游产业链共赢,才能行得更远。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