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基金
    • 无独有偶的历史闹剧
    • 反腐指明道路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反腐:中国半导体容不得沙子

09/26 09:31 作者:半导体产业纵横
阅读需 12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作者:米乐

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路上需要不断的完善。

近期,国内发生了一起巨大的“芯片丑闻”。国家芯片大基金管理人丁文武、路军、高松涛、杨征帆等人相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与此同时,尤其令人吃惊的是被称为“中国芯片狂人”的清华紫光集团刚卸任不久的前董事长赵伟国,以及曾任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的刁石京也被传带走调查,整个芯片产业,可谓是天旋地转。

半导体反腐一时间席卷互联网,造假、巨资、权势……落马的高管,退出IPO的思尔芯,神奇转型的房企,背后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基金

2022年7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吉林省监委监察调查。据媒体报道,与路军同日被带走的还有大基金深圳子基金管理人深圳鸿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王文忠。

7月30日,官方通报,丁文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指定管辖,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业和信息化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北京市监委监察调查。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9月24日,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科、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作为发起人共同签署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协议》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章程》,标志着大基金正式设立。

大基金采取股权投资等多种形式,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一期募资1387亿元,二期募资2041.5亿元。

公开报道显示,在丁文武之前,已有4名大基金相关人员被查。从时间上来看,2021年11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华芯投资原副总裁高松涛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监察调查。

一直以来,大基金被视为芯片行业的风向标,财政部、中国烟草、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国开金融等均为股东,基金投资布局的一举一动备受市场关注,也被寄予带动国产芯片加速发展厚望。

7月以来芯片行业被带走调查高层人士如下:

赵伟国:紫光集团前董事长

路军: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华芯投资原总裁

刁石京:原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

丁文武:原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大基金总经理

王文忠:大基金深圳子基金—深圳南山鸿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合伙人

杨征帆:华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三部副总经理

截至9月16日,据官方公告,任凯(华芯投资副总裁),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中芯国际、长电科技、三安光电三家上市芯片公司,均火速公告,声称董事任凯无法正常履职,强调因其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不会对生产经营、财务状况等产生影响。

任凯的任职经历很丰富,几乎均为芯片细分赛道的头部公司,在中国半导体产业举足轻重,且市值规模巨大。他还身兼多家头部芯片企业的董事。

“大基金”唯一的管理人(GP,普通合伙人)为华芯投资,负责日常的投资运作。国开行子公司国开金融,持有“华芯”45%股权。任凯就在华芯投资工作,担任副总裁。

徐凯的被查,不是孤立的,从几位被调查者来看,围绕大基金的管理运作者以及落实到企业的使用者,基本形成了从上到下的链条,有可能会屏蔽监管环节,给人钻了空子。在决定投资标的、投资金额上,管理层具有较大的权限,如果制约机制薄弱,容易出现违背引导基金目标的情况。

无需避讳,就推动产业方面而言,从一期投资至今的全行业发展势头来看,大基金起到的作用功不可没。但就推动芯片产业链发展而言,大基金的投资效率仍有待提高。甚至在个别投资案例中,大基金也存在以一、二级市场巨大的价差收益为导向进行投资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芯片反腐风暴还在继续,市场最终希望看到的是推动芯片技术与规模齐头并进的国家大基金。反腐和整顿仍在继续。

无独有偶的历史闹剧

两年前,已有人涉芯片腐败等被“双开”。

2020年5月27日,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纪委、淮阴区监委通报,淮阴区城市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董淮陈因严重违纪违法,数额特别巨大,经区纪委常委会区监委会议研究并报区委批准,决定给予董淮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已于5月26日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同年,淮阴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董淮陈涉嫌受贿罪共有十项,包括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下半年,利用职务便利,为淮安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赵某甲,在德淮半导体增资资金和基金管理费拨付方面提供关照,收受赵某甲为感谢其关照并请其继续关照所送的现金合计20万元等。

还有当年令人震惊的“汉芯”事件,2003年2月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教授发明的“汉芯一号”造假,并借助“汉芯一号”,陈进又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中国亟待在高新科技领域有所突破, 自主研发高性能芯片是我国科技界的一大梦想。陈进利用这种期盼,骗取了无数的资金和荣誉,使原本该给国人带来自豪感的“汉芯一号”,变成了一起让人瞠目结舌的重大科研造假事件。

这类种种给迫在眉睫的中国半导体怎样的经验教训呢?

反腐指明道路

光砸钱没用

有报道指出,大基金与紫光集团及紫光展锐关联密切。在2020年6月入股紫光展锐,认缴出资额达7亿元,投资占比近14%。2016年,大基金还对湖北紫芯以及长江存储发起两起投资,背后涉及了紫光集团。两起投资规模分别达141.4亿和135.6亿元,持股比例分别为49%和24%,总投资规模接近300亿元。

巨资后的结果如何呢?不可否认紫光的成绩累累,一度辉煌,但是最后在赵伟国的带领下破产重整,赵伟国本人也卷入腐败风暴,令人唏嘘。

如果没有好的机制,一个无法“钻空子”的流程,一套完整的值得信任的流程体系,紫光的经验告诉我们:光砸钱没用。

拒绝浮躁,不沉醉“自嗨”

不论是汉芯还如今的大基金,都能看出国家、社会对半导体的重视程度非常高,但是很多的半导体公司死在融资、死在重组,没有走出PPT也没有实际应用,口号喊得震天响,超越的只有昨天的“自己”。

2017-2021年,中国吊销、注销芯片相关企业分别为461家、715家、1294家、1397家、3420家。2022年1月至8月30日前8个月内,中国吊销、注销芯片相关企业达到3470家,超过往年全年企业数量。这意味着,随着新冠疫情反复、消费需求低迷等因素,国内半导体企业无法撑住,最终陆续退出赛道。

当前,中国芯片半导体与集成电路产业处于“内忧外患”的关键时刻。从这一背景下来看,芯片退潮来临,国产芯片凛冬将至。我们应该时刻谨记,防止建立半导体“大国”的这股热情摆向急于求成和急功近利,警惕其中企图浑水摸鱼的力量,也是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的清醒。

不卑不亢

大基金事件一出,外网一片哗然,外媒积极的唱衰中国半导体;然后几乎同时,美国芯片法案出炉,外媒又好像失忆一样积极“捧杀”中国半导体,大搞“威胁论”。兰德公司曾将美国压制中国科技进步的手段总结为“绊脚”“抢跑”“补短”。

事实上呢?少数腐败分子不可能代表这个行业里埋头苦干、兢兢业业的绝大多数骨干。事实上,中国这些年的产业投入与金融政策配合得很好,尤其是过去几年取得了突出进展,这是中国芯片产业的整体面貌。

独木不成林 需要创新协作体系

没有意识到半导体需要创新协作体系,这是某些西方大国企图“封杀”在犯的错误,也是我们应该时刻警惕的问题。一口吃一个胖子,三五年的时间里在一个国家建立一个完整的半导体生产链是不可能的,它不仅需要资本和技术同时具备,还需要真正的全球高精尖行业合作。至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完全靠自己,生产出一部智能手机里所有的芯片。

芯片不是凭一国之力、拼命投入就可以解决的,“中国芯”不可能独木成林,它需要一个全球的创新协作体系,而且还得是一个有信任的生态体系,这是最难的。所以,开放的体系和源源不断的人才,才是根本。

如今时代背景下,我们的芯片产业更加容不得一点沙子、泡沫和蛀虫。当前全球芯片产业正在经历大变局,中国是后起之秀,但产业大而不强的基本状况没有改变,遭遇外部“卡脖子”的警报远远没有解除,这注定是一场时间与耐力的比拼。严峻的形势是最精密的“X 光机”,芯片产业的一切举动最终是否有利于我国自主创新,都要拿到这个“X 光机”下去照一照。

芯片产业在内的高科技产业是特殊领域,在一定程度上需要逆资本周期,尤其是严防短期炒作圈钱;芯片产业的从业者不但需具备顶尖专业知识,也需有强大的使命感作支撑。此次严肃有力的反腐行动,凸显国家对此的严肃态度,也是给整个行业打了一针“清醒剂”:困难和差距是现实存在的,但决不允许弄虚作假和贪污腐败。芯片产业的自主创新之路上,不能再出现第二个“汉芯”,这正是芯片产业反腐传达的清晰信号。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