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被曝光视频画面截图

 

近日,有黑客为了查看车内摄像头的监控效果,提取到特斯拉车内摄像头的拍摄画面。前段时间,马斯克公开承认曾通过车内摄像头来监视驾驶员。特斯拉车内摄像头令全球许多用户对自己的隐私感到担忧,在全球市场引发热议。

 

对此,特斯拉官方回应称,这主要是为了纪录FSD Beta车主在测试过程中的行为和注意力保持情况。驾驶室摄像头目前在北美以外的市场并没有激活,即使是在美国,车主也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开启使用,而且特斯拉配备了全球领先安全等级的网络安全体系以确保用户隐私保护。

 

特斯拉中国针对 “特斯拉通过车内摄像头监控车主”一事回应称,特斯拉用户使用的车辆不存在通过车内摄像头侵犯用户个人隐私的行为,所有中国市场上的特斯拉用户车辆均未开启车内摄像头,也不涉及FSD Beta测试。特斯拉的隐私保护政策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特斯拉高度重视用户隐私的保护,配备了安全等级全球领先的网络安全体系以确保用户隐私保护。

 

实际上,除特斯拉以外,大多数智能汽车包括我们常提及的造车新势力,几乎全部在车内安装了类似的车内摄像头,借助车内摄像可以实现诸如驾驶员监测系统(Driver Monitor System,简称DMS)此类功能,可以通过车内摄像头实时监测行车过程中驾驶员的状态,例如监督驾驶员规范操作行为、疲劳驾驶、行车接打电话等不安全驾驶行为。

 

那么,既然车内配备摄像头的企业不止特斯拉一家,为什么特斯拉成为了大家声讨的对象?

 

原因在于,考虑到车内人员的隐私,一般摄像头都安装在A柱或是方向盘前方,并且这些系统不会记录或传输数据和视频,而是使用红外技术来识别司机的眼部动作或头部位置,并在司机分心或注意力分散时发出警告。而特斯拉摄像头安装在后视镜上方,不仅会记录车主大量的信息,还可以清晰监测到车内所有人员,甚至可以录制视频,涉及隐私问题。

 

 

据了解,不只是Model 3在车内后视镜上方放置了一枚摄像头,还未上市的新款Model S以及Model X的内饰里,也搭载了类似的摄像头。它不仅能够拍摄到驾驶者,还可以查看到其他乘客的举动。虽然特斯拉表示所有中国市场上的特斯拉车辆均未开启车内摄像头,也不涉及FSD Beta的测试,但由于特斯拉并没有对这个摄像头的用处进行详细说明,所以还是引起了不少用户关于隐私的担忧。

 

鉴于此,马斯克终于透露车内摄像头的安装是对Autopilot与共享出行的提前布局,为了满足驾乘个性化与自动驾驶所需。

 

车载摄像头市场现状

借着此次事件,我们来看看车载摄像头到底有哪些作用,行业现状如何。

 

ADAS作为汽车智能化的重要载体,其渗透率正加速提升,预计国内市场2025年ADAS渗透率将达到93%。而车载摄像头是ADAS应用方案中最普遍使用的传感器之一,主要是通过镜头和图像传感器实现图像信息的采集功能,相比其他传感器方案,具备高性价比的优势。

 

汽车智能化驱动单车搭载的摄像头数量逐步提升。车载摄像头按照安装位置可以分为内视摄像头、后视摄像头、前视摄像头、侧视摄像头、环视摄像头等。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当前单车摄像头一般装配1-2个(1个前视+1个后视)。但从发展趋势看,一套完整的ADAS系统一般应至少包括6个摄像头(1个前视,1个后视,4个环视),而高端智能汽车的摄像头个数可达8个,用于辅助驾驶员泊车或触发紧急刹车。未来,当摄像头成功取代侧视镜时,汽车上的摄像头数量将达到12个,而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L3以上智能驾驶车型对摄像头的需求将增加。不同位置摄像头所支持的ADAS功能各异,对其技术要求也存在差异。

 

Tesla Model3传感器搭载情况

 

Mobileye “Camera-only”自动驾驶方案

 

在功能上车载摄像头为满足ADAS技术的需要,催生了单目、多目、广角等多种类型的摄像头。由于双目/夺目摄像头需要高算力芯片支持,且成本较高,普及还需要一定时间。因此,目前单目摄像头还是主流。单目摄像头的优点在于探测信息丰富,观测距离远,其缺点在于探测易受环境影响。

 

从产业链角度来看,摄像头产业链主要包括镜头、CMOS传感器、DSP、模组组装和封装等环节。

 

单目摄像头的技术核心在于视觉处理芯片,芯片技术壁垒高,目前主要掌握在Mobileye、索尼、三星等公司手中。Mobileye占据约80%的市场份额,处于垄断地位。

 

摄像头的另一大核心部件——图像传感器,其价值约占到摄像头成本的三分之一,常见的图像传感器可分为CCD和CMOS图像传感器,目前CMOS是主流的车载传感器,该领域基本被外资品牌把控。索尼、三星、安森美半导体和豪威科技(被韦尔股份收购后成本土企业)等企业占据绝大多数市场份额。其中安森美半导体是车载领域最大供应,车载图像传感器市场份额超60%,豪威科技以20%市场份额位居次席。比亚迪半导体和思特威等本土厂商正在跑步进场。

 

其他部分,国内舜宇光学、欧菲光等镜头和模组厂商在手机摄像头领域占有率较高,拥有一定的工艺经验,目前也开始进入车载摄像头模组封装行业。但相对于消费电子和工业市场,车载摄像头需要在高低温、湿热、强微光和震动等各种复杂工况条件下长时间保持稳定的工作状态,安全问题的存在使得车载摄像头对稳定性和规格要求较高,模组封装工艺更加复杂,技术壁垒较高。

 

当前全球ADAS渗透率仍然不高,但无论从技术成熟的角度还是从政策逐步开放的角度,都可以清晰地预见ADAS在未来3-5年内的普及率将不断提高。摄像头作为ADAS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凭借其成本优势将能够率先在ADAS普及浪潮中放量。

 

结语

了解完车载摄像头之后,让我们再回到文章开头看“特斯拉借摄像头侵犯用户隐私一事”。

 

其实很难做好保护所谓隐私与提供更好服务之间的平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演进,未来我们的隐私保护一定将变得越来越困难,还记得手机摄像头第一次出现时的情景吗?随之而来的拍照、刷脸、支付...等等新奇又丰富的体验,不断验证着在巨大的便利性和想象空间下,还有多少人真的在乎隐私的重要性?既然能够接受手机的前置摄像头,以及其中必然存在的隐私被侵犯,那么让用户接受车内摄像头或许也并不会太难。

 

就像一位网友说的,“除非你选择置身事外,不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生活。否则,当未来某一天自动驾驶完全普及的时候,你也会默认允许车内的摄像头、传感器等一众设备的开启,因为我们终究逃不过真香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