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中国半导体业的收购猛兽——紫光,谁人不知其恐怖的存在。17.8 亿美元收购展讯,9.1 亿美元收购锐迪科,25 亿美元收购华三,38 亿美元入股西部数据,6 亿美元入股台湾力成……这些举措正是紫光背后“虎大王”赵伟国的霸气收购所致。有人说他是一位为中国芯片业奋斗的狂人,也有人说他只不过是中国政府的白手套,通过搭着政策便车,利用两岸股市本益比巨幅差距“套利”的投资高手。今天《芯领袖》要讲的就是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看看这位靠收购来震撼半导体业的大佬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简历——清华缘
赵伟国,1967 年出生于新疆沙湾县。但父母亲都是河南籍人,分别因“右派”和支边在新疆邂逅结婚。由于受到“文革”影响,作为家中长子的自己,童年基本在喂猪与放羊中度过,而当时家里主要的收益便依靠卖猪所得。赵伟国性格中的那份浑厚可以说是从小养成。

 

真正改变赵伟国的是 1978 年国内恢复高考制度后。父亲要求学一门手艺吃饭,而好强的赵伟国毅然选择高考这条路,并随后考入清华大学。至今仍是沙湾县中学生的楷模。

 

正如大多数考入清华的天才一般,赵伟国也说过那句:“上大学前以为自己是天才,进了清华却发现天才是别人。”学习一直波澜不惊,入学 17 名,毕业还是 17 名。一本书改变一个人生,这句话一点不夸张。赵伟国大学期间,借读了同学那本《硅谷热》,从此创业的想法在脑中一直挥之不去。大学毕业后的三年,赵伟国到中关村打过工,和朋友承包过海淀区水泥厂的一个公司,这些早期的商业活动,为他后来的发展积累了宝贵的商业经验。

 

 

1993 年,赵伟国重回清华,师从龚克教授读研。并且一边读研,一边在紫光集团兼职。赵伟国硕士毕业后,分配到清华紫光工作,任紫光集团自动化工程事业部副总经理。1997 年 10 月,他离开紫光,加入刚上市的清华同方,当年就参与了同方并购江西无线电厂的第一次资本运作。虽然只是加入到一个大集团做事,没有创办属于自己的公司,但他认为这是自己创业的开始。

 

2004 年,不甘国企工作过于枯燥的赵伟国建立了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此进入煤炭业务和房地产业,并因此掘得人生第一桶金。

 

2009 年 6 月,赵伟国重返紫光集团,并担任总裁。但在“回归”途中,引起颇多争议。当时的的紫光集团,手握上市公司紫光古汉和 20 多家子公司,但经济效益不佳,资产规模约 13 亿元,净资产只有 2 亿元,收入只有 3 亿元。在紫光的头三年,市场几乎听不到赵伟国的声音。六年半之后,赵伟国站在 2015 中国信息产业经济年会的舞台上宣布,截至 2015 年年底,紫光集团的资产规模约为 1000 亿元,合并净资产约为 350 亿元,收入约为 500 亿元,税后总利润约为 40 亿元。

 

然而近百倍的扩张,都是并购而来。被人称为具有“李云龙”脾气的赵伟国,已经慢慢变成“一头饿虎”。

 


收购——饿虎扑食
对于并购这件事,赵伟国一开始并没有思路。他描述自己,“像女人逛街一样”,浏览国内外财经网站,试图在刷刷流过的海量信息中抓住一丝光亮。其实对于走上并购这条路,赵伟国是这么说的。

 

“紫光并不是一开始就选择了半导体。一开始,我看了很多个行业,包括生物医药项目。但是,总是缺乏感觉,发现自己不熟的行业还是看不明白,心里很没谱。一个行业没有感觉,是不能进入的。李嘉诚有一句话叫做"不熟不做",我个人很认可这一点。到了最后,还是发现只有 IT 我有感觉。我最初的目标是到学校去找项目,但是看了下来发现两个问题,第一是好项目少,第二是培育孵化漫长。IT 是个快行业,产业的变化太快了。我的愿景还是把紫光集团做成一个世界级的企业,既然找不到世界级的项目,那就先去利用资本并购吧,我相信我对产业的感觉。这样,一来可以给投资人好的回报,第二给资本市场提供好的项目产品,最终注入上市公司,长期经营。紫光集团收购这些半导体业务都是为了经营,不是为了倒手赚差价。”

 

 

下面我们看看赵伟国在紫光都对哪些企业下过手。

 

2013 年 6 月 20 日,紫光集团向展讯发出私有化要约。7 月 12 日,展讯与紫光集团达成私有化协议,紫光集团以每股美国存托凭证 31 美元的价格收购展讯所有股份,交易总价约 17.8 亿美元。期间有美国公司开出了高价收购要约,被展讯管理层拒绝。展讯收购进展顺利,赵伟国又瞄上了其对手锐迪科微电子。2013 年 11 月 11 日,紫光集团与锐迪科达成私有化协议,紫光集团以每股美国存托凭证 18.5 美元的价格收购锐迪科,交易总额约 9.07 亿美元。彼时,上海国资委旗下的浦东科投已经拿到发改委“小路条”,赵伟国绕道海外成立紫光集团国际有限公司,利用境外资金顺利“抢”到锐迪科。

 

 

2014 年 9 月,紫光引入英特尔,英特尔以 90 亿元人民币入股紫光展锐,持股比例约为 20%。通过这次合作,紫光获得了英特尔 x86 架构的授权,可以研发和销售相关产品。

 

2015 年 2 月份,TCL 的增发宣布完成,紫光集团旗下的紫光通信新晋成为 TCL 集团的第三大股东,斥资 10 亿元,认购 4.8 亿股股票,持有 TCL 集团 3.92%的股权。

 


2015 年 4 月 16 日,沈阳机床增发,紫光智能、紫光 4.0 分别出资 20 亿元、10 亿元认购 1.43 亿股和 0.71 亿股。由紫光集团领衔的上述投资主体,共买下沈阳机床 21.52%股份,成为与控股股东持股比例相差不大的第二大股东。

 
2015 年 5 月份,紫光集团控股的紫光股份宣布收购惠普公司旗下“新华三”51%股权,紫光认购股权的总价达到约 28 亿美元。收购完成后,紫光业务将拓展到和服务器、存储相关的 IT 领域。

 

  
2015 年 9 月 30 日,紫光集团再次宣布斥资约 38 亿美元入股西部数据,通过收购 15%股份成为西部数据第一大股东。并在 2016 年 9 月 8 日,紫光集团旗下紫光股份与美国西部数据正式宣布成立合资公司——紫光西部数据有限公司。

 


2015 年 10 月 30 日,紫光宣布向台湾力成科技投资 6 亿美元,收购力成约 25%的股份,成为这家内存封测厂商最大股东。

 

2015 年 11 月 5 日,同方国芯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以 27.04 元 / 股向实际控制人清华控股下属公司等对象非公开发行 29.59 亿股,募资总额不超过 800 亿 元,全部投入芯片业务。其中,拟投入 600 亿元建设存储芯片工厂,37.9 亿元用于收购台湾力成 25%股权,162.1 亿元用于对芯片产业链上下游公司的收购。非公开发行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西藏紫光国芯。

 


2016 年 4 月 13 日,半导体公司莱迪思(Lattice)对外宣布紫光在公开市场收购其 6.07%的股票。以此来缩小与国外的 FPGA 差距。


在去年,赵伟国一刻也没有闲着,在全球资本市场频频出手,截至 2015 年底,涉及金额超过 600 亿元。 这还只是明面上达成的交易,谁都不知道赵伟国到底和多少家企业洽谈过收购或入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突然又会公布一单新的交易,譬如美国存储巨头美光。尽管美光一再声称没有收到紫光集团的收购要约,但据接近交易的人士表示,紫光集团确实和美光谈过。紫光集团内部人士也透露:“和美光的事情,不会是空穴来风,但它终究是风。”

 

在持续不断的收购中,外界的质疑声也是不断,步子迈大了会不会扯到蛋?紫光最终会成为什么?赵伟国说,紫光还是以 IT 和互联网技术为主。“我们可能不会太直接去做互联网,但是会做互联网背后的技术和产品。做互联网相当于开饭馆,我相当于卖菜的,粤菜馆流行卖给粤菜馆,川菜馆红火就卖给川菜馆。”

 

经典语录
企业做大做强,背后总有一个经典语录满天飞的老总。赵伟国就是其中一位,各个场合所“蹦出”的语录发人深思,但从这些话中你也可以看出,一个真性情的“饿虎”到底是怎么想的。

 

1,赵伟国在接受采访时,说到自己考上清华的经历:“上大学前以为自己是天才,进了清华却发现天才是别人。”

 

2,“我做投资就像女人逛街,不厌其烦地看,买了之后我还会像古董商人那样长期持有。不过,我一旦看中了,出手就是饿虎扑食。”赵伟国曾经在媒体上如此公开评价自己的投资风格。巨额资本从何而来?这或许是近期资本市场对于正用数百亿美元撬动产业和投资界的“饿虎”赵伟国最大的质疑。

 

3,2015 北京微电子国际研讨会中赵伟国则频频爆出语录。“资本投我们,我们拿钱去做产业,资本再到资本市场去套利。这个过程描述为互联网思维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这一“羊毛出在猪身上”的理论,也似乎正好回答了其资金来源的话题。“芯片行业非常花钱,资本运作是非常重要手段,这个行业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在我眼中看来中国重科技企业只有华为。”;“李力游比我优秀,我没那本事管他,我就不管他。”;“给台湾建议,商业是对等的,你不对大陆半导体开放投资,我们只能去台湾挖人。”

 


4,对于芯片制造的态度,赵伟国表示:“芯片制造不是高端制造,那是尖端制造,犹如皇冠上的明珠,技术和制造工艺都非常重要,这个行业的特性就是高科技、重资产、国际化;在这个市场作战,你得拥有重量级武器在手,存储就是这样‘技术+制造’的重量级领域。紫光要做 NAND,100 亿美金是一个中等规模晶圆厂的投资,基于这样的重资金特性,布局存储是‘烧钱’。”

 


紫光目前就跟其名字一样,红得发紫。从这几年赵伟国的动作来看,很明显是想靠买买买模式来打造一个芯片帝国。不过郭台铭曾经对赵伟国的评价则是“不过是一个炒股者”,在台湾 IC 行业开放陆资这个节骨眼上,赵伟国对台湾大佬(联发科、台积电)张口就是问多少钱卖。别人一辈子的半导体经验真的是可以用金钱换来的吗?紫光频频靠收购发力,这的确是一种非常捷径,也是顺应并购潮流的一种模式,但这背后是不是也反映出发展中国芯的种种问题呢?不过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赵伟国这位“饿虎”一旦出手,是根本不会停歇的。

 

如要浏览本栏更多文章,欢迎点击《芯领袖》


与非网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谢绝转载!